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昊:西夏王朝的开国皇帝,为何会被亲儿子割掉鼻子?

881年,科考总是不成功的黄巢,很成功的将唐僖宗赶出长安城。拓跋思恭在大唐光复工程中立下大功,事后不但被赐封姓李,还搞到一个传世铁饭碗——定难军节度使。

此后100多年,不管中原残唐五代有多混乱,李家始终蹲在夏州(陕北)的黄土高坡上。因为,他们坚信脚底下有矿。

这就是李元昊的家世。

小李出生那年,他爷爷偷袭北宋西凉府时被一箭射死。父亲李德明从此低调做人,埋头发展党项的经济建设。

北有大辽,南有大宋。蜗居在陕北窑洞里的李德明,两头谁也得罪不起,直到他参悟出“联辽睦宋”的经营方针。

这爷俩终其一生,都将在宋辽两大国之间吹拉弹唱。

李元昊从小就生活在夹缝之中,看着老爹今天抱辽国大腿,明天叫宋朝干爹。他幼小的内心很受伤:为什么要活的像个孙子?

听说知识能改变命运,李元昊上幼儿园时就报了很多特长班。什么兵法、汉语、藏语、佛学班等等啥都学。

学习可以拓展人的视野,而视野一旦被打开,雄心和欲望都会喷涌而出。

李德明搞经济是把好手,经过两个五年计划,党项百姓已基本实现全民脱贫。但是,他儿子对此并不认同。

有一次,李德明派人拉着100匹良马去大宋做买卖,结果只带回来10个青瓷破碗。

李德明大怒:换这玩意有毛用?端着去要饭啊。

手下:卖碗的人说,这玩意囤上1000年绝对升值。

李德明:升值?我特么先让你升天,拉出去剁了。

李元昊知道后,去找父亲谈话。

李元昊:他们都是战场上的猛男,却被你逼着做生意。买卖赔了就杀人,看以后谁还给你出力。

李德明:你说的有道理,看来要提升他们的业务能力。

李元昊:咱要提升武力值啊!看上直接抢,零成本致富。

李德明:辽国拳头硬,宋朝小费多,我们谁都惹不起啊。

李元昊:蕃性所便,英雄之生,应称王称霸,何锦绮为?

说这番话时,李元昊才10岁。同龄小朋友被一个棒棒糖就骗走了,他已经展现出当王霸的潜质。

李德明的隐忍只是对时局的妥协,看到宋辽檀渊之盟的协议声明后,他加班抱紧辽国大腿,被其册封为夏国王。

他用大宋给的钱,在延安的敖子山上盖了一座高规格行宫。搬家请客的档次和大宋皇帝有一拼,宋真宗在汴京干看着也没脾气。

李德明在革命圣地一直睡不好觉,他总担心辽宋干起仗来,把地点选在自家炕上。7年后,他搬家到银川。

这次西迁,为李元昊腾出巨大的施展空间。

时隔几年,西北出现一个神秘人物:他身穿白色长袍,头戴瓜皮黑帽,左挎弓、右握枪,常常带着几百个小弟来去如风,连110都逮不到他。

大宋边将曹玮听说后,天天出门求偶遇,最后只搞到一张画像。老曹看着照片直拍大腿:“真英物也,若德明死,此子必为中国患!”

此人正是文韬武略俱备、见识气度不凡的李元昊。但谁也想不到,这位英姿飒爽的俊少年,最终却沦为辣手摧花的阴狠人物。

自从搬家到西北,李元昊将理论与实践充分结合,收拾起当地小喽啰跟割韭菜似的,只用一年多就平定甘肃大部分地区。

李德明很欣慰,他有个出色的儿子做接班人。

李德明很忧虑,该如何处理辽宋的地缘关系。

惹不起大辽,因为大辽喜欢打黑拳

离不开大宋,因为大宋经常爱撒钱

夹在大国之间的小团体,就像偷食吃的老鼠一般。他们警惕的环顾四周,时不时低头快速咬一口。

老李想了三天三夜,他派人去辽国给李元昊讨媳妇。辽圣宗很大气,一毛钱彩礼都没要,就让兴平公主赶着马车,拉着嫁妆和妹妹过来了。

1032年,李德明死了,29岁的李元昊接班上岗。他制定出新的5年规划,他不想做老鼠、装孙子,而是要扮老虎、当大爷!

既然要重新做人,那就得洗心革面!哦不,是改头换面。

李元昊亲自设计新发型——剃光头顶的地中海造型。他第一个理完发后,旁边的人感觉是真心丑。但李元昊强制推行“秃发令”,三天之内不剃头的统统处死。

接着给各级官员定制工作服,老百姓只配穿绿衣服,结果又坑死一大帮色盲。搞完样子工程还不算,李元昊要从根源提升民族自信心。

他发明党项文字,创办西夏一品堂在江湖上大力推广。

他废除靡靡之音,提倡“忠实为先,战斗为务”的战斗音乐。

他山寨大宋制度,完善各部门职能构架,并保留有关部门的称号。

......

经过一系列大改革,党项从一个战斗力强悍的部族,变成“五脏俱全”的小国家。但是,有些人对此不满意。

卫慕山喜是李元昊的亲舅舅,他觉得外甥适合去搞文艺创作,自己才是当老大的料。造反失败后,李元昊的处理手段震住所有人。

他剁了舅舅的脑袋,又将舅家所有亲戚绑上石头沉入河底。然后,他给母亲端来一杯毒酒,静静地看着她喝到一滴不剩....

