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天选者

天灵大陆,一个魔兽与天选者纵横的大陆。在这里,只有弱肉强食的血腥,只有唯我独尊的实力。三千年前,一蓝一红两块陨石坠落,红色名为堕天,落在天灵大陆的极北核心之地,蓝色的那一块名为陨天,落在天灵大陆中央。这两块一起落下的陨石,却带来了两种截然不同力量,即魔兽和天选者。

    在极北之地,以堕天为中心,是一个黑红色的通道,没人知道它通向哪,只知道魔兽来自那里,周围三十千米被一个血红色的光罩罩住,那里面是魔兽的世界,五十千米外是人类的防线。在天灵帝都,天灵大陆天灵帝国的都城,天蓝色的陨天如一把利剑一般插在地面之上,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在陨天降落之时,蓝色的光从陨天中爆发,照亮了半个大陆,也带了灵力和灵剑,灵力是滋养灵剑的能量,灵剑则是武器,而灵力和灵剑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往往一百个人中会有一个,而拥有这二者的人则被称为天选者。

    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些人便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他们通过冥想来提升灵力,使灵剑进化,使自己变得强大。每一位天选者都将注定不凡,他们每一个人也注定与魔兽决一死战,守护天灵。

                                    异变

    天灵帝国,卡塔斯行省连海城。

    窗外,暗蓝色的天空笼罩着整个城市,不远处的海岸上,水龙卷将海水不断地带上天空,又不断的洒向地面,空气中满是咸腥的味道。

    “请民众呆在家中,不要外出,此次台风预计会持续到次日中午。”收音机中不时传来当地气象部门的报告。

    “明天中午吗?看起来情况没那么糟。”屋内一名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他的名字叫季连城,天选者。季连城将目光投向屋内,妻子李芳婷正安静的半躺在床上,被子鼓鼓的,她已有了九个月身孕。孩子即将出世,季连城担心,万一刚好在这天怎么办······

  突然,妻子眉头微皱,紧接着便开始叫喊。“连城,我······”

  季连城心想:果然,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没办法,只能扛着台风去医院了,虽然外面还有台风,但是开车去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何况若风力实在太大,就用灵力挡一下吧,季连城心想。季连城抱着妻子走出家门,暴烈的风夹杂着海水瞬间迎面吹来。季连城眉头一皱,海浪般的能量扩散开来,化作一层薄薄的淡蓝色光罩,将两人罩住,任风雨如何猛烈,却是滴水不漏。季连城快步来到轿车旁,将妻子轻柔地放在后座上,然后自己坐在前排,插入钥匙,发动汽车,换挡,然后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刺耳的摩擦声瞬间传遍了街道。“谁会在这个时候出去?”周围的人不禁纳闷。

    明黄色的尾灯在雨夜里拖出长长的残影,向医院延伸而去。汽车在公路上疾驰,如一把利刃般切开了风雨。

    “吼!!!”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从海岸方向传来。

季连城心中一惊,身为天选者的他能清楚地感应到,是魔兽!与此同时,前方雨突然停了,但是视线却更加模糊了,因为变暗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挡在了车上面。季连城猛踩刹车,方向盘拧到最大,车身漂移而出,白色的烟雾从轮胎上升起,车头车尾瞬间调换位置。

    那似乎是一只冰魔蟹,身长六米,眼睛呈现诡异的血红色,蟹钳上沾着血,血正不断被雨水冲刷而走,巨螯反射出阵阵寒光。

    “轰!”冰蓝色的光芒在下一瞬洞穿车顶,直指冰魔蟹。季连城随即从车顶跳出,碧海剑凌空挥起,璀璨的剑芒斩向冰魔蟹。冰魔蟹的双眼红光大盛,顿时将双钳护在身前,与此同时,钳子上生出了大量暗蓝色晶体,散发着阵阵寒气。

    “锵”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蓝光和剑芒同时破碎,冰魔蟹身上传出“咯,咯”声,似乎是在嘲笑季连城不自量力,但是下一瞬,巨大的疼痛感让它连眼睛都秃了出来。碧海剑从下面插入了冰魔蟹腹中,大量暗蓝色液体从中流出,从季连城身旁飞过,落在地上,不断发出“呲呲”的响声。好家伙,连血都是带腐蚀性的。

    季连城搅动碧海剑,巨大的疼痛感使冰魔蟹失去了理智,蟹螯向下不断挥舞,但就是无法碰到季连城。季连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下你没办法了吧?冰魔蟹就是手短!

