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染的涟漪,淡淡,又淡淡。

拎着桶,在一间隔出的见方地,你在洗澡。手机响了,是母亲电话。母亲对父亲的态度,你感到嫌弃与憎恨。又酗酒,又打人,还把生活费抢占,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离开?像没有壳的寄居蟹,一团肉看着恶心。只是,离了壳的蟹,还可以是活生生的么?

你在酒吧的工作砸了后,哭肿了两眼,走进了他的房间。用身体上的爱抚,没有言语的宽慰。他知道你要什么,却是起身离开,留下你睡在自己的房间。在身肢乱舞酒气混杂的夜店,你瞥见他那么赤裸裸的与一个无所谓的女人亲密接触。胸口发闷,跑到天台,大喘气,掉眼泪。这会是怎么一种委屈、羞辱和心痛?

你爬上姨的床,依偎着她。姨说,孩子离开点,我怕烟熏着你。你更靠紧了,把头深深埋下。姨的一句话,想回家就回家吧,你坐上了当夜的火车,发出了一条短讯:我走了,不回来了。脚是踏实的踩在小县城的土地,看见的是开地平土的轰隆机器作业忙。生于斯长于斯,是回不去的故乡。

你终于与他实现了灵肉结合。水面浸没你的脸,他的鼻息波动一丝丝水纹。好希望,若干年后,他们还能把彼此看在眼里,还是彼此手心里的宝。

想起一则故事。男人说,我很爱一个女人。佛说,有多么爱。男人说,很爱很爱。于是,女人突然身故。再次相见,是两个男人的赤身相对。佛说,这就是女人的来世托身。男人破门而逃。佛笑,爱的终不过是皮囊。忽男忽女。

性,爱,情,我以为这是按低到高的顺序。爱不单是送伞送药送花送钻。抽离了激情、浪漫,依然关心在意,这是与时日一起成长的最深重的男女之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是因为瓢的盛水量有限度,还是非此瓢水不可?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这是爱情。没有占有与附属,你过好我心安,这是情。好奢侈,不谈论。

像三个人一前一后走在铁索桥上,年华与似水,相遇在滚滚红尘,都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只是,在大灾大难面前,所有的儿女私情爱恨喜忧,淡如尘嚣。有一首诗,我喜欢的。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渐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姨一个人,一步步,走上了另一座山。隔着山谷,与他们挥挥手,遥相望。他们毕竟是无知无畏的孩子。年轻是资本,可以扒火车,可以泡夜店,可以打架,可以偷钱,可以扯了床单被絮扮天使,可以赤着上身用肩背用脚跑救回来一条命。不过,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因为儿子车祸,丈夫逝世,一边京剧吊嗓,一边抽烟喝酒,近乎行尸走肉的活着。他们的闯入,像是稚童用蜡笔在厚实字典里涂鸦,让人生气却不忍责备。一幅摇晃晃差不多快要用黑白框起来挂在墙上的残余人生,因了他们,有些许回光返照般的生气。

在与寺庙老师傅的对话,姨终是没有讨到一个寻常人要的寻常答案。此岸彼岸,再看一眼。那些走过的路,看过的景,爱过的人,不过是一个劫。三界循环,因果何曾饶世人?不过是,红尘有爱,灵道无情。还是返身滚滚红尘,翻云弄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拎着桶,在一间隔出的见方地,她在洗澡,手机响了,是母亲电话。母亲对父亲的态度,她感到嫌弃与憎恨,又酗酒又打人,还把...
    菁菁年华的阿菁阅读 88评论 0 0
  • 在石方的引见下,江小莲见到了他的父亲。 这一见,可谓祸福相依。 江小莲万万没想到石方的父亲是大乘期的修士。 石方的...
    myio阅读 385评论 0 1
  • Xcode Server是苹果官方提供的持续集成方案,在Xcode9之前就已经存在,不过需要从MAC App St...
    buptwsg阅读 5,371评论 14 21
  • 拍摄地点:北京孔庙 游记|念大成至圣先师金声玉振传万世大成至圣文宣王学为人师亲表率行为示范领风雅 作于:2017年...
    净心亭阅读 612评论 0 4
  • 感谢天杞园减肥特膳,没想到它竟然让我真的瘦了 我叫丽丽,今年21岁,曾经的我因为肥胖而消极、自卑、在同学面前抬不起...
    落辰阁阅读 27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