在李元昊眼里,他的征程将是星辰大海,想伸腿绊他的人都得死。权利和欲望,瞬间吞噬了曾经的阳光少年。

然而,老天从来不在乎一个人有多狠。他只会告诉你:端多大碗,吃多少饭。

李元昊四处征战,不到4年就完全占据了河西走廊,成为备受瞩目的江湖新秀。

大辽以亲家身份,派娘家慰问团来探望,封李元昊为夏国王。

大宋以老板身份,派集团巡查组来封赏,封李元昊为西平王。

李元昊将两张聘书扔进垃圾桶,他决定靠近高武力值的辽国。宋朝要敢有意见,就让辽国去揍他。因为,李元昊决定要单干了。

此后,宋朝来给李元昊发放过节费,宋使朗诵宋仁宗的慰问信时,李元昊总对部下笑着说:我老爹怎么会向这种老板称臣呢?

招待特派员吃拉面,连一片牛肉都不给放,还故意在旁边现宰活牛。搞得宋使每次出差回去,都要做半个月噩梦。

1038年,李元昊已打出“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的无缝地图,并有自己的文字、音乐、官职体系。当然,还有难看的发型。

同年,35岁的李元昊正式称帝,国号大夏。他注销自己的李姓,改名为曩霄,号兀卒。第一个不认识,第二个名字感觉马上就要挂了。

李元昊给大宋拍了条电报,大意是:我先祖是北魏拓跋皇族,所以我当皇帝合理合法。你快快承认我,咱哥两平起平坐。

李元昊只收到一个字:滚!大宋不但停发所有福利、中止经济贸易,还签发通缉令捉拿他,死活不限。

刚做老板的李元昊很兴奋,又给大宋写了封“嫚书”。大意是:宋朝很软,宋军很挫,再嚣张我找辽国去削你,不过我还想和你做朋友。

宋仁宗找来龙图阁大学士,谁也看不懂李元昊到底想说啥。其实,李元昊的想法很简单:我想打你,但是请你先来打我,这样我就算正当防卫。

李元昊,觉得自己可以上牌桌了。

两年间,他多次攻打宋朝,最大的三场战役都是完胜。李元昊霸气的说:朕欲亲临渭水,直据长安!”大宋宰相懊恼的说:“一战不及一战,可骇也”!

李元昊在战场出尽风头,老百姓却倒了血霉。自从大宋终止物资援助,西夏的戈壁滩里连根草都不长,青菜比牛羊肉都卖的贵。

西夏牛肉面超级货真价实,全是牛肉没有面,连点盐都舍不得放。很多人不是造反就是逃亡入宋,真是“死亡创痍者相半,人困于点集”。

李元昊终于明白了父亲的睿智,别看宋朝在战场上老输,随便搞个经济制裁就把自己弄个半死。

李元昊不认输,他约辽国一起收拾大宋。辽国将他的合作建议书转发给大宋,宋朝赶紧给辽国送了一大笔钱。

辽国屁股都没挪窝,就从大宋那搞了大块肥肉,而上蹿下跳的李元昊连口汤都没喝上。李元昊刚吐槽辽国不厚道,辽兴宗就强占了西夏的两亩西瓜地。

李元昊感觉很孤独,本以为大宋将会两面受敌,怎么把自己搞到这个位置上了?他决定向宋朝求和,因为肚子又饿了。

宋夏双方经过一年多的洽谈,最终达成和解。只是条件真的很苛刻,大家自己看吧。

大宋每年白送10万两纹银,外加丝绸、茶盐等物资若干,并重启双边贸易。

李元昊只需向大宋点头称臣。

财大果然气粗!你不服,就用钱砸到你服.....

宋夏之间消停了,辽国却感觉不对劲了。听说李元昊在边境线上有点狂,最近晚上都不找大辽公主睡觉了。

于是,辽兴宗带着10万人马来揍西夏,李元昊估摸着打不过小舅子。他派人送出求和信,自己带着部下连夜后撤。

辽兴宗开会讨论好几天,等到同意李元昊投降时,却发现这位大姐夫早溜了。李元昊在前面飞啊飞,辽兴宗在后面追啊追。

一直等到辽军孤军深入,带的干粮都吃完排干净了。李元昊发挥主场作战优势,趁着沙尘暴干翻饿着肚子的辽军。

耶律老板只带着个位数逃走了,数十名高管全都成了李元昊的俘虏。李元昊乘势与辽国讲和,转身又将这些俘虏送给宋朝。

这是一个标志,41岁的李元昊学会妥协了,他开始在辽宋之间两头讨好。

大辽是老丈人家,但抢起自己的地盘一点也不手软。

大宋看起来很怂,但是停止物资供应就能制裁自己。

李元昊有文武兼备的才具、杀尽母族的狠心、称王称霸的壮志,最终却发现自己的对手如大象般难以撼动。

皇图霸业终成空,不胜人间一场醉。对外无力扩张的李元昊,开始纵情享受帝王生活。他不但喜欢霸占别人媳妇,连自己的儿媳妇都抢。

他找工程队给自己盖了360座疑冢,事后非但不付工程款,还把民工们全杀了。这位当年的西夏英主,渐渐地把自己搞的天怒人怨。

1047年,宋仁宗通知李元昊改姓赵。元昊觉得这辈子换过太多身份证,就只是注销了曩霄,重新恢复李姓。

第二年,李元昊废掉皇后,改立年轻貌美的没藏氏。太子终于憋不住了,自己的媳妇变后妈就算了,现在连亲妈都地位不保。

宁令哥提刀冲进皇宫,正撞见李元昊给后妈喂蜂蜜,还是自己都没尝过的秦岭一白土蜂蜜。他一怒之下,挥刀割掉了老爹的鼻子。

李元昊血流不止而死,终年45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