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爱情(30)

大年初二,我和彭杨回娘家。彭杨是新姑爷上门,自然是受到了无上的欢迎。他们老家拜年礼大,逢人就直接跪下磕头。彭杨也很实在,于是跪了不下百次,虽然没有什么拜年的贺词,也不会陪人说话,却赢得了一片赞誉。于是连带我也着实风光了一天。

初三我又在家呆了一天,我们初四回京。

家里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彭浩彭宇和我婆婆三人各自做事。

婆婆从新年集上买了很多碎布头,给我们家的桌子椅子都缝了罩子,和腿上的套子。这让我非常惊讶。

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些罩子桌脚,但却明白她的好意。虽然我并不喜欢她帮我收拾的屋子,但是也感喟于她的勤劳。

彭杨对我婆婆大加礼赞,要我向她好好学习勤俭持家过日子,婆婆也非常受用。

初六婆婆回去工作,我和彭杨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我婆婆泣涕如雨。彭杨也百般感慨,我却不能理解。

初七彭杨上班,彭浩回研究所,我和彭宇去公园放风筝,他跟我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可怜的彭宇从小被两个哥哥欺负,压力特别大。三兄弟情商最高的就是彭浩,每次婆婆生气难过,又哭又闹的时候,都是彭浩挺身而出,软语温言,拿出自己准备好的满分试卷或者老师的表扬,让妈妈平复心情。

彭浩是家里的门面担当,学习好,长得好,能说会道,左右逢源。彭杨和彭宇则口讷,拙嘴笨舌,只知道埋头苦干。彭宇有时候还顶嘴,彭杨连嘴都不会顶。

初十彭宇返校,我给他买了一堆吃食,给他塞满了箱子,他无奈地看着我,我笑着告诉他:“我先实习一下当妈的感觉。”他无语。

日子照常开始过了。我和彭杨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我学着看着菜谱做饭,他会吃我炮制出来的所有的东西——无关好吃与否,只是为了不浪费。有时候他加班回来,我睡得迷迷糊糊,见他满屋子寻找食物,也会起来给他下个面条,这时候他会觉得特别幸福。

周末我们就宅在家里,他玩游戏,我就坐在他腿上捣乱,我看电视在沙发睡着,他也会把我抱到床上去。

像所有的新婚夫妇一样,我们尽情享受我们两个的生活。竟然比婚前还有热恋的感觉。所谓如胶似漆如兄如弟不过如此罢了。

我们两个第一次吵架来的猝不及防。

那天我收拾房间,把冰箱里厨房里过期的坏了的东西收拾整理到一起,打算扔掉。彭杨看到我要扔一堆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检查一遍,用了一半的黄油,半块干了的面包,半罐过期的果汁,长芽的土豆,长毛的橘子——他突然站起身来,对我怒目而视:“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什么?”我对他的暴怒感到措手不及,甚至没明白他在为什么生气。

接着,我抓住了他话里的纰漏。

“你的钱?”我反问。

“我辛辛苦苦出去挣钱,你就这么浪费,这都怎么了,必须要扔?!”

“过期了!”

“为什么不吃,让它过期。我整天都吃不上什么东西,你让好好的东西放过期。”

“谁不让你吃了!”

他从里面把烂了一半的橘子拿出来,掰掉坏的部分,把看着还好的塞到自己嘴里。我冲过去,抢过来扔进垃圾桶,

“你自己是垃圾桶吗?”我怒不可遏。

“我不像你,是王室的公主,我可是穷小子,我不是败家子。”他说。

我的眼泪立刻流下来了。我迅速收拾所有的东西,扔出去,然后回来关上门,宣布:“我说要扔的东西你再吃就别进我家门。”

他气呼呼地进了屋,我也气呼呼地进了另外一个屋。

我越想越气,什么,“我的钱?”合着我不挣钱吗?我花的是我的钱,我还没用你的钱呢!我跑到他的屋子,他正躺着睡觉,我推醒他,他有些迷糊,似乎已经忘了吵架的事情。

“你再说一遍,是谁的钱?”

“什么谁的钱?”他茫然。

“我花的钱是谁的钱?”我继续吼。

“谁的钱?”他闭上眼睛,打个呵欠!

“这是意识形态问题,必须解决。”我拉着他,他躺倒,把我拽到怀里。

“都是你的,都是你的。”他说。

“你这是敷衍。”我说。

他已经睡得如死猪一样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们常说“知易行难”,道理都懂啊,然而臣妾做不到啊……有的人会说,如果做不到,那是因为想得不够明白。那么问题来了,...
    Larissa阅读 67评论 0 0
  • 文/小谈话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凤姐生日,贾母牵头,要众人凑份子为凤姐搞个Party。贾母很疼爱凤姐,吩...
    小谈话阅读 427评论 1 1
  • 人生路上,有些人一直朝前走,仿佛有条固定的轨道牵着。有些人走走停停,看似悠闲地欣赏沿途的美景,你是哪类人? 我总是...
    天添美_再出发阅读 254评论 0 1
  • 《父亲节快乐》 作者:刘文娟 2015.6.21 16:17 关于我的爸爸和我的童年,我记得最深的是我坐在他肩上看...
    刘文娟阅读 336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