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有慰藉但没有正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1.中国历史有后朝诋毁前朝的传统,因为治乱循环模式下,后一朝代的政权也不是合法取得的,而是通过阴谋、暴力夺取的,但为了使阴谋、暴力具有“替天行道”的“合法性”,就必须利用话语权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说前朝坏话,才能证明后一朝代的“伟光正”。比如“百家争宠”的结果,使法家上位,秦用法术得鼎,二世而亡。汉代,儒家翻身,为恶心法家,就说秦的坏话,什么“道路以目”“苛政遍野”“严刑峻法”“活埋儒生”,连项羽的焚书都说是秦始皇干的,子虚乌有的阿房宫都说秦始皇修了……大抵不说前朝坏话,无法证明后一朝更具“合法性”,更能代表“人民利益”。

有学者说要“敬畏历史”,但胡编乱造的“历史”成了强梁的记功文策,成了后世文化流氓手里的泥巴,这样的历史像娼妓一样有什么尊严?

如果血写的历史注定消亡,而墨写的历史不过是一本糊涂账,后人面对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的丛林轨迹可以“畏”,但如何做到“敬”?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人民都是历史上的“失踪者”。就像说,椅子是劳苦工匠制作的,但谁在椅子上坐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2.大自然的生生不息、沧桑巨变掩盖了人间的血肉横飞、你死我活的丛林争夺,在这种混沌无边的“天道”面前,一切的权力争夺和政治上的成败得失都被相对化了。

历史难料,世事难料,人心难料,一切个人的聪明智慧或“立德立功立言”的说教都是捕风,都会落入渔樵闲话。功德碑毁坏,牌坊倒塌,子嗣断绝,声名如烟。历史有慰藉,但没有正义,也没有真相,徒留讽刺和叹息。(2018.8.17)

图片发自简书App

2.哲学虽叫人“思”,但凭借理性有限的人类思考,永远都把握不住实体的本质,永远看不到希望,只能给人带来痛苦与迷茫。因为不能脱离自我的寻找与思考,既找不到真理,也看不到拯救。面对整体,面对时空,理性逃不出失败的命运。

虽然人类凭借科学这个工具,可以获“知”,但所有的“知”都是有限的,甚或是一种假象,因为人类可感知的世界只不过占宇宙的5%,95%的时空,人类凭借各种努力是无法感知的。只有依靠心灵,向信仰屈服,向上帝屈服,人才能认识世界,进而认识自己。生命由此才建立根基,哲学才能看到希望与光明。(2018.8.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3.1989年8月23日,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的波罗的海三国: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出现了一幅莫斯科不曾料到的壮观画面:

占三国人口40%的大约200万人,扶老携幼、手拉手组成跨越三国、绵延600公里人链,要求摆脱苏%联的统-治,重获自%-%由/独-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链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一直延续到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一个个普通人平静的比邻而立,手拉手,举着向往自%-%由的横幅,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和平意志长城,史称“波罗的海之路 ”。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成为首个宣告独立的苏联加盟共和国。

8月20日和21日,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也宣告独立。

2008年8月23日,409名欧洲议会议员签署宣言,将8月23日定为欧洲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受害人纪念日。

随着波罗的海三国的脱离,苏%联逐步土崩瓦解。

图片发自简书App

4.一个社会的变革能不能成功,不仅和制%度有关,更与人性有关。精神腐败的人性与毫无道德底线的制度密切合作的共同体里,人性被扭曲,制%度被霸占,司法不独%立,灾难频发,恐惧就成为雾霾,搭便车甚至吃人血馒头就是一种毫不费力的好处。

——何必牺牲呢?让别人去努力、去奉献、去牺牲,自己得好处——如果一个民族的大多数人都是这种流毒无穷的聪明,这样的民族就是毫无希望的文明部落。

天助自助者,上帝的拯救不会落在毫无行动的个体或共同体身上。(2018.8.24.)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