    是时候结束了。

    季连城身后洁白的灵翼飞动,同时排列在深身后的七个光环中的第三个闪耀,碧海剑开始发出嗡鸣。

    冰蓝色光芒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冰魔蟹没有那么好运了。“轰”的一声,冰魔蟹身体顿时成了成千上万坏碎块,四散纷飞。但是却没有一块落在季连城或妻子的身上。

    季连城飘然落地,但他并没有因为击杀冰魔蟹而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更加严肃且冰冷了。

    半空之中,巨大的紫色眼眸闪烁,但是却看不清身体。城区里,还有十只左右的冰魔蟹以及大量的小型水生魔兽在肆虐。

    “连城!”妻子喊道,此时她已是满头大汗。

    “嘶”又是一条暗蓝色的长蛇爬来,季连城挥剑将其斩为两段。蛇身落地,一节白色的东西从蛇腹掉了出来。那分明是人类的手臂啊!

    愤怒瞬间就涌上了心头,但是该怎么办?那双紫色的眼眸让他感到十分压抑,季连城明白,以自己的实力是没办法在战斗过程中保护好妻子的,妻子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战斗力,只有逃才能确保妻子的安全。医院只怕是已经不行了,去了也没用。但是,若是先带妻子逃了,城中的人怎么办?

    “轰”又是一声巨大的响声。季连城凝神向远方看去,海岸处一座灯塔轰然倒下,而那紫色眼眸的主人也显现出来。那是一只巨大的章鱼,台风正是它弄来的。在它的身后是无数的尸体,而那些尸体正被那章鱼的触手一个又一个的送入嘴中。紫色的眼眸中满是疯狂与残忍。

碧海剑不断地在颤动,似乎是亢奋,又似乎是愤怒。

    突然,一阵孩子的哭泣声传来。季连城下意识的反头,是他的孩子出生了。季连城连忙跑到车旁,孩子正躺在妻子的怀里哭泣着。而妻子则似乎太累了,双眸紧闭。季连城伸手去抚摸孩子的脸。孩子一下便停止了哭泣。

    “他长得像你。”妻子突然说道。

    “嗯。都是我不好,辛苦你了,亲爱的。”季连城随即在妻子的额头上一吻,又在孩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此时,孩子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蓝紫色的剑纹。剑纹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辉,照亮了周围。季连城一惊,灵剑觉醒?但什么灵剑觉醒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并且还是一出生就显现出来的?此时,碧海剑的颤动更加剧烈了,似乎是在为这灵剑的诞生祝贺。

    远处,巨大的深海魔章也发现那一团耀眼的蓝紫色光芒。

    那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耀眼?难道是有天选者在释放技能?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反倒是有一种威严和奇异之感。

    它怎么也想不到,那只是一个刚出身的孩子,一柄灵剑的觉醒。

    深海魔章将触手向季连城处伸去,想看看那团光芒究竟是什么。

    车内。季连城也是心中一惊,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碧海剑中传来的是喜悦,更是臣服,这究竟是什么灵剑?

