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停不下来的绝望,你在忧郁什么啊?

月月(网名·三水刃)作品

文/水湄青萍

写在前面:

好久没有写点什么东西了,每次只要搁笔的时间一长,好像就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写了。

但是,一坐在电脑面前,指尖碰触键盘,在心里沉积许久的思绪,还是会不自觉地流泻出来。

我想,人可能总是容易被自己的感觉所欺骗吧。

就像我们一旦被绝望感包裹其中,似乎就失去了探索现实世界的勇气。哪怕所谓的感觉,就像泡影,轻轻一戳,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实,只要再勇敢一点,再往前一步,就可能识破它的真面目——

绝望往往是一时的感觉,而非事实本身。

01

“我连续面试3天了,好累……又不行,好失败……”

那天傍晚,原本想问下好友的近况如何,猝不及防地,却与她的沮丧与失意撞了个满怀。我看着那行字发呆,手机屏幕亮了,转瞬又暗了下去。就像她好不容易点燃的希望,又一次被浇灭。

“月月,你已经很厉害了,坚持了那么久。”

“可是,我还是不行啊,我不知道要怎么画了,感觉好痛苦……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好不容易筑起的坚强瞬间崩塌。”

常常在心里默默心疼这孩子,自从三年前自学画画开始,她便笃定地想要以画画谋生。奈何,父母给她取了“月”的名字,却又无法阻止遮住那光亮的乌云。

换作是我,也难以承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吧,也无法守住如黄金般珍贵的信心,不让它损失一分一毫吧。

想起一年前,我们还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所在的运营推广部因为投资股东的要求,决定重新调整人员。那段时间,公司里总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氛围,似乎个个自危,担心被辞退或调岗。

而她个性耿直单纯,不善逢迎,不免成为了这场风云里的牺牲者。本也有调往教学部成为画画助教的可能,但终被告知能力不足,而拒之门外。

此后,她便一直在生存与理想间挣扎:一次次想要以画画为生,坚持熬夜试稿,却总被认为“还差一点儿”;一次次为了生存放下自尊,选择薪资低廉的工作,却又难以忍受单调无聊的工作。

到底该何去何从?她陷入了绝望的泥潭中。

“我知道自己的不足,我只是不愿听这个事实而痛苦生气,每个人都拿这个说事。我看不到希望,我感觉自己在衰败,有隐形的年龄恐慌,还有学习记忆的退化……”

她觉得,自己对画画的心似乎已经在动摇了,总是做着退一步的打算,周边都是“我要生存”的呐喊声……

月月(网名·三水刃)作品

02

如果是我,又该如何呢?刚毕业那会儿,也是这样屡面屡败,到了后来,甚至开始对面试心生恐惧。

记得一次面试回来,见许多日都没有回音。我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发短信问对方:“自己在哪方面还存在不足,以后会继续努力”。“我们不想招一个没有自信的人”,对方答。

短短的一行字,于我却是触目惊心。

我躺在床上,泪水无声地滑落,打湿枕巾。那时,只要能得到一份工作就感恩戴德的我,习惯被拒绝的我,如何会想到几年后,自己也有自由选择的机会呢?

“月月,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看着你一路走来,真的能看到你的进步和成长,只是这种成长还不能马上兑换为现实的资本。”

“是不是我还不够抓住每道光?”

“也许你现在的能量还不够,但是,你已经在路上了。有时候,我们为了生存需要满足别人的期望,但他们的眼光和评价并不是全部。”

我想,我是要试着告诉月月“时间感”的存在——

第一次,当看到现实与理想间的鸿沟,你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一定能行,但结果是:你重重地跌入沟里。你安慰自己说:没事,第一次嘛,哪有那么容易。

第二次,你重新积聚能量后,准备再次向挡在面前的拦路虎发起挑战,然而,还是失望而归。你有点挫败,有点沮丧,但很快,你又重振旗鼓。

第三次,你想,这回总该成功了吧,你脚底生风,拼尽全力,纵身一跃……睁开眼时,却依旧是冰冷的现实。

第四次,第五次……原本满杯的信心像是被谁戳了一个洞,此时早已干涸,还怎么勇往直前?

但,就是在一次次纵身跳跃的过程中,你也不再是最初弱小的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与理想间的鸿沟会越来越小,实现愿望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大。

很多我们曾以为不可能的事,不就这样成为了可能吗?

说起来,人生中的大多事情,除了吃喝拉撒睡,大多不是一蹴而就的,总要费些周折。像是中国庭院的照壁、曲径、回廊,从来不会是直肠子,让你一眼看到底。这反倒让人生有了体验“豁然开朗”的愉悦与畅快。

时间总会给我们答案的。

月月(网名·三水刃)作品

03

“可是,我不想一受到打击就找你们倾诉,我想挺过来,可是我又哭得稀里哗啦。”

“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朋友,就是相互依靠啊。”

曾几何时,我也不喜欢脆弱的自己,像个爱哭鬼一样,但凡遇到丁大点事儿,就哭个没完没了。

后来,我知道了:所谓的坚强,是在脆弱过后依然不放弃;所谓的勇敢,是在胆怯之后依然不退缩。

那一刻,我想成为月月的容器,抱持她的脆弱,就像拥抱曾经的自己。“你可以脆弱,你可以哭,你可以生气痛苦。一切都是允许的,至少在我这里。”

就在前几天,月月告诉我,她找到工作了,不再是以往打杂似的将就。

“签试用期合同时,看到“漫画师”三个字,真想拍一张照片给我妈看啊。她知道我找到工作,都高兴地忘了吃饭……她心里其实很急,但又怕我多想,所以没说……”

也是在认识月月很久之后,才知道她的父亲在她年幼时便因病离世了。母亲一直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所以尽管知道画画这条路充满艰辛,仍依旧默默支持她的选择。

可是,每每看到女儿在家不分白天黑夜地练习画画,却在求职路上屡屡碰壁、饱受煎熬,作为一个母亲,心里又有诸多不可言说的不舍吧。

如今,看到曙光初露,该是热泪盈眶了。

“谢谢你。” “谢谢你自己没有放弃。”

抬头望向夜空,乌云散去,月亮露出了可爱的脸。我知道:这世上没有停不下来的绝望。

月月(网名·三水刃)的作品

“月月,你最初为什么想画画?”

“因为小时候看动画片啊,觉得鸣人很勇敢,就想自己长大了也能画出那样的角色。”

嗯,我一直相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的谈话不欢而散,放弃的是我。 我试图让你明白一个优秀的人具备的品质,而你先是玩着手机,似听非听的状态,让我很不...
    丫丫笑语阅读 860评论 10 3
  • 学经日期: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雨 宝贝年龄:女儿六岁七个月,儿子两个半月 学经时间:2年10个月 学经...
    苏良蓉阅读 358评论 0 1
  • 前言 上一节提到了实例变量和实例对象的区别,那么这节就继续深入一下变量以及对象。主要内容: 实例变量和类变量 父,...
    蓝汝丶琪阅读 332评论 0 0
  • 二哥姓马,比我大一岁,比我弟弟大三岁,从前他住我们前院。 小时侯我们仨常在一块儿玩儿。不管玩儿什么,二...
    萨那阅读 25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