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  第一章(1)

1.

  敲了敲空洞洞的房门,像铁块碰撞的声音,有点刺耳。 

  一个面色憔悴,像是几十日没有洗过澡的女人打开了房门,发型凌乱的像个疯婆子,两眼却投射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慑气。

  “有事?”像砂纸摩擦的声音。

  “诺,你的新邻居”来人说完便让开身来。

  一个穿着破旧羊毛衫和牛仔热裤的女人正面露笑容地站在她面前。外露的牙齿像极废弃金属般的黄铜色,一身不入潮流地装扮让女人阵阵作恶。

  “神经病”女人甩手关上了门,只剩那个女人还在门口一个劲地傻笑。

2.

  穿梭在人潮中,裹着便装的尹媛不禁加快了脚步,她不想让人认出她来。

  夜幕在这个季节总是降临的很快,让人总有种快被黑夜慢慢吞噬的恐惧感。

  硕大的桌子前正坐着一个摆弄着台式电脑的男人,手指也正有节奏地敲击着键盘,听见外面响了一声,他慌忙将游戏页面切了出去,打开了他事先小化在桌面的新闻网页。

  “小张,怎么样?有什么进展?”一个女人推开门便开口问道。

  “尹媛警官,没发生什么状况”

  “哦”尹媛边看着他视线边转移到了旁边的电脑屏幕上,“又偷玩游戏了?”尹媛两眼射出像猎豹一样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猎豹正抓捕着猎物。

  “没,没……没啊”小张最害怕的就是尹媛的这种眼神,与她的衣着,甚至是外貌完全不搭的一种栗气,但他的嘴上却没打算服软。

  尹媛正瞪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似乎是想直接揪起他的衣领问个究竟。就在尹媛的手伸到半空的时候,摆放在桌旁一角的电话突然响了。

  可算救了一命,男人心里正松了一口气。尹媛已经将电话挂在了耳旁。

  “喂,是,我是尹媛,什么?好,我马上到”

  放下电话,尹媛的目光依旧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毫无关联的男人。

  “这次的事没那么容易完”甩下冷冰冰的一句话,尹媛便又裹紧了外套,混入到夜色中。

3.

  黑暗中只有香烟燃着的淡淡火光,尹媛抿了一口,正观察着来往走动的人群。

  “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在刚刚,十刻钟左右”一旁的男人正用笔在本上写着什么。

  尹媛看了下手表,刚刚过半刻钟,“发现者呢?还在现场?”尹媛掐灭了烟头,丢在地上踩了一脚。

  “在,就是那边的小女孩”男人说着用手指了指沙地边上的一个小孩,看样子也就是刚在幼稚园读书。

  尹媛走向一旁,从外套口袋掏出一管口香糖,扔嘴里嚼了半天,才走向那个小女孩。

  “嘿,小朋友,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尹媛蹲下身来,眯着眼跟眼前的小女孩打着招呼。

  “我刚想带我女儿回家,没想到就碰到了这样的事”一旁传来了一个女子颤抖的微弱声。

  “哦?你是,这个小女孩的母亲?”尹媛闻声便站起身来,盯着眼前这个羸弱的家庭主妇。

  “是,是的”女子的声音依旧因恐惧而显得颤抖不安。

  “那,你女儿看到凶手的样貌了?”尹媛有些焦躁地跺了跺脚,轻蔑地看着眼前这个脆弱不堪的女人。

  “刚刚我和女儿路过这个公园,公园里当时漆黑一片”女子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微弱,欲言又止。

  “请继续说”尹媛厉声色道,看起来她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女人身上。

  女子调整了下呼吸,“看见一个人在黑暗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一样,直接倒在了地上,那个场面真的是……”

  “这么说你没看见凶手样貌了?”尹媛打断了她的自言自语。

  “确实是这样,天又黑而且离那个人还很远,只能看出穿的很严实。”

  “哦”尹媛应声道,随后她又想到什么似的蹲下身来,“小朋友,你妈妈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尹媛又眯着眼问眼前的小女孩。

  “我妈妈说的是真的。”

  “没有骗阿姨?”尹媛目光又变得严厉了起来。

  “没有”小女孩眨着大眼睛一脸天真地看着尹媛的脸庞。

  “奥”尹媛站起身来,“那,打扰了”尹媛向女子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向另一边的男子。

  “还是没问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那个女的也不像是在骗人,而且她也没那个胆量”尹媛说着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瞥了一眼那边的女子,“可以让她俩回去了。”

  “好”男子收起笔记本,点了点头,向沙地走去。

  尹媛重重地吸了口烟,看着地上盖着的黑布,她不用掀开看也知道,又是一个被残忍杀害的人,只不过不同于前几次,这次是直接被一刀致命。凶手依旧不知所踪。

  尹媛缓缓地吐了口烟,望着夜空黑幕幕的烟云,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所为。

4.

