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江路到多伦多---菇妈养娃的园丁手记(27)

后记

生命每一段首先有自身独特的存在价值,其次才构成整体生命的一部分。为了成人后不可知的成功而牺牲童年的真实快乐是愚蠢的人生投资。如果没有从小感知认知如何享受美好的人生,可能会终身被“成功学”绑架,追逐的只是别人眼中的成功而不是自己内心的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正准备年夜饭呢,听到小蘑菇喜极而泣的声音:“我被ESA录取了!”ESA是多伦多最好的艺术高中,两周前蘑菇去面试戏剧专业,五个人录取一个。她一直非常紧张,因为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压力(之前没有经历过会决定命运的考试)。通过这次事件,小蘑菇和我们都在反思一件事,我们在她小时候面对数学压力时,帮她“全身而退”,当时的选择纵观全局固然是明智正确的,可是如果把数学看成是一个困难或挫折,我们其实是在帮她逃避。现在看回去,我们很可能是在她第一次面对现实的真实挑战时帮她从傍边小路绕过了那个红灯。但是我依然觉得在她还那么弱小无力的时候,作为园丁的父母这么做还是对的。这次小蘑菇能自己面对挑战,走出自己心里的困境,应该是她成长的自然结果。后来她果然就比较乐意面对挑战了,她会在意自己成绩的高低,会乐意参加各种自愿者活动和演艺活动。甚至她的数学成绩也高出了班级平均值,有次还得了个不可思议的100分。本来我们还担心她会跟不上,因为这个学校的整体成绩在多伦多都是名列前茅的。不知道这个消息可否告慰她在中国的数学老师——她一度频现蘑菇的噩梦,现在蘑菇已经不怕她了,我们也觉得这个数学老师当时说“我们作为父母不重视”的话真没说错——虽然我们现在也还是没重视。而蘑菇很看重的戏剧得了88分,她很郁闷,想不通分掉在哪儿?去和老师谈,老师就说:“这个分数很好啦,你表现的很棒!”就是不告诉你哪里需要改进。竟然有些怀念以前在中国被盯着考100分的“可怕岁月”,老师对于主动关心自己成绩的学生一定会先表扬你要求进步,接着告诉你努力的方向,甚至会告诉你该怎么补习做什么练习。

但是,仔细想来应该还是这里的老师真没觉得分数有那么重要,她不告诉你该怎么努力可能也是不想用自己的经验局限了孩子的天性的发展。分数只是打分者的判断——这是我最初告诉小蘑菇不要看重100分时说过的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些天有朋友说我们让小蘑菇到这里来读书是对的,因为在国内学戏剧专业竞争很厉害。我说其实我们完全没有考虑这个,到这里来完成童年后的教育,是为了她在三观形成阶段能有更广阔的视野,然后在她童年学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接触西方的思想文化,成长为一个具有完整人格的人。至于读什么专业,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最重要的是学自己喜欢的东西,“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只有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以最大的热情和能量去投入,也才能做得最好。蘑菇很小的时候(可能三,四岁),有一天突然和我说要看话剧,我很吃惊地问:“你知道话剧是什么吗?”她果然知道。我们从此看上了话剧,从上海看到苏州和乌镇,从多伦多看到阿维尼翁。七岁那年看賴声川的《如梦之梦》,上下场一共八个小时,周围不乏大人睡着的,可她目不转睛地看完上半场,说太好看了,吵着还要看下半场。于是,她就自然而然地学起了戏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蘑菇从小跟着我们去过世界各地不少地方,虽说读万卷书是难于企及,万里路是行到了。太小的时候还比较懵懂,在外面时间久了经常嚷嚷着要回家,当时还疑惑是不是对这么小的孩子出游意义不大?后来发现其实都印在她记忆里了,慢慢发酵呢。前些年当我问到她理想的居住之地时,十来岁的她说:“要日本的清洁,三亚的气候,台湾的好客,苏州的人文,上海的现代,大理的自由,所有这些加在一起的一个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夏天带蘑菇去参加普罗旺斯戏剧节,顺便去了巴黎,回家后我问她怎么比较纽约和巴黎。她说:“巴黎藏着许多小秘密,外人是被exclude(摒除在外)的。你可以感知到当地人有着他们自己的有意思的地方去,他们的圈子外人不得而入。你可以感觉到他们在说:你不懂我们的规矩,别来打扰我。而纽约是属于所有人的地方,(我插了一句:Everyone is living in New York,  no one is  from New York),exactly,那里的人太忙了,根本顾不得把你排除在外。而且,那里的生活都是展露在外面的,去到纽约你就成为那里的一部分了。(你立刻被卷入)”

“那么,上海和纽约呢?你更喜欢哪里?”

“对上海肯定有情感上的偏向。但是我这次回去感觉到上海好多人好像是一个人,他们的穿戴表情行为举止都差不多,还有城市整体的感觉也是,虽然会有很大的变化,很炫目很发达,但是感觉到那是一种外力强加上去的。而纽约的变化是spontaneous(自发性)的,感觉是自然发生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少朋友听了都为13岁的女孩的这份观察分析折服。不过,人的行为还是听从内心的呼唤。她还是想回上海去读大学,上海too exciting!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言:“不同文明的相遇有一个不幸的定律,最没有价值的东西会最大化地被吸收,反之最有价值的东西被最大化地拒绝。”我真是被惊到了,这是人类被下的咒语吗?仔细揣摩此中玄机,是否因为人类的惰性使然?最没有价值的东西可能是表面有吸引力的,故容易被识别和效仿;而最有价值的却是藏在深处的,是需要文明的积累去成就的,当然也就没那么容易被接受了。所以,先进的器物容易被接受和仿效,而制度和价值观以及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却不易被不同的文明接纳。我们煞费苦心穿梭于中西方文明,一心希望孩子能吸取不同文明的长处,看来她在认知上已经有了一定的辨析力,只是具备长处的东西往往是需要耗费更大的努力去获取的,不容易却并非不可能。唯路漫漫其修远兮。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父母制造了孩子的童年,几乎就已完成了作品,接下来这件作品就按照自己的轨迹生长了。可能长势喜人,甚至出现奇迹,但也有可能没有按预期成长,似乎心血白费。然而,生命的奥妙正在于它的不可预估。不管孩子长大后如何,都不会改变曾经的童年。反之,童年则可能影响一生。为此,我要喊一声:童年的首要属性只是单纯的童年,而不是“成人预备期”!生命每一段首先有自身独特的存在价值,其次才构成整体生命的一部分。为了成人后不可知的成功而牺牲童年的真实快乐是愚蠢的人生投资。如果没有从小感知认知如何享受美好的人生,可能会终身被“成功学”绑架,追逐的只是别人眼中的成功而不是自己内心的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很庆幸自己尽全力陪伴了孩子的童年,对自己不无缺憾的童年也是一种补偿。最紧要的,童年是任何父母能和孩子度过的最快乐最亲密最有意义最美好的时光。

当小蘑菇回看童年说出“妈妈,那是我能想到的你给我人生最好的礼物,也是我能想象的任何父母能给予一个孩子的最好的童年礼物,那是任何一个孩子可能有的最奇妙的生活,”菇妈知道自己这个园丁完成使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