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20从SpringCloud到Serverless

2018年是Spring Cloud崛起的一年,业界兴起了微服务化的浪潮

由于Spring Cloud不支持异构应用这一特点,让很多企业纷纷陷入了微服务化改造的深坑。这次PHP彻底掉队了,唯品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用Java重写PHP应用

Spring Cloud不支持异构应用这一特点,就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干掉了PHP,但不代表Java开发人员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先是EurekaZuul2.x的闭源,接下来是Hystrix的断更,后面虽然有NacosGatewaySentinel等代替品,但依旧没有解决不支持异构应用的缺陷,因此面对即将来临的云原生时代Java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2019年可以说是云原生的元年
这一年里,kubernetes击败了Docker SwarmDocker CoomposeMesos等一众对手,稳坐容器编排的第一把交椅许多连docker都没整利索的开发人员,一看到kubernets就心里直发虚,“这又是个什么玩意?”

这一年里,Istio击败了对手LinkerdEnvoy成为Service Mesh(服务网络)的一哥,剑指大佬Spring CloudIstio虽然好,但如何落地依然是很多人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这一年里,很多互联网巨头都开始使用DevOps模式来管理研发,于是各企业上下,开口流水线,闭口滚动升级

2020年Serverless才是后浪
前面提到,很多公司刚从Spring Cloud的坑里爬出来,又遇到Istio这个拦路虎。然而,时代的滚轮不断向前,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或组织而停下

营销大师马云提出中台就是云原生终极形态,忽悠了一大批互联网企业高管。一时间中台成为互联网行业的皇帝新衣,问谁都说知道中台是什么,但深究起来却没几个人能准确回答上来。原来中台就是云原生时代应用商店

随之而来,还有边缘计算,折腾大半年得出一个由K8S阉割而来的K3S,说是什么轻量级的K8S

2020开年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转眼间2020已经过大半,互联网行业能炒作的噱头都完了,只剩下Servless这个后浪

Serverless出现到现在跟中台概念一样,人人都在谈,但没有人能够准确的说Serverless到底是什么


最后:
有对微服务感兴趣的可以查看本人基于SpringCloud体系实现的完整微服务架构,包含OAuth2/JWT权限认证、分布式事务、灰度、限流、熔断降级、分布式锁、MQ等,支持Docker容器化部署、镜像交付、K8S容器编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