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迷雾(13)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迷雾(12)

想必大家还记得我们被困在密室之内的事吧!

最后,我们终于有幸逃脱,终于回到了我们生活的世界里了,至少在我们刚出来的这一刻,我还是这么觉得的。但不久,我就感到不对劲了。

我好不容易才回到家里,竟发现父母已经很老了。两鬓微霜,老到我几乎认不出来的地步。

我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直勾勾得盯着我,很长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我不相信竟然会有这回事,但事实已经发生,我除了惊愕,没有别的了。

"爸爸!"最终,我还是不由得打破了沉默。

你真的无法想象,当我的父母见到我回到家的那一刻,他们的惊诧和狂喜。我没有办法去形容,这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的。

他们一直抱着我,失声痛哭。我的母亲几次哭得昏了过去,醒过来就一把抓住我的手,生怕我又会不见似的,然后继续哭,听不清嘴里到底说些什么。

也许是太过高兴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感到不对劲。接着他们就把我放开,问我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都变老了,而我却几乎没怎么变化。

我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给他们听,他们静大眼睛,一言不发地听完我讲的故事。直到我讲完了,他们也还是一直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我耐心等待着他们的回应,可是他们唯一的反应就是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不相信这一切,却又不得不相信。

这样坚持了很久,我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我就转移了话题,问父母茹茹姐去哪里了,现在怎么样了。

我大声叫了三遍,他们才回过神来,之后又是紧紧抱住我,不停地流眼泪,嘴里说着我听不清的话。

我也感到心口一阵又一阵温暖袭来,毕竟当时自己在井里的时候,到底经历了多么可怕的场面呢!那时的我,又多么希望父母在自己身边呢!我极力想哭,但回想起在井里的场面,我忍住了。我感到很吃惊,我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忍住了。

我骗母亲说自己饿了,母亲马上忙手忙脚,高高兴兴地给我做饭,父亲也去帮忙。他们让我休息一下,最好去洗个澡。我这才终于舒了一口气。

饭后,我再次提起茹茹姐,却没想到父亲的脸一阵阴沉,母亲马上悄悄对我说,让我不要提起她,免得让父亲生气。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只好不再提起。

亲戚朋友们听说我回来了,也都来家里闹腾了一阵,都说是什么"祖宗显灵,祖宗保佑"的话。许多亲戚都把我仔细地看了又看,然后不停和我说话,问我的经历,然后就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诸如说,问我在井里怕不怕,井里的那条蛇长什么样子……之类的问题,我不想回答这类问题,便推脱说自己太累了,想睡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了。

听着客厅里的喧闹声,我实在睡不着,但又没有别的事可做,只有在床上躺着。但让我十分奇怪的事,茹茹姐为何没有来。

亲戚们大多都比以前老太多了,还有许多年轻的,但我不认识。想到这里,不禁奇怪,自己到底在井里待了多久呢?

虽然不可思议,但作为事实,也只好接受了。

这样的喧嚣,一直持续到深夜。而我,也在这样的喧嚣声中,不自觉的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饭之后,我才得到与母亲独处的机会,借此,我也才知道,原来我消失之后,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原来我不见了之后,大家曾满世界地找我。而我的父母,也因为我是和茹茹姐一起不见的,所以父亲就和茹茹姐家吵起来了。

这事一出,四处疯传,谣言四起而且越传越变样,最后竟然传出了这样的故事:因为茹茹姐从小就恨我,所以在那天就把我带出去,假装玩捉迷藏,最后趁机把我杀了,不光如此,最后她害怕自己做的事被大人们发现,所以她也想了办法。她把我杀死之后,然后碎尸,之后就点起一把火把我的尸体烧了。但是,即使尸体烧了,血迹还是有的,所以她又想了一个办法,就毒死了一头牛,然后刺穿牛的脖颈,使其流出血了,这样就可以混淆一切了……

我听完觉得可笑,同时也感到吃惊,同时感到内疚。毕竟这事也和自己有关。

我自然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母亲说,其实根本没那回事,只是人们无聊而已,但就是这样无聊的谣言,居然有很多人都相信了。

事实原本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隔壁邻居家的一头在山上吃草,后来死了,倒在地上的时候,恰好刺中了又尖又细的木桩而已,所以脖子流出了血。至于火,真的不知道是谁放的。但是农村人喜欢抽烟,而且又不注意,谁也不能担保自己上山有事的时候,烟头不会掉在地上,然后引起大火……

大概是人们的生活太无聊了,生活太平静了。好不容易出了这件新闻,大家自然不愿意放过。但是,将所有的罪责都强加在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身上,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后来,因为谣言整天传,满天飞,最后大家都相信了这件事,连我爸爸也不例外。

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谁报了警。大概是警察也听到了什么吧,他们也赶过来了,想调查出什么东西来,毕竟这样的事发生了,对村镇来说,是威胁,但对警察来说,就不同了。

经过一番调查,大家都把那个谣言当做真相,向警察一一诉说。因为证据充分,但是茹茹姐还是未成年人,所以最后的结果,用大人们的话来说就是:只是做了一回免费的警车,去警局做了一回客,之后就又坐着警车回来了。

最可悲的是,茹茹姐的父母最开始也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整天都谣言在他们耳朵旁边碰撞,不久之后,他们也开始反复拷问自己的孩子,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可怜茹茹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自己当时的经历。可最后她得到的,只是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怀疑目光!

最后,茹茹姐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离家出走了。

可悲的是,她的父母不仅没有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却整天到处向人们宣传,说自己的女儿已经离家出走了,现在大家可以放心了……

我母亲说她起初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但之后就想通了,但是不想再说什么,毕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天底下最悲哀的事大概不过如此吧!因为茹茹姐的祖辈一直生活在这里,所以,按照农村人的说法,他们家就算是在这里扎根了。而如今,自己的孩子竟然做出了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这简直是给自己的祖宗蒙羞!

虽说父母是为孩子的,但同时,他们也要为自己的父母着想,为自己的祖宗着想,所以,他们必须要在这里生活。

然而,自己的孩子却将他们的心血全毁了。

孩子做了这样的事,如果自己不狠狠教训自己的女儿,就等于与全村人为敌。毕竟,女孩可以杀小孩,也就有可能杀其他人了。但如果要惩罚自己的孩子,就要愧对自己。毕竟十指连心呢!

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茹茹姐自己离家出走了。这样矛盾就自己解决了。所有人都拍手称庆!为这个杀人凶手远离自己而高兴不已,连茹茹姐都父母也不例外。

至于他们高兴的理由,无非是,自己又能安心在这里生活了,不用再担心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了。

我的母亲说完话后,久久沉默,我看着她的眼睛,才发现她已经流了太多眼泪。

我感到一阵心痛,于是仅仅捂住胸口。想起茹茹姐那一张天真而又动人的脸庞,在联想到她所遭受的那些遭遇,我的心痛的更厉害了……

"铃铃铃……"

眼前的画面开始模糊,变成一片空白。手机闹钟再次把李芸从梦里拉了回来。

她想睁开双眼,却感到自己的眼睛肿胀,而且有些刺痛。

他把头歪向一侧,却发现自己的枕边,已经湿了一大片。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