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清欢,浅冬安暖


春去秋来又一年,寒来暑往又一冬。

窗外冬意渐深,一场纷飞的大雪,将时光里的碎片,染上了清寒的韵味。

走在街上,北风跌跌撞撞,一不小心与我扑个满怀。冬日里的风,仿佛是岁月雕琢的一把匕首,散发着清冷的光。

我避无可避,索性就任由它调皮地卷起发梢,飞舞着,凌乱着。

风,洗劫了最后一片落叶,划过我的脸庞,带着一阵刺骨的寒意。

内心,竟生出一阵落寞。无法言说,却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它的悲凉,悄无声息蔓延到时光的每一个角落。

冬,收敛了所有的色彩。只留下残枝枯梗,静守清欢,等待下一季的轮回。

烟火人间,光阴阑珊,年华的脚步,渐行渐远。

不知不觉,已是岁月迟暮。回首凝望,想起紫陌红尘里,那些匆匆而过的流年。

走过草长莺飞的春,路过绿芜深处的夏,在风起叶落的秋,等一场红梅傲雪的冬。

多少人,在花开陌上欣喜相逢,又在红尘渡口匆匆别离。曾经说好的相知相依,约好的不离不弃,早已被冷风吹散在袅袅寒烟里。

多少往事,恍如窗前苍翠的叶,被时光渐渐染黄,兀自凋落。枝零叶落,只留下苍劲的虬枝,在寒风中荒芜着。

多少感情,初初相识,便是一见如故。似是隔世重逢的知己,无需多言,一个微笑,便读懂了所有的悲欢。走着走着,慢慢淡了,远了……

也许,时光的掌纹里,早已写好了所有的重逢与别离。季节的轮回里,也早已注定了所有的繁华与凋零。生命的脉络里,早已镌刻了所有的清冷与温暖。

多少前尘终成如烟过往,多少故事归于沧海桑田。看过的风景,到最后都要交付于岁月。

诗人张枣说:“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浮生如梦,为欢几何。匆匆的岁月里,总会有一些遗憾,如梅花一般,铺满南山。

而我,只愿采撷最清雅的两三朵,置于窗前。邀一轮明月对饮,看疏影横斜。掬一捧雪水滋养,有暗香盈袖。

在一朵花的静谧里,散尽寂寥的心事。将缤纷的念想,一一沉淀。褪去浮华三千,淡度流年。

轻轻掩上岁月的帘,不去问今夕何夕,不去管世事纷争,在自己的一方天地,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宠辱不惊,不惧韶光易逝,无畏年华变迁。

罗铖在《生活的态度》里写道:要简单,简单到一片茶叶。要平静,平静至如水的光辉。

简单,是一种境界,亦是一种生活态度。我不要繁冗复杂,只要简简单单。一如万物敛藏的冬,不再张扬,不再绚烂,素白而沉静,只留一卷清瘦的风骨摇曳于瑟瑟冷风。

银碗盛雪而不惊,明月藏鹭亦不扰。放下沉重的负累,简单的生活,简单去爱。简单的美好,本就是心之所向。

挥一挥衣袖,抖落满身霜华, 慢品人间烟火,闲观岁月情长。

心素如简,安静淡然。煮一壶世味的茶,与之深情对话。温一壶岁月的酒,道一声别来无恙。

愿所有的遇见,都恰逢其时。愿所有的爱,都温暖可亲。

愿日子清简,抬眼皆是温柔。愿有岁月可回首,亦有前程可奔赴。

作者:茶诗花,安般兰若签约作者,郑州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开一间茶馆,饮红尘悲欢。执一支素笔,写世间温情。已出版美文集《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全网热销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