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复杂”(二)

昨天的文章《认知“复杂”(一)》提到一点:相比制造汽车等看着复杂的大工程而言,教育孩子、投资是更为复杂的事情,原因是:对于后者,我们所面对的对象其行为、状态都是很不稳定的;再者,我们对他们的认知,也会干预他们的行为与状态,进而再返回来干预我们对他们的认知,换句话说,我们跟他们之间是互为因果的,所以复杂度当然较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怎么办?

吴伯凡老师提到了一本书叫《连胜的艺术》,里面提到一个现象:越是强队越迷信。

这种迷信体现在:对于一些胜率比较高的足球队,他们会在每次比赛中,穿上他们之前连续几次都赢的比赛所穿过的袜子。

这背后的道理是:

足球比赛是个不确定很强的活动,例如,一只强队,极有可能因为球场上的某个小插曲(例如,自摆乌龙或关键人物被误判罚下等),而输掉比赛。而这种不确定性其实取决于比赛双方球员对彼此的认知,这个显然是个变量很多的事情。而这种多变量对场上的球员来讲,势必是个考验,因为他们可能很容易会觉得混乱。

这种混乱,用高端一点的词来表达,叫“熵增”。这种情况下,当事人需要有办法去抵抗这种“熵增”,这往往需要有序、稳定的东西。那么,比赛中穿上之前经常赢时所穿的袜子,看着是迷信,似乎也不尽然。

类似地,投资里面的变量有那么多,如果没有投资纪律,那么,过程中不断强化的“熵增”是会让投资决策与行为产生严重变形的。

我的理解是,各种技术分析,数据分析,趋势判断方式等,其实都是在抵抗投资过程中因为不断生成的多样化信息而带来的“熵增”,让“熵增”转向“熵减”。

现实世界里真正“复杂”的东西多少都有这个特点:

我觉得我看懂了眼前的客观事实所存在的世界。可是,还有另一个世界,我不一定认识的清楚:眼前的客观事实只是我以为的,我其实是用我“以为的世界”的视角来看待眼前的世界。

所以,我们往往很容易陷入死循环。

破解的方法是:我们要用一些机制来生成动态变化的认知,借此,随时掐断旧有的错误认知。这个“掐断”本身说着容易,但实际上并不容易,因为我们要挑战我们的习惯思维、我们的旧有信念,需要强悍的执行力,而且往往是持续性够久的强悍执行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