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上花瓶上的一片海

96
钢笔喝咖啡
2017.08.19 00:17* 字数 2951
恰似冰原与海洋

1

“衷心期待您的回音。”

电子邮件成功发出的时候,我心里默念着这句话,才惊觉忘记写到信中,便觉得礼数有不周,心下埋怨自己。唯有继续心中反复念念,期望真有愿力能够让这封邮件抵达。

除去买飞机票去大连,这已是我能想到并做到的,且几乎是最后的方法,能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大屋家居的创办人Vincent Sun先生,并购买到着迷的玻璃花瓶。

4天前,也就是这个周一,我被一片镶嵌在花瓶上的海迷住了。必须要承认,我很容易被有艺术性的工艺品吸引,但如此想拥有,却很少发生。也许是我最近心性大变所致,因为渴望,所以拼了命去争取。

那像极了冬日里的一片海,一水碧蓝正从冰川上退潮,来而复去的浪涌相互交错,挤出道道白色浪花,又似有光自水底透出,蓝的白的通透分明,夹杂几点暧昧的气泡。

隔着显示器,听不见任何海浪声,却觉得独自站立在荒芜的冰川上,听着海浪拍打岸边。

迷上的那个瞬间,我看见了海浪在涌

这个景象,似个漩涡把我迷住。

看到这个地中海玻璃艺术花瓶,纯粹的偶然,不过是帮上司查一间叫handwerker的改装店铺,百度即刻可见。百度图片一栏出现几张漂亮的玻璃瓶照片,勾起我的好奇心。应该是在一个静物摄影台上,使用单灯从底部打光,穿透白色亚克力片,恰好地展现出玻璃的通透性。问题是没有校准色温,颜色发黄,好几张照片上,玻璃的一抹海蓝都被暖黄色掩埋。

左为原照,右为校色后

以摄影师的直觉,自动脑补校色,是少见的很好看的玻璃瓶子。抵住工作的心,好奇点进去,看看能否找到一只能满足我心意的杯子,用来喝咖啡。便是这个花瓶,虽是花瓶,可忍不住想要马上拿在手中。

是顶级的.com域名,可网站细节有诸多可以挑剔的地方,尤其最新新闻定格在2016-11-29,这诡异的日期让我多了分谨慎。微信找出服务号,无人回应咨询,下午6点该是下班的时间,已经秋分,窗外的广州也比之前数月更早迎接来夜幕。

第二天午饭时,依然没有任何回应,我开始加QQ,没有人;打电话,已经是空号;微博,同样没有人。到淘宝、京东、1688上变换关键词寻找,偶见一些亮眼的花瓶,却没有找到我想要的那片海。世间艺术品何其多,现实与网络依然间隔着巨大的鸿沟,曾经以为互联网浩瀚得足以包含所有,却连一个相同的花瓶都找不到。终日流连于艺术工作室、工厂和批发市场的买手何其重要,全靠品味高雅的他们出售宝贵的时间,让我们安坐着就能得到想要之物。

容不下错误的大数据和AI,是否能感知到由各种错误各种偶然带来的美?

2

接下来两天的工作特别多,常把浮起的念头压下,专心地把手上的事一件件完成。周四的晚上,该写的稿件该做的策划都顺利完成,便继续寻人。反复翻查公司注册信息和法人信息,我最终得到一个手机号,微信搜一下,名字对不上,唯有等次日中午再打电话。有了一份期待,能安心地把网站上的内容浏览一遍。

可以看出,这是一家有大野心的公司,网站架构、内容以及运营都考虑了许多的可能性与可行性,能分明地感受其中的睿智和洞察。前期的思考非常充分。开业半年便关张,恐怕是大而全的构想无法有效落地,想的是多点齐发,却几乎所有点都找不到突破口。创始人的苦闷愁绪,没有体现在网站上,也许这只是玩票?

看过创始人的几篇文章,文字里呈现给我的是个心思细腻的大叔,也许有一定的年纪,却必定是对生活充满喜爱和洞察的。而新闻更新最后定格的日子,隐隐透露出是个非常负责任的人,不是匆忙解散,而是妥帖地为各方面着想,优雅地止损。难免心生敬仰,只待第二天电话联系上时,能好好聊聊。

希望大约总用来破灭。电话接通的时间比预期要短,另一端是一把干净斯文的男中音,我表明来意,对方很客气的说自己并非相关人员,对手机号被上网且对应这个信息十分不解,这半年已经有6、7通电话是来找大屋家居的。理解我不是骗子,只是他确实不是我要找的人,不同的行业,无法提供更多的资讯。道谢后,我挂断电话,倚在公司外的走廊栏杆,栏杆外是建筑的中庭,一眼能从16楼看到1楼。

