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是一个聋哑人

他一直孤单一个人

他至今没有娶亲,无妻无子

他一直孤单的住在政府资助的房子里

他是我姥爷的弟弟

是我的“哑巴姥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差点就这样消失在这个对他来说有点孤独的世界,如果不是有人及时的发现的话。突然想起他在我姥爷过世的时候,站在那哭的像个孩子,不时用手抹着眼泪,无声的呜咽以及让我至今无法忘却的望向我姥爷的悲伤的眼神,那种似乎失去一切依靠的绝望的眼神。而如今,他就这样躺在白墙白床的医院里,他的心里是不是很难过。


因为他的残疾,他未曾娶妻成家,一直以来好像都是我舅舅他们在照顾着他,每年过年都会下乡接他到镇上的家里,可他每次总是呆了俩天就要回他的小屋,任谁都留不住。他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如果你不比划着动作他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第一看懂他的手势的时候很是兴奋,觉得我终于可以跟他沟通了,终于可以充当他的翻译官了,可是后来我发现他并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训练,他自创的的手势着实太难懂了,我也就仅是一次蒙对了而已。他总是没事就会送这送那的到我家还有我舅舅们的家,他还会帮大家很多忙,只要他能做的绝对不会推脱,你提出要求,他总是憨实的点头,微笑的看着你。

他一直一个人住在那一排房子中的一间小屋里,那是那年发洪水之后,由政府出资给那些孤寡老人盖的。记得有一年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在周末的时候还去帮他打扫过房间,可是因为那时年纪太小,玩心重,也就仅仅是去了那一次,之后再也没人提过要去帮他打扫卫生了。后来好几年没有再去过那个小屋,我甚至都不记得是哪间了。在这次他差点没命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他其实年纪很大了,头发也白了,皱纹满脸,按照他的年纪跟其他的老人比他该是享福的时候了,可他却连卧床不起都没人知道,如果不是别人几天没见他出门,他甚至可能就这样离开人世。

平时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少的关注他,只有过年过节或者他自己偶尔上镇上的时候,大家才会买些吃的或者穿的给他,留他吃个午饭,然后依然是留不住的他返回乡下。他喜欢抽烟,每次他过来我家,我爸都会给他一包或者一整条,他会咧嘴笑得很开心。每次叫他吃饭,都要跟他比划拿碗吃饭的样子,他才会明白;他要回家,会用手向后一扬指着回家的路,你想留他住上一晚,他总是摇头又摆手;他气愤的时候会在比划动作的同时发出一些咦咦啊啊的音节,有时我们根本不理解他表达的是什么,但我们还是点头或者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表示回应他。他心里肯定也会着急,怕我们不懂他的手势和想表达的意思。他虽然相对来说不是我们最亲的人,却同样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对他的关心太少, 社会对这样的孤寡老人的关心也是少之又少,他们的孤独总是被喧闹的社会之声掩盖下去。如果他就这样突然间消失离开的话,我实在接受不了,可我好像也做不了什么,是不是很悲哀呢?

写这个不是想表达他有多么的可怜,只是希望看到的朋友都能记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954年,那年的您19岁,梳着花辫子头正当花季。在懵懵懂懂的青春遇见了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 刚好家里催着该赶紧...
    许家杰阅读 1,492评论 0 9
  • 我的外婆是个苦命的人,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四岁丧父,十四岁丧母,独自生活了两年,被同乡人介绍给了外公,外公脾气暴躁...
    一句话戳泪点阅读 436评论 6 5
  • 2006年春夏交替的雨夜,一个衣着单薄的十六岁小姑娘瑟瑟发抖的蹲在火车站的墙角,看着人来人往的广场,的士司机的叫...
    杨先森的陆小柒阅读 230评论 0 1
  • 之前有看到日更,每天写一千字的说法,但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比较难做到。因为我的每次写作,都是有感而发,都是在心里受到...
    dangerplay阅读 346评论 6 15
  • 文|蒋佳容 徜徉在铺满雨花石的乡间小路 踮起脚尖 哼唱着轻松向往的旋律 我似乎听到一声召唤 归来吧 自由坚定的你 ...
    蒋佳容阅读 157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