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篇先对自己迟迟不写东西的反思

这个标题起得未免太过拖沓随意了些,读着累,看着更累。作为一个文案资深爱好者,我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大概是想任性一点。而有此种想法,自然要论究一番。

在上学那会,写作于我是一场紧张的篮球比赛,一眼便能看清赛场在哪里。在计时器的压力下,胆战心惊闯过4节,最后拿了一个8分的战绩,让场边的教练,也就是我亲(cao)爱(dan)的语文老师们,头疼不已。那时候写作,好像每个字都是它们逼着我放出来的,硬生生从脑子里凿开,嗡嗡的,辨不清写得什么。

刚来上海那会,写作于我是第三空间。当时在第一家公司呆得着实难受,每天带着半个脑子上班就能应付工作,浑水摸鱼,浑浑噩噩,闲的都差养鱼了。于是又打起了写作的主意。那段时间应该是人生最多产的时候吧,科普、理工、杂文、笔记......好像想写的随时都能写出来。灵感一来,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那种烹文煮字般的潇洒快意,即使现在细细品来,也觉得是种享受。

而到了现在,写作于我是马保国式的中国传武。起手式极其漂亮,似乎洋洋洒洒写几千字应该问题不大的。可是稍一动笔,还没混过开头就中道崩殂,难以继续了。我自己反思,大概犯了逻辑的毒。怎么说呢?就是没有1、2、3、4这种序号组织,文章就写不下去。大概是理科思维的印记太深了,不仅推平了头顶的发际线,还把一腔诗意与灵动,抹得一干二净。于是只有①②③④,没了“满船清梦压星河”的写作快意,实在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所以呢,回到文首部分的自白,我觉得自己现在太过拘谨了。总想着用逻辑理顺写的内容,而对动笔迟迟没有行动,最后反把自己多年喜爱写文的习惯给淡去了。养成一个好习惯其实还挺难的,所以还是想把自己过去的爱好捡回来。没有逻辑,没有1234,只有想写就写的快意。今天文挺短的。好的开始,先迈第一步。

借用曼洛达人的一句经典台词收尾吧:I have spo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