不知其他几通电话是什么的缘由,也许和我一样被某件精致物件迷住,想方设法联系过去?我为能有同好而高兴,自然我也冷静地想到了许多种不好的可能性,但并不能阻止我对于这世间温暖美好的想象。可是,这一刻我只有心灰意冷,想起桌面还有份外卖等着我填进肚子,更觉胃口不好。冷静地重整思绪,唯有继续向前了,域名注册者信息可以得到E-Mail地址,这是预定的候补方法。

没有多难,得到E-Mail地址,而且信息明显是Vincent先生本人的,赶紧写了邮件发出。发觉漏了“衷心期待您的回音。”已经迟了。说不定就没有回音了。懊恼地把午饭塞进肚子,开始下午的工作。

3

便是这样的周五,带着落寞下班,想要而不得,正中佛家的求不得苦,又想起公司里多的是怨憎会,唯觉意兴阑珊,找了间咖啡店,窝在角落里写字消解这些愁苦。

开车回家的路上,在高速路追逐最远处的路灯,夜风涌进车里,在专注驾驶的情况下分神,把一些发散的线索归在一起,看有没有新的突破口。

这几天密集地翻看了大量的店铺和玻璃花瓶,能推断大屋家居应该是一家买手店,坐落在大连,找江浙和广东进货费用偏高,那么货源就近在辽宁应该更有可能。对东北了解非常有限,但我确实知道辽宁有生产和出口玻璃制品。如果关键字不够准确,淘宝上没有加橱窗推荐的宝贝是不会出现在搜索结果列表的,如果我单纯瞄准我要的东西,很可能是存在但我无法直接找到。

调整关键字,留意辽宁的店铺,只要商品曾在大屋上出现过,都应该点进店铺看所有玻璃花瓶。拿定主意,周六下午趁空闲就开始大海捞针之旅。

同一套的果盘摆件

比预计要快,我半小时后就看到一件花纹颜色都很类似的玻璃盘摆件,握鼠标的手也不禁有点移不动,怕的是又一次失望。

居然是一整套!有果盘、果斗、大号和中号花瓶。一看店铺,信用少得可怜,却是企业店,而且主打手工吹制玻璃,我想这可能就是我找寻的终点。

回复很快,刚才的兴奋马上被失望浇灭——整套产品都没有现货,也不再生产。

我遂把自己寻找瓶子的事简略告知,但这客服非常冷静平淡,看来平素是对经销商的,淘宝客服只是兼职。情感牌打不通,我也开始冷静地以生意的方式沟通。

“如果批量定制,可以生产,起批是200件。”

即使单件的批发价下来了,一算数量,我要付出的成本要多出一百多倍。商人的计算心一浮起,周一所带来的迷醉消减不少,心头则一沉,猛然间有种爱别离的苦楚。

“类似这样的玻璃花瓶太多了,差不多的都很多这样的。如果不是采购销售,就没有必要了。”

苦笑一下,对自己产品无情的人,怪不得店铺运营如此状况。强行挣扎想想,寻常法子无法消耗这200个花瓶,要寻得同样对此瓶有感的人亦非易事;开网店销售,在这越发难获得自然流量的日子肯定不做;难不成飞沈阳帮这个企业冷启动一家内容电商?我想要的是咖啡杯,干脆把开咖啡店提上日程,到时店里的冰饮都用这款玻璃杯,背景音乐用喜爱的chill-hop、jazz hiphop和post-rock,唤起进店顾客的某种小情绪,可能真的不错。

写这文的时候,我一直听着Nujabes的Winter Lane,这一周我过的感觉就是,沿着冬日小路走来,站在小山看着远处潮水拍打冰川复又离去,沿着山路曲曲折折向下走向海边,路旁压着冰霜的枯枝老树越发密集,直至把小路遮天蔽日,况且天空上本就只有灰沉低矮的乌云。我打开手边仅有的手电筒,数次看见亮光,数次被藩篱阻隔,纵然如此,我还是最终找到一道广阔的亮光。站在悬崖边,海水的盐味已经温润我的鼻腔,要么艰难攀岩下去,要么修建一条楼梯。

看着这片荒芜之地上最广阔无垠的深蓝,为了能时常抵达,我决心修建一条楼梯。

试着开一家咖啡店吧。从现在这刻开始。

纵思绪流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