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因贪念狗肉,险失字画!

96
迟未末
2018.09.26 15:14 字数 3158

在郑板桥的传世书法中,有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难得糊涂”四个大字。从书法艺术的角度来看,它典型地反映了郑板桥六分半书的风格,洒脱、奇逸、奔放,极富浪漫主义色彩。

然而,大多数人之所以喜爱它,更多的是因为它本身丰富的内涵。至于它的内涵的精华又是什么?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里暂且不去探讨“难得糊涂”所包含的哲理内容是什么,而是要告诉大家郑板桥为什么要书写“难得糊涂”四个字,个中的奥妙又是什么?

郑板桥一生别无他好,就喜欢吃狗肉。

在扬州城东靠运河的一侧,住着一户人家,朱门大户,画栋雕梁,富丽堂皇,十分气派。站在运河桥上,可以看见这家的庭院,假山叠嶂耸峙,池内荷花盛开,竹丛夹径,杨柳垂岸,亭台楼阁掩映其中。

这家主人姓张,叫张大雅,祖先是做盐业生意的,是一个外来户。他准备在扬州城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开一家古玩字画店。还请工匠制作了一块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八怪斋”,黑底金字,格外醒目。这三字以行草书体写之,笔墨淋漓、超逸洒脱。

为了早日开张,张大雅便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准备工作。大约过了半年,他居然搜集到了扬州八怪的几十幅字画。他请工匠将这些字画用绸缎精心装裱好后,更显得精美绝伦。张大雅心里美滋滋地想:“将这些书画朝‘八怪斋’内一挂,可真是琳琅满目,四壁生辉呢。”现在是万事俱备,只等开张。

这时,他心里又犯起了嘀咕,犹豫起来了。

原来,在这些书画之中,唯独没有郑板桥的书法,哪怕是有一幅也行。在扬州八怪的书画之中,郑板桥的六分半书那是独具一格、出类拔萃!如果没有他的六分半书,他的这个“八怪斋”可就要逊色多了。

郑板桥这个人性格有些古怪,张大雅几次登门求书,都碰了一鼻子灰。有一次,竟然被他毫不客气地赶了出来。

张大雅在家里转来转去,百思不得其解。无意中他走近存钱的柜子,随手打开,里面白花花的银子直刺得他眼花缭乱。他心头不由得一喜,机会来了,再过几天不就是郑板桥的寿辰吗?

果然不愧为扬州八怪,怪得出奇,郑板桥过生日的方法也与众不同,并不见大吹大擂,也不见鸣放鞭炮,丝毫感觉不到一种喜庆的气氛。只见他的那些文友们陆续地走进了他家的府门,张大雅站在远处一瞧,望见了在他家大门外面悬着的一块木板。走近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权贵免进,豪商免进。”这几字也是地地道道的六分半书,看了真叫人眼馋。

张大雅犹豫了一会儿,心想:“今天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若是错过了,再向郑板桥求字那就真比登天还难!”咬了咬牙,便走了进去。

郑板桥还是那个老样子,布衣布裤,头戴角巾,脚蹬草鞋,一副消散闲适神态。他一见张大雅,惊诧地问道:“这不是运河桥下的张老板吗,到此何干?只怕是走错了门吧!”

张大雅满脸堆笑,迎了上去,把手里的礼物举得高高的,故意把包着的东西露出了一个角儿,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十分夺目。说道:“郑老爷,在下是来拜……拜寿。对,拜寿来了!”

郑板桥说道:“卑人与贪官污吏者无缘,与奸商豪门无缘。不必费神,且请自便吧。”说罢,拂袖而去!

张大雅又吃了一次闭门羮,自讨没趣。他拎着东西,灰溜溜地走了。回到家后,却不甘心,自言自语道:“哼,不把你的六分半书弄到手,也显示不出我张大雅的威风,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吧!”

郑板桥自从摘冠之后,少了几分烦恼,却多了几分逍遥。自此之后,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书法和绘画上。闲暇之时,游山玩水,陶冶性情。

有一天,郑板桥起了一个大早,洗漱完毕,吃完早饭,便出了家门。走在南大街上,他看到了一家饭馆,门口的招牌上写着“杨记狗肉店”,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狗肉的香味扑鼻而来,诱人至极。郑板桥摸了摸肚皮,懊恼地想道:“早知有此奇味,就不该在家吃早饭了。”

瓜洲渡口,江水奔流不息,两岸如蚁的船只,在他眼里,却又不时地变成了香喷喷的狗肉。这一天,他真是心神不定,好不容易熬到傍晚,觉得肚子空空的。于是,咬了咬牙,暗自决定:“走,吃狗肉去!”

