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味野趣

96
小西丫头
2017.04.14 10:31* 字数 1375

一步一步,春天的脚步就这样越来越近,清明假期出门祭祖才发现,“忽如一夜春风来”这个“忽”字用的有多妥帖。昨天还是一片沉寂的山林,仿佛一夜之间换了颜色,温暖又和煦的阳光下,每棵树都从怀里掏出了珍藏了一冬的嫩枝;每株小草都争先恐后的展示自己的新衣;连山涧的小溪都不甘寂寞,和吱吱喳喳的小鸟们一起唱起欢歌,迎接春的到来。

清晨的大山,薄雾环绕,略有湿冷,墨绿色的大山好似一张水墨画;当那道阳光透过树林之间的缝隙撒向大地后,可爱的山林就变成一幅五彩斑斓的工笔画。整个山林醒来啦,随着山林一起苏醒的,还有吃货们的胃,深入大山深处,只为那一口无法忘怀的春的味道。

网络配图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最常见的要数野草莓。这满山遍野的草莓,就像是放在绿色的法兰绒上的红宝石,一个个果实又大又红,在阳光的照射下,水灵灵地发出鲜红色的亮光。旁边还有竞相开放的小白花,随风起舞。摘下一颗迫不急待的放进嘴里,野草莓浓郁的香甜气息马上从嘴里串进鼻腔,拨弄着嗅觉;鲜甜的汁水喷涌而出,给口腔做了个马杀鸡;清新的感觉从嘴漫延全身,再也不想走开,只想把这红色的珍宝通通吃下去。如果鲜鲜的采下来,稍稍用水洗去浮尘,略略加点盐一拌,在咸味的承托下,甜的口感更丰富,回味更悠长。

野草莓随拍

告别了躺地上的红宝石,往深处走走,又发现挂树上的黄宝石。一棵苍翠的枇杷树上,硕大的枇杷叶把整棵树包围起来,一颗颗绿油油、黄艳艳的枇杷果羞涩地藏在叶片中间,不好意思露面却又三五成群地探出脑袋来,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这一探就被吃货发现了踪迹,干净利落的爬上树枝,摘得枇杷三两只。在阳光下细看,细细的绒毛和通透的果肉,宣示新鲜度。吃起来不酸不涩,汁水十足,好似灌汤小笼包,一口下去都是春天与阳光的味道,与催熟的妖艳货就是不一样。

枇杷树

提着草莓,抱着枇杷,吹着哨向前走,眼前不远有一处竹林。竹林是最不需要打理的吧,一棵竹子不几年就能自己长出一大片来,古人赞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清雅澹泊,是为谦谦君子”。在我看来竹确实是谦谦君子,悄悄孕育鲜美的竹笋却从不示于人前,只待有识之士来寻,才恭敬的献上。所以不了解竹的人,可找不到最鲜的笋哟。今天我们找到了黄尖笋的大本营,清明时节正是食笋的好时节。有经验的大人在竹子边走一圈,一锄下去,准确的找到一颗笋。要知道,这在地面上可都不没冒芽,惊的我们一阵感叹。还没出土的黄尖笋最好吃,出了土的部分就嫌老了些。黄尖笋跟冬笋之流不一样,它不涩不苦,没有粗长的纤维,不需要提前过水去味。挖出来的鲜笋就地去皮,露出嫩黄的颜色,带着竹子特有的香气,握在手上冰凉柔软,好像美人的冰肌玉骨。嘴馋的就可以吃啦,吃起来跟甘蔗一样清脆爽口,但没有甘蔗的甜腻,是淡淡的甘甜味;也没有甘蔗粗糙的纤维,是柔柔的脆爽。盐是春天最美好的调味料,如果拿回家,下点油盐来爆炒,可以更突出笋的嫩、脆的口感。单独煲汤则会惊叹,这一锅只有黄尖笋的清汤,却如佛跳墙般让人鲜掉牙齿,回味无穷。难怪古书《南齐书·刘怀珍传》中写“灵哲所生母尝病,灵哲躬自祈祷,梦见黄衣老公曰:‘可取南山竹笋食之,疾立可愈。’”可不是,这一碗鲜笋汤下去,只叫病人惊坐起,再来一碗。

刚出土的鲜笋

短短2小时,就已经吃撑在山中,透过茂密的树木晒着太阳,生活都是惬意舒适。阳光是春天最好帐幕,春风是春天最好的桌椅,粗盐是春天最好的调味品。如若有闲,不如去山上探询一翻,春味野趣会让你流连忘返。

旅行笔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