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春衫薄

96
海心海言
2016.06.13 21:46* 字数 1464
童年

如果可以,我想当个小学徒,接触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小木匠、钟表匠都可以。我没有创新思维,我有的是呆板的脑袋,但小时候也很喜欢组装细小零件,(当然,拆完旧式闹钟之后是修复不好的。)

像个拾荒者,收集了很多小东西。自己一个人傻傻地玩着,为小公仔缝制衣服、布置家具,甚至葬礼都出现了,那是在路边和另外一个小伙伴玩着,用小野花和石头布置的墓地。

快完工时,一位大人走过来说,布置得还不错。也许是害羞的心理在作怪,我把“杰作”摧毁了。原来,赞美有时也是一种毁灭……

稍大些,喜欢玩泥土,和小伙伴去偷挖砖窑用的土,由于此土非寻常之土,所以每次没得偷偷挖。在中午时分,工人们在午休,我们每个人挖完一块黄泥土后,飞奔着,欢快的像出笼的小鸟。

过桥回家时,由于石桥很窄又很长,呈抛物线,且两边没有护栏,桥下面河水湍急,平衡力不足的我每次走过桥总会惯性地往下望,望着东流的河水,好像快掉下去一般,每次过桥,心都是提着的,过了桥着了陆,心才放下来。

梦里每次过此桥时,都会有掉下去的情景,庆幸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出现过。也许,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拿到土之后,便是动手做小灶的过程。我们像熟练的师傅般,捏土、塑形。最后的杰作便是可以往成形的小灶里面添树枝,起火,上面放一个小铁盘,居然可以煮东西,当然,这些东西无非是小山药,野菜等等。

玩得起劲时,竟然炼起铁来,把小废铁放在铁盘上面烧,等铁熔成银色液体时,找个小塑料当模具,把熔化了的铁倒进去,冷却之后,便真是有塑料动物的形状。当然,手早被烫出了一个个水泡……那是一个当创造家的过程。

现在回想,佩服小时候的执着与专注。夏天的太阳很辣,照得人眼睛睁不开,我和另外一位玩伴躲在破旧的矮屋里,挥汗如雨(因为矮屋是没有屋顶的),日复一日,创造着属于我们的奇迹。

后来,奇迹出现了,小动物的模型也出来了,我们流着汗水笑着长大了,到后来各奔东西了,不再联络了。拥有了成熟与智慧,却丢了小时候的天真快乐与玩伴,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再也没有一群孩子光着脚丫,采着大把的桑葚揣在衣服里,坐在废弃的石船上,脚丫浸在清澈的水中,肆意地说笑,任桑葚把我们的嘴唇、牙齿、手和衣服都染成紫色。

再也没有一群孩子采着竹叶,做成小船,寄托着年少轻狂的梦,驶向河的另一端;再也没有一群孩子在寒冷的冬天,吃着几毛钱的冰块,并在大街上疯着、跑着、喊着要当独行侠,要当流浪者……

一路走来,伙伴们没有陪我走完全程,但感谢你们曾陪我走过一段路,曾经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哪怕是一个瞬间,也带给我温暖的片段,值得我永生珍藏。

我的童年,没有旋转的木马,没有摩天轮,没有小公园,也没有太多的玩具,但拥有过你们,我最珍贵的回忆。那段无忧无虑、肆意妄为的日子,令我每当回首,嘴角都会上扬,笑容里开出了花,灿烂如初,美好如故。

夜是如此宁静,只听见笔沙沙的响声。笔端里,写出的是文字,留下的是回忆。那些无论天真无邪的童年往事,抑或成长途中的快乐与辛酸。

我都默默记下,也许年老之后,最大的财富便是几本厚厚的记事本,里面有着无数的回忆,细细翻阅,竟如数家珍。尽管思想是越来越丰富,文字是越来越顺畅,但感情还是那样地真。

每次翻看,都像在重温往事,只是角色发生了改变,再不是当事人,而是旁观者。

小四说过,身边的位置就那么多,有的人要进来,自然有的人要离开。但我想说,每个人,每个朋友在我心中都是有专属的位置。

你来,我留有位置给你,你走,我也不会勉强。离开的人,也许你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我也只是你的一个旅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但我仍会微笑着对你说:“谢谢你,我的生命你来过”。

海心散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