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出院!”

一上班,小华急匆匆倾诉:“5床脑出血那个患者好焦虑,夜里没怎么睡,反复有没有希望康复。”小玲在旁紧着补充:“我就没怎么看他笑过,他老婆也常玩手机,两个人交流好少。”

5床小马,脑出血患者,从上级医院转我科康复,32岁,酒后突发脑出血。

最近小马常常一个人发呆,也不怎么说话,护士每次询问健康锻炼时,也常常未做,他老婆陪床,也不敢多说,两口子常常一个人发呆,一个人看手机。

我决定找时间和小刘两口子聊聊。

下午,小刘做完理疗返回病房,我觉得可以试试。

小刘坐在窗边,呆呆地望着意外,妻子坐在床尾,手拿手机,好像在看什么,很安静,很沉默。

“小刘,最近在做些什么?”

“没做什么,做完理疗就休息。”

“晚上睡得好吗?”

“睡不着。”戴着口罩,我看不到小刘的面郭表情,但黑眼圈、紧蹙的眉头无声地表达了“不开心”。

“哦,对康复效果满意吗?”

“前几天还行,这几天恢复好慢。”玩手机的小刘老婆放下了手机,眼神望了过来。

“如果想恢复得更好,你有什么好建议?”我在小刘对面坐下来。

“我想回家,在宜昌住院后,我就到这康复,几个月了,我想家。”第一次,我看见小刘渴求的眼神,那么无助,那么无奈,带了隐隐约约的愤怒。

“他们不让我回家,说住院康复效果好,换个环境,也许我恢复得快些,这走来走去就这么大,闷人!”小刘打开了话匣子。

“是这样啊,现在吃饭,穿衣,上厕所,洗漱、洗澡有问题吗?”其实,我来之前,己看了这段时间小刘自理能力进展,知道他可以不用辅助工具步行,但我希望能听他亲自告诉我。

有时候,明明能自理的病人,出自多种原因,会走了,却不会穿衣等。

“穿衣,洗澡、上厕所不行,洗漱前几天可以了,吃饭行。”妻子加入了谈话。

“想回家很正常啊,可要能自理啊,啥都不会怎么回家呢?”小刘睁大了眼,迷茫不见了,升起了星星点点的兴趣。

旁边的管床护士小陈又示范了怎么穿脱衣,怎样用淋浴头洗澡。

讲完后,我又打开了上次家庭随访的视频,让小刘两人观看了怎么从卧床到行走,生活完全自理的老刘故事。

“您儿先把这些事情做好,出院前,我会给您制定一份回家后锻炼的计划,您回去后照着做,然后一周后随访,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去家访,帮助您更好康复!”小陈来了个总结。

相互鼓励

几天后,两个人出院了,小刘在前,妻子在后,依次逐个给护士、医生、治疗师道别,我终于看到了幸福的希望闪烁在小刘眼底,这一个家庭,艰难地、顽强地再一次扬起了生活的风帆。

我想,立足人民健康,改善患者结局,就是这样,细心地、耐心地用如水般的智慧和坚韧的力量陪护病患,尽可能地让病患生活得更有希望,更有尊严吧!

团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