精神病之第一滴血

 我是一位精神病患者,医学上把我定义为精神分裂。现在的我已经康复,可是我们这样的一群人中又有谁承认过自己是病人。一切都是表像的平静与回归,那深埋在内心的种子依然没有腐烂坏掉,来水了就会发芽爆发,一切的选择只有一种,那就是勇敢面对,迎接挑战!

  第一滴血,也叫“一杀”。源于Dota,或则现在的刀塔。我的精神病态就是从第一次精神斩杀开始,分了自我的源泉。或则叫精神障碍,衰退的产生源泉。先由自我肯定,到了自我怀疑,再到全面否定,用了不到两年。现在我知道一杀千奇百怪,有女人,有同学 有朋友,因情,因名。经验告诉我,我之所以挺了过来全因我是因为名与情,而非利。

精神病之吃药困惑

现在的我依旧记得第一次吃药时灵魂的颤抖,就像本来自由的老虎被关进笼子一样。笼外的人已判你孤寂,笼内的我其实只有一丝不爽的颤抖!就这一丝颤抖让我本能的三次选择停药,后果就是住了三次院。经验告诉我药已经不可以停了,我要对家人负责,所以我承认了笼子的主权,像一个国家一样承认他的独立!颤抖已经成为过去,抵抗已经没有意义,药已经成为组成我这个世界的国家之一了!然而金子他就会发光,现在我依然有灵感,有顿悟,有未来。

精神病之重归社会

满打满算从发病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我的主治医生已经是主任了,而我刚刚以一个正常人的内心开始生活。披着大叔的皮的小少年,跟大多数人一样,成了房奴,有点痛苦,有点伤心。因为青春没有回忆。可老天不会绝人之路,天才与疯子只隔着一道门。没有技术没有知识又怎么样,脑子开了窍那就是开过窍。观察股市三年终有所获,钱虽然还没赚,望眼未来却不失希望。所以取名股将,勇敢前行,决不退缩。

精神病之累了才是我

我敢肯定现在的我肯定不是真正的我,过了的事一下就忘,现在的事反应迟钝,将来的事又无法联想,总之就是生活没有“积极”。这也是为什么精神病人再同等压力下会打人会自杀的原因了。正常生活下那一点压力都可能让他或她寻找“积极”所以打人杀人,“消极”感官消极反而是“积极”所以自杀。幸运的是每当我有想自杀的时候内心中的信念或则信仰总会提醒我我要活着。经过多年的努力,渐渐的我感觉到了“积极”,但不强烈。每当用脑到一定时间,脑子就会像开了锅一样,事物变得清晰,时间可以掌控,但长久不了,天魔总是会干扰我,因为太敏感了,紧张多疑就一下冒了出来,病也随之而来。现在的我不是我,而真“我”却无法控制,所以我再药与自我上选择了一个平衡,静待时间的流逝,静待我的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解压jdk包, tar -zxvf jdk-8u72-linux-x64.tar.gz 2.配置java环境 ...
    Gyges阅读 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