    就在季连城纳闷的时候,车子明显震动了一下。一条巨大的触手缠上了汽车!季连城再次挥剑,向那触手斩去。暗蓝色的血液喷薄而出,但是触手没有断,只是一吸之间,伤口便愈合了。

    白色灵翼再现,七个光环也是紧贴在季连城身后。最内侧的光环闪耀,巨大的剑芒出现,触手瞬间被切为几段。季连城冲出汽车,灵翼拍动,送季连城到半空中。

    深海魔章在季连城第一次挥剑就感觉到了,有天选者!事实上,城中也还有天选者,只是像季连城这样的能够对深海魔章造成伤害的根本没有,其大多数都只是停留在三阶到五阶,连灵翼都没有,没法升空。

    此时,季连城入空,深海魔章自然是一下便注意到了。滔天的气势向季连城压去,这一下,台风突然停了,但是天空变得更加黑暗。

    季连城大吃一惊,这分明是首领级别的魔兽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难道说魔兽打通了海洋的通道?此时,威压扑面而来。季连城将灵翼最大化,身后七圈光环散开,围绕在季连城周围,同时,光环由白色变为了耀眼的蓝色。手中的碧海剑光芒大盛,高达百米的碧海剑投影悬在半空中,剑芒喷吐。抵挡着深海魔章的威压。

    深海魔章饶有兴趣的看着季连城,原来只是一个七阶的剑灵罢了。而自己相当于九阶的剑圣,对上剑灵,还是很轻松的。

    而此时的季连城却是面色铁青。七阶对九阶?那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啊!绝望瞬间涌上季连城心头,也感染了城里的所有人。难道只能这样了吗?

    突然,一团蓝紫色的光芒升空,追上了碧海剑的投影。血脉相连的气息令季连城回头。

儿子?

    儿子依旧在那,但是身上的蓝紫色光芒却分开来飞向了自己。顿时,一股庞大的能量融入自己体内。季连城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灵力在不断膨胀,升华。

这究竟是什么?

    此时,两圈蓝紫色的光环从季连城脚底升起,蓝紫色光环很淡,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同时,碧海剑的投影也变得更加凝实,灵翼也由一对变成了三对,并且面积扩大了十倍不止。

九阶!

    这下轮到深海魔章变脸了,怎么突然就变成九阶了?强烈的危机感令深海魔章果断出手,长达千米的触手带着浓郁的紫光横扫而出。

    季连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他清楚,这就是九阶的力量!

碧海剑闪电般刺出,点在触手中部。“噗”的一声,季连城瞬间将触手洞穿,没等剑身完全穿出触手,身后光环闪耀。冰蓝色光芒再现。触手瞬间炸成碎片。季连城将碧海剑一收,排列在第七位的光环闪耀。灵翼疯狂拍动,季连城化作一颗蓝色的流星直冲深海魔章面门。深海魔章见状,八条触手极速收拢,化作盾牌挡在身前。同时,触手表面同样凝结出了一层暗蓝色的晶体,但是这晶体比冰魔蟹的厚重太多。

    这一次,季连城没那么好运,碧海剑仿佛刺在了钢板上,无法刺入分毫。但是,下一瞬第六光环闪耀,碧海剑与半空中的投影融为一体,化作千米长的长剑,零距离向深海魔章斩去。

    碧海灭碎斩!

“轰!”,恐怖的能量波动掀翻了周围的一切。爆炸中心充斥着蓝色光芒。令人无法看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地面,众多的冰魔蟹和天选者停止了对抗。盯着半空中的那团蓝光。

    一定要赢啊!

    蓝光逐渐散去,无数人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深海魔章的半个头已是血肉模糊,但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在它的面前,是被触手紧紧束缚住的季连城。