  “叮——”闹钟正反复作响着。

  智涣翻了个身,伸出左手下意识地按掉了闹铃。天才刚亮,灰蒙蒙的。

  半晌,智涣拖着一副老旧的蓝白背包出现在街角的一所国中。

  老师还在讲台上不停地讲着即将到来的长跑马拉松比赛,对于这种小城来说,这也算是个大事件了。但是智涣对这个着实没什么兴趣,只是这个比赛又得让他忙起来了。

  这个季节的夜幕总是吞噬的很快。各所国中的下课钟接连响了起来,门口涌出了一片片红白的海浪。智涣却仍在教室里无趣地转着水笔。

  一丝丝光亮在远处忽闪忽灭,四周安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智涣正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在小巷里挪着步,比起眼前这黑寂寂的夜幕,他更担心回家后怎么和父母交代。

  这种季节的风总是吹得不太自然,空洞洞的四周也只有两旁的木门在“咯吱”作响,木门上贴着的两个财神爷更是让智涣有种白天撞夜鬼的感觉,他不禁眉头一皱,拉紧了背包的双带,加快了些脚步。

  有种像石捣臼捣糕时的碰撞声,又像锣鼓轻击地敲打声,从若隐若现的微弱变得开始急促不安,感觉就像是在附近。

  难道是鬼?智涣心里开始臆测,明晃晃的灯照得影子与暗光时而分割,时而吞并。从刚才不久,耳边就一直是这种声音,比昆虫的翅膀声还让人厌恶和恐惧。

  就在转角了。也不知道是谁暗示了智涣一句。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的捣臼声,到眼前的巷口似乎就要消失了。智涣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快的小跑了起来。他想知道那是什么,是不是蝴蝶妹妹(电视热播的动画片《魔法丛林》的主角),传闻她好像只有晚上才会出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横在了眼前,来不及停脚,智涣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那个黑影在一旁稍稍顿了一下,又重新调整了一下站姿。

  “对、对不起”智涣倒在一旁,揉着撞击的额头,却发现那个黑影早已经移动到了街角。智涣刚挣起身来,却发现那个黑影正在角落里恶狠狠地盯着他,就像黑暗中的猫头鹰死死盯着残缺的月牙。智涣僵在原地半天,都没敢多动一下,直到那个黑影消失在了眼前。

  好可怕的女人。智涣心里暗暗叫苦,他一直觉得只有女人才会露出这种凶狠的目光。

  拉开厚厚的双层拉门,一个女人正双手叉腰,瞪着眼前这个刚进门的男孩。

  “又被老师留下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发了出来。

  “没、没啊,放学和同学去玩了,所以才……”男孩支支吾吾了半天。

  “还学会撒谎了?”女子见状走前了一步,拽着男孩的胳臂,“你今晚不准吃饭,给我上楼做功课去!”

  “是、是!”男孩连忙脱下鞋子,飞奔着跑上了楼梯,楼梯口立刻响起了木门合上的碰撞声。

  还没过半刻钟,木门便裂开了一条小缝,男孩轻手轻脚地踩着楼梯向下,女子依旧在清洗着手上的碟碗,上了年纪的男人在屋内另一个角落里鼓作着类似烘烤箱的工具,时不时用毛巾擦擦头上的汗。屋内一台陈旧的老电视机似乎正播放着什么新闻,声音太小,女子时而抬头看一眼,又低头忙碌了起来。

  男孩趴在橱壁边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一把抓了桌上离得最近的几块面包,还好没被发现。男孩把面包捧在双手间,又轻手轻脚地爬上了楼梯,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咣当”一声又把门合上了。

  糟糕!

  “智涣?好好做功课了没有?”楼下突然传出了女子的声音。

  “做了!”智涣连忙钻进屋内,稍稍裂开了门向楼梯间喊到。

  “做好了就下来吃东西,”女子抬头看了眼电视机正滚动播放的报道,“还有,以后放学回家别走公园那条路了,听到没有?”