扬州多河,河上又多桥。唐诗里就有“二十四桥明月夜,佳人何处教吹箫”的名句。郑板桥驾着小船沿着邗江,朝扬州城方向划去。也不知过了多少座桥,连郑板桥自己也说不清了。划行之间,忽然飘来这一阵狗肉的香味,他不由得四处张望,只见河东岸的一座石桥旁边,坐落着一家酒店,门布幌子迎风招展,上面写着“樊记狗肉”四个大字。心中暗想:“汉时名将樊哙,在他追随刘邦之前,就是卖狗肉的。难道这姓樊的店家是樊哙的后代孙子不成?看来这家的狗肉更为正宗!管他是与不是,先去吃了再说!”便将船靠了岸。

姓樊的店主早已在店门外笑脸相迎。郑板桥和他寒暄了几句,便快步走进店内,樊店主引他进了最里面的一间雅座。樊店主笑着问道:“何方贵客,从来却没有会过面。”郑板桥客客气气地说道:“吾乃郑板桥也,方才闻得狗肉的香味,不觉靠船于岸,信步而入。唐突之至,还望见谅。其实是想吃狗肉,望能一饱我腹。”樊店主闻而大喜,说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只怕是邀请不来。今日能够屈尊小店,鄙人三生有幸,小店也增色不少。”说罢,吩咐店小二上狗肉来。郑板桥又要了一壶酒,顾不上斯文,没一会工夫,一大盘狗肉被吃得精光。樊店主笑着问道:“再来一盘狗肉如何?”郑板桥捧腹大笑,说道:“饱矣,饱矣!”

郑板桥今日过了一顿狗肉瘾,十分快意。伸手去取钱时,一下子愣了神,原来当日出门走得急,忘记带钱了。樊店主早把郑板桥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说道:“算了,算了,何必计较呢?今日就算小人请客吧。”

这样一来,郑板桥反而觉得有些进退两难了,他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樊店主又递上了香茶,请郑板桥品尝。这时,他才发现,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名人书画,案上也琳琅满目,不由问道:“樊老板也有此雅好?”樊店主笑道:“哪里,哪里!小人只是酷爱书画而已。只是小店的狗肉还算有些名气,有的客人吃完狗肉,余兴未尽,即兴挥毫,这些大作都是他们留下来的墨宝呀!”郑板桥笑着说道:“感谢主人以佳肴相待,在下也就以笔墨为谢了。”樊店主闻言,连忙磨墨展纸,郑板桥挥笔狂书,直到手腕觉得酸麻了,方才离店而去。

又过了几天,“八怪斋”正式开业了,它的出现在扬州城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一日,郑板桥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怀着好奇的心情前往观赏。在“八怪斋”的门口,他见到了店主张大雅。走进斋内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在墙壁悬挂的书画作品之中,有几幅竟然是他的手迹。他勃然大怒,问道:“张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大雅笑着说道:“怎么回事,你送给我的嘛!”

郑板桥说道:“真是胡说八道!我几时送过你的书法?这是送给那樊店主的。”

张大雅听罢,哈哈大笑:“你知道狗肉店主人是谁吗?我把他叫来见见你吧。”

过了一会,张大雅将他的一位仆人叫来了,郑板桥傻眼了,不是别人,正是樊店主,这一下子他什么都明白了。

张大雅笑着说道:“嘿嘿,这就叫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

郑板桥愤懑不平地说道:“难得糊涂,难得糊涂!”一边说,一边气咻咻地走了。

又过了几天,在“八怪斋”的正对门,一家书画专营店也火爆地开张了,它的主人就是郑板桥。在店门上,也悬挂了一个牌匾,黑底金字,光彩夺目,上面写着“难得糊涂”四个字,乃郑板桥亲笔所书。在他的店里,专门出售“难得糊涂”横幅。有人求之便当面书写。

老年人说,糊涂庙里糊涂神,糊里糊涂过春秋。

中年人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真是难得糊涂。

青年人说,水清无鱼。交朋友可不能有小心眼。难得糊涂,说得好!

没过几天,郑板桥的书画店红红火火,张大雅的店前却冷冷清清。他懊恼地想道:“看来这书画古玩也不好经营,还是去干老本行,做盐业生意吧。”

就在张大雅关门歇业的前一天,有位陌生人从他店里以高价买走郑板桥的那几幅书法墨迹。张大雅心中盘算了一通,说道:“不吃亏,把郑板桥吃了的狗肉钱总算赚回来了。”

其实,他哪里知道,那位陌生人正是郑板桥的朋友!



本文节选自,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07月出版《书法的故事》,翟三成著。


目录: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