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一只大提篮

几十年前,家中有一只直径大约一米的大提篮。提篮是用腊条编的,非常结实。记忆中,饭点到了,母亲常常用来盛草烧火做饭;没有猪草了,母亲就挎着提篮到坡里(野外)去割草;秋收时节,满坡是白白地瓜干,母亲就拿来盛地瓜干……这只大提篮用途蛮多的。这只大大的提篮虽然母亲常常拿来用,但它的主人却是小小的我。说起来还有一段趣事。

记得小时候,只要父亲在家,我就跟他形影不离,天天围着父亲转。有一天,父亲突然心血来潮,对我说:“丫头,爸爸给你编个小提篮跟我出去拾草,怎么样?”只有两三岁的我拍手叫好,满怀期待。

父亲心灵手巧,是个勤快人。尽管在外工作,可是庄稼地里的活都会干。可这编提篮的活儿,还是头一遭。

说干就干,父亲砍来了一大捆腊条,找来工具,开始编我想象中的小提篮。

父亲曾经看过别人编提篮,自己并没有实践经验。但父亲满怀信心,开始了工作。第一道工序是编提篮底儿。我搬来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工作进行的其实并不顺利,单单那个提篮的底,父亲编了拆,拆了再编,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还是没办法编好。怎么办,父亲与我商量:“要不咱们不编了?”当年的我尽管只有两三岁,却是个急性子。一听父亲的话,立刻跺起小脚,哇哇大哭:“不行,不行,你说话不算话。”面对不依不饶的我,父亲拍拍双手,掏出手帕,帮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很心疼,很无奈:“好,好,好,先别哭,我请个人来给你编,行了吧?”听见父亲这样说,任性的我慢慢停止了哭声。

第二天,母亲备了一桌好酒好菜,父亲请来了本村我叫爷爷的,酒足饭饱。手艺人,干活快。不久,提篮编好了,大大的,非常漂亮。我高兴得拍着手,蹦蹦跳跳,围着提篮转来转去。尽管不是之前承诺的小提篮,可是这个大提篮是属于我的。我的第一只提篮。

小小的我,提不起这只大提篮,自然使用权便归父亲母亲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