  “知道了!”智涣应答了一声,端坐在桌子前,随后像变魔术一般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本小书,“等这期等好久了。”智涣一边翻动印着《少年小狸猫》字样的书本,一边又抓起一个面包放进了嘴里。

  还是爸爸做的面包最好吃。

5.

  眼前的饭盒上方正飘着几只苍蝇,一股恶臭在屋里蔓延着,屋子的主人却仍在床上安静地睡着。

  “还是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一旁的笠原正盯着床上的女子。

  “她疯疯癫癫的,什么都不知道。”

  “臭女人,还想装疯卖傻”笠原狠狠地锤了一下门框。屋内的女子听见声响抬头看了一眼笠原,便又躺了下来。

  笠原从桌上一堆文件中抽出了几张破旧的报告单,一张一张地翻着,“就是这个女人,这个疯女人!”笠原一把将报告单摔在桌上。

  “警官,这个女人不像是凶手啊”有人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你懂什么?”笠原眼睛一下子就扫到了说话的那个方向“从各个线索来看,这个女人就是这几个杀人案的凶手”

  笠原边说边用右手指着散乱的报告单,“现场遗留的血迹,凶器,甚至是目击者的口供都指一一向她,这有疑问?”

  “笠原警部,假设你推理的没错,那为什么这个女子已经被关了起来,凶杀案却仍然出现呢?”尹媛正端着茶杯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这位上司。

  “嗯……同伙!这个疯女人绝对有同伙!”笠原涨红着脸正对着空气咆哮。

  尹媛放下茶杯,走上前拍了拍笠原的肩膀“警部,加油,我们部的晋升希望在你身上了。”尹媛笑着整理了桌上散乱的报告单,随手塞进了右手的挎包。

  门铃响了。一个身着围裙的女子打开了门。

  “您好,敝姓尹,能问您一点关于几个月前的那件事吗?”

  女子诧异道:“您是刚刚打电话过来的尹警官吧,那件事其实我现在记得也不太清楚了,”

  “没关系,我只是想随便问问”尹媛笑着打断了她。

  “那、那好吧,请进”女子侧身让开了空间。

  “听说是您丈夫发现的?”尹媛右手正鼓弄着桌子上摆放的打火机,目光却一直盯着眼前的这个家庭主妇。

  “是我和我丈夫一起发现的。”

  “我记得当时你们认为凶手是女的,这是为什么?”尹媛不停燃灭着打火机。

  “那个,当时虽然灯光有些暗,但是我们碰巧看见了那个人的侧影,侧影的轮廓有一部分是很明显凸起的,所以我们就认为是……”

  “奥,原来是这样,”尹媛用打火机顿了顿桌子,“其他您还记得什么吗?”

  “其他的,大概都没什么印象了,报道不是说凶手已经抓到了吗?”

  “那个女的确实抓到了,只不过我们还想了解下当时的案发状况。”

  “这样啊”女子显然是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看来是问不到什么了。尹媛起身恭敬地鞠了一躬,“那,打扰了”

  “应该的”女子点了点头,随即送尹媛出了门。

  和报告单上陈述的一样。难道凶手真的是个女人?尹媛心里还是充满着疑惑。

  捏着报告单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踱着步,尹媛发现她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破旧的砖瓦,老色的匾牌,镌着“幸福美味”的大字已经剥落了不少,但和以前比也没有太大变化。“大叔,来一打芝士奶油蛋糕”尹媛还是和以前一样拉开门便向着柜台喊道。

  “这不是尹媛吗?好久不见你来了”从屋里出来了一个高瘦的男人,开口便是一股上了年纪的味道。

  “最近工作挺忙的,又很少来这边,所以就很少见面了”尹媛边说着边拿起一旁的面包塞进了嘴里,“大叔你的面包还是那么好吃。”

  “你喜欢就好,对了,你处理的案子怎么样了?”

  “还是没什么头绪”尹媛叹了口气,“别提这个了,您儿子最近怎么样了?已经上国中了吧?”

  “刚上国中一年级,这个时间估计马上就放学了,再不等等他?”

  “不用了”尹媛连忙放下了手里的面包,看了眼手表,“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这附近处理,等下次有机会的吧”

  “那好吧”男人的表情显然有些失望。

  尹媛却笑着将芝士奶油蛋糕装进了挎包里,又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塞进了嘴里,“说不定,我们两个之前就已经见过面了哦”撇下这句话,尹媛便笑着拉开了店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