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书,是为了等你路过

这期节目很特别,就是突然找到了几年前的感觉,与音乐对话,音乐结束,我的声音响起,就仿佛你们坐在我的对面,没有稿子,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手旁一杯温热的咖啡,对着麦克,微闭着眼睛娓娓道来。

所以这期节目是一口气播下来的,只把中间的音乐衔接了一下,仿若在你耳边喃喃低语,想和你睡前再聊一会儿,就像大学的寝室卧谈会。

语言结束的地方,是音乐。

和往期不同的是,以前是先有稿子,后才有了节目,而这期节目是录完后,才写了下面这番话。

调皮的分割线——————————————

今天的这期节目,我不想讲故事,也不想分享文章,只是想告诉大家:我的新书出啦!!!

一定要买正版,不要去淘宝,不然会没有明信片。

想对家说的话有很多,一直想等新书发布的时候,可是这一等,就是六年。

这六年,有的人来了又走,有的人走了就没回来,有的人还在路上,每一段关系都是这样,似乎命运就是有一个编剧,早早就设定好的剧本,你在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情,该遇到什么人,该发生故事,是早就设定好了的,你不过是照着剧本走。

而现阶段,我遇到了你们,出了这本书。

我不是一个喜欢规划的人,因为我经常不按套路出牌。

我不知道一切是不是最好的安排,但我知道,既然这样安排了,那它就是最好的。

可爱的分割线——————————————

《夜色温柔》快十年啦,从多米音乐到余音网,从邻居的耳朵到喜马拉雅,从蜻蜓FM到微信公众号,以及微博音乐人,豆瓣音乐人,酷狗,懒人听书,荔枝FM等等,包括那些小说网站上的盗版,我是声音卡司。

从中学时代的学年优秀作文到大学的中文系,从新浪博客到微博的段子,从余音网到简书,从十点读书到思想聚焦以及盗版转发,我是自媒体撰稿人。

这近十年来,都是我一个人在录音,剪辑,撰稿,发布到各个平台上,也是在我坚持不懈“从不宣传”的一贯作风下,很神奇的遇到了你们。

真的很神奇,我也不买粉丝(主要还是因为抠门),也不跟人互粉,不求关注,甚至还不爱互动,在偌大的互联网上,我们遇到是不是很奇妙?

我在几年前好奇的发了一条微博,问大家是如何发现我的。

所以,可以告诉我吗?你是在什么时候,哪个地方遇到我的?我们认识多久了?

人生奇妙!

我记得很多年前,一起玩配音的朋友给我发微信,惊喜的说,女神,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别人转发你的节目,而且他特别兴奋,好像他被人认可一样。

我反而觉得,他的兴奋点是,这个世界很小,小到了,根本用不着六度空间理论。

小到了,我曾经拉黑过高中同学。小到了,有一个同事阿姨要关注我,我告诉她听我的节目要办VIP,她说,那算了。

我希望,能有一寸土地,能纯粹到,不需要我考虑该发什么,不该写什么,在这里我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怕她对号入座,怕他不喜欢看,仅仅只是记录我此时此刻的感受,观点,想法。

我是一个不喜欢在朋友圈里抒发内心的人,那些快乐的事情写成段子,大家笑一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写出来抨击丑恶,藿香正气。

因为世俗里,你需要面对很多的顾虑,上班期间发朋友圈是不是不好?发的内容会不会引起别人的误会?能不能引起别人的不适?会不会让别人对号入座?

真的,长大真的是太难了。

而那些深夜里,关于失眠的念念碎,流年中的不值得,人生中的困惑与不甘,就算了吧。大家都忙,都喜欢看点综艺喜剧哈哈一乐,谁愿意听你那些糟心事,何必又浪费大家的时间传播负能量。

而我始终感谢的是,能遇到你们,真好!

你们算过我近十年来有多少期节目吗?

三百多期,如果每天都听,我可以陪你一整年。

一段恋爱能谈一年都算长的吧,我能陪你走完这近十年近四百期节目,算是老朋友了。

我这个老朋友虽然有点懒,但是我的粉丝也很可爱。

我问大家,想要多久更新一次,你们说,你开心就好。

我被你们戏谑成佛系女主播,而你们也是这样对我包容着。我也没什么好感谢的,承诺过的书,终于跟大家见面了。

别人出书,是为了卖钱,我出书是为了等你路过。

我让编辑把XXX推荐,XX推荐以及XXXX推荐这样的字眼去掉了,我不要这种噱头,喜欢我的人自会寻声而来。

那么重点来了,书先不卖,想先送一波,那些潜水,默默收听的耳朵们,请高调起来转发到你朋友圈,评论里说出你想对我说的话,评论里点赞最多的,抽出前三位,送一本签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