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徘徊在人妖之间的旅人—彭懿

亲近母语,用温柔的大手托举着厚重的母语文化。有幸参加亲近母语的“文学•童年•阅读暨亲读者大会”在这里见识到很多有梦想,有激情,热血、善良又不知疲倦探索的有趣灵魂。

九华小学亲近母语参会合影

有很多看前辈一往无前,叹自己井蛙观天的瞬间。一部大作,不是冠以多么光辉的头衔,而是用脚步丈量出日月星辰的轨迹,将短短的一生活成别人可望不可及的几辈子。

驯鹿人的孩子拍摄者彭懿

从他幽默风趣的调侃似演讲中,听到他著作的故事。那些故作轻松的语言其实一点也不轻松。《仙女花开》摄影漫画绘本,梦幻的故事,梦幻的漫画还有屡历艰辛拍出的那条仿若仙境的“仙女溪”,每天往返于危桥的忐忑,每天脚底打滑站在苔藓丛生的石块上的不安,通通被彭懿那颗一定一定要拍好的强迫心理给占据着。也确实,我一直以为那是电脑后期修图才会出现的画面,的确是一个摄影师镜头下的真实记录,原来眼睛看到的也许真的就是真实的,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藏着你不知道的唯美与梦幻。彭懿老师有热血,有激情,活成了所有人奢望但又无法踏足的模样,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记录世界,记录目前正在慢慢消亡的美好的“匠人”才真正给历史配上了插图。

但他内心又有着一个担当传递爱的柔软与善良。美图配的不是他的拍摄记录,而是一个个的故事,或真或幻,旨在浸润一颗颗的童心《仙女花开》一个寻找父爱母爱的女孩最终在远上星空的放手,也在给孩子的心灵种下一颗珍惜身边人的种子,远方再美也不及一个亲人的陪伴。

网图侵删

《巴夭人的孩子》8000张照片最终删减为只有三十六张的绘本,记录了一片海域里世代无法读书,没有国籍生在海里,长在海里的一群儿童,高高的,在风中飘零的水上屋,那片世界上没有风的角落,最美的海域里,他们一样快乐。一水天下,一浪天涯,无需字斟句酌,一场经历配以爱的文字便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天下。

网图侵删

还有还有还有,翻越雪山,走过沼泽,在马上掉下来,寻找一个驯鹿人部落的惊险旅程,他的脚步,他的镜头,记录下的美好,记录下的远方 是脚步无法抵达的地方,但却是眼睛可以触及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