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96
吴小云
2017.06.17 22:47* 字数 1066

父亲退休后,因为一直工作出色,公司又续聘了他,又工作了八年,直到去年我家要造房子了,他才决定从公司离职。在父亲眼里女儿家的事情远比赚钱要重要得多,(虽然造房子是按照设计图纸包工包料的)但是他觉得不去看着他也实在放心不下。 我父亲是个能干的人,从土木基建,到水电安装,基本都是懂得的。父亲也是一个细心的人,从材料选择到楼层浇筑保养方法及时间,他考虑的往往比现场施工的师傅都要妥贴。他 每天奔波于县城和小镇之间,劳心劳力,但乐此不彼  。                                                         我对于爸爸的最早记忆大概是在我六岁那年,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和邻居小孩要出去外面玩,爸爸第一次板着脸很严肃的要求我:要记牢,大热天出去玩一定要带凉帽,要不会晒黑,晒黑了那样就会不漂亮的。随着我的长大,对于父亲我便有了更多的记忆,记得我13岁那年冬天爸爸带着我在县城给买了我的第一件滑雪衣,那是一件面料紫红色有点闪亮,帅气短装,在当时属于很时尚的一个款式,后来穿到学校还引来很多羡慕眼光。我还记得爸爸给我买的第一件大红色的百褶长裙,第一块上海牌手表,以及坐着爸爸公司的车去海宁买的第一双保暖皮靴,第一次爸爸带我在县城看了电影还给买了我从没吃过的奶油雪糕,而他自己没有买,他就那么开心的笑着看着我吃。第一次带我去了绮园看园林假山,第一次骑着自行车载我去海边看大海……。从小到大,父亲给予了我人生无数个第一次。经常会看到有人说父爱深重如山,也看到有人说父亲是个不堪的斗士。我发现这两种感觉我都是没有的,我的父亲在我心里感受就是两个字:温暖。            

父亲院子里的花儿

这些年如果我家里的电灯或者是水笼头坏了,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给我父亲打个电话,而他在接到电话半个小时内一定会赶来我家帮我修理。我的父亲还非常喜欢在乡下老家种菜种花,估计他这方面的爱好被我遗传到了。所以我们父女俩在一起,关于那些花啊菜啊的总是会有说不完的话。现在我家里如果哪盆植物长势不好了,我会立马拿去爸爸家里,爸爸就会拿去乡下老家放院子里地里给施上有机肥,接上地气,等长势好了他会再给我拿来。这些年,我家里吃的蔬菜基本上都是爸爸亲手种的,施有机肥不用农药。父亲又在屋后的枇杷园养了一些鸡,也全部用蔬菜和谷子喂养,就是为了给家人吃上新鲜放心的鸡蛋。父亲所做的在旁人看来都是一些家里琐碎小事,是啊,其实我父亲也就是芸芸众生中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中的一个员。但他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我的唯一,我最踏实最安心的依靠。  



父亲院子里的花儿

今晚我翻出了父亲26年前的老照片,看着,看着,虽然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终会老去的,都逃避不了,但我还是眼睛酸酸。那年的我刚长大,那年的父亲也还年轻,拍摄于北京……



父亲拍摄于1990年代北京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