“临时达到的九阶就是临时达到的九阶,怎么能和本座相比?”深海魔章讥讽的声音回荡在城市中。

    是的,季连城虽然达到了九阶,但那也只是所能调动的能量达到了九阶。他并没有属于九阶强者的明悟,也没有九阶强者的灵技,这也就是为什么第八、九灵环会那么淡。

    季连城现在感觉十分无力,巨大的压力压迫着他的血管,就连灵力的流动都开始受阻。

地面。无数的天选者手握自己的灵剑冲来,各种颜色的剑芒向深海魔章覆盖而去。他们清楚,不把这深海魔章击杀,就是干掉再多的冰魔蟹也没用。

    深海魔章冷哼一声:“蝼蚁一样的存在,能奈我何?”巨大的暗蓝色光晕扩散开来,地面上的天选者被尽数腰斩。做完了这件事,深海魔章将眼神头投向了那刚出世的孩子。喃喃道:“有意思,竟然能将七阶硬生生提升到九阶,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言罢,触手便向孩子延伸而去。

    “不!”怒吼声从季连城口中吼出,冰蓝色的烈焰瞬间点燃了季连城,也点燃了深海魔章的身体。

    “你是疯子吗?竟然点燃了生命之火!”深海魔章吼道。深海魔章果断斩下燃烧的触手。虽然季连城没有九阶强者的实力,但是他的灵力层次够,所点燃的生命之火也是实实在在的九阶,深海魔章要是不自断触手,那绝对会被完全点燃!

    季连城挣脱触手,高举碧海剑,七大灵环一齐闪耀!

    深海魔章见状,明白逃是没用了。哪怕是七阶,点燃生命之火后,也有九阶的实力。更何况是已经达到九阶的季连城,点燃生命之火后的攻击力绝对恐怖!想要活下来,只能拼命!

触手猛地扎入海中,周围的海水瞬间化为深紫色。深海魔章身前,巨大的亮紫色光球出现,并且正变得越来越明亮!同时深海魔章身上燃起了紫色火焰。

它也点燃了生命之火!

    季连城身上,自身的气势正在疯狂攀升。剑芒长达千米,其灵力更是完全内蕴。并且,那两个蓝紫色的灵环正在变得越来越凝实。

    深海魔章看到那两个蓝紫色灵环变得凝实起来,心中大惊!这分明是真正提升到了九阶啊!

    是的,点燃了生命之火的季连城在此刻领悟到了九阶的力量。最后一个蓝紫色灵环所附带的灵技的名字也出现在脑海里:星辰大海。

    第九灵环闪耀!绚丽的紫光完全盖过了前七个灵环的光芒,晦暗的天空突然晴朗!璀璨的星河出现在天空之上。此时,深海魔章此时分明感觉到大海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冥冥中在和天上的星河呼应!

    下一瞬无数的星光如雨丝般落下!大海更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深海魔章的光球也在此时推出,光球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了紫黑色晶体!季连城身上,第八灵环也闪耀起来,整个人化作利剑刺向那紫色光球。

    恐怖的爆炸声再起,刺目的光芒连二十公里外都清晰可见。

    远处,从周围城市赶来的援军看到这一幕,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这分明是九阶的战斗啊,但是援军中最高也只是七阶。过去就是送死啊!

    爆炸核心。深海魔章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恐怖的漩涡依旧在撕碎深海魔章的身体。此时的季连城也是奄奄一息,他的身体正燃烧着半空中坠落,生命之火越来越暗淡,季连城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只剩下那两个蓝紫色的灵环还在闪耀。

    下坠的过程中,两个蓝紫色灵环离体而去,再次化作一团蓝紫色光芒,飞向孩子。与此同时,季连城手中的碧海剑脱手而出,尾随着光芒飞去。剑身也变得越来越凝实,剑脊上,三个字缓缓出现——季星燃。

    蓝紫色光芒回到孩子的体内,碧海剑落在了车的旁边。在光芒融入孩子体内的那一瞬间,大海瞬间宁静,夜空之中,浩瀚星辰。

    援军这时才赶来,将剩下的冰魔蟹击杀了大半,剩余的则快速逃回了大海。

    废墟之上,幸存者们缓缓走了出来,望向半空之中,脑海里,还是那个闪耀着蓝光的英雄。远处的车子里,是一个晕迷的母亲和哭泣的季星燃。

    车的旁边,碧海剑依旧闪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