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春游于南京

      黄山爬了两天,昨天下来又奔了300 km到南京。在酒店看完景点和故事,困意来袭时已经一点多了。

       今天不用爬山,说是可以自然醒,可6点多还是睡不着了。拉开窗帘就如同清晨打开自家窗帘一样,没有一点年根在异乡的违和。而我曾经是一个6点半前不赶回家吃饭,就愧疚的不行的孩子。

      今天在南京博物院转到闭馆。看得细,大半天也没看完。半天看过千万年,跨六朝10国也不知是快是慢了。

        白天出门前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不二情书》,晚上回来又赶着看完。写信的慢与精致离人又近又远。


      现在坐在床上,床灯、一支铅笔、黄纸的笔记本,记下点什么。酒店隔壁的洗浴会停车,隔着窗喇叭吵了几声。等到明早,为声色犬马而来的车就又散去了。

     我也困了,明天不知是快是慢了。

    博物馆文物多是冥器,就不贴出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