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甘肃之行

作者:邹佩


甘肃

我去了甘肃两次,都是五年前的事儿。

朋友问我:是不是敦煌莫高窟特雄伟?是不是张掖的景观得天独厚?是不是甘南特别纯净神奇?

我摇摇头说没有去,我去的是定西的一个小山村,参加朋友的婚礼。

朋友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人长的也水灵,聪明贤惠,特别爱笑,笑起来好看极了。

因为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我满怀欣喜的将自己打扮了一番,穿上自己最爱的那双高跟鞋。可是,到了之后,我后悔了。

我们坐火车再坐了几趟汽车,长途跋涉到达定西的某个小镇之后,才得知没有通往村子的交通工具。因为村子在大山深处。

我们一路走走停停,也路过着成群的羊群。


寻觅食草的羊儿

深秋的山头早已没有了青草,羊儿们只能啃着嚼着早已干枯的草根,渴了,趴在河边喝口水。

望向希望的牧羊人

放羊的大爷在遥望着远方的羊群,满眼都是希望。

雨后的土路

下过雨还带着泥土芬芳的小路在我的高跟鞋下形成了一个个5cm的小坑。我吃力的行走,却走一步陷一次。

村庄

走了大概三个多小时,终于看到村庄了。

看到大叔的家了

大叔是到镇上迎接的我们,却走的远远比我们快。

大树后的家

到了,到了。我们终于长舒一口气。

干净的院子

好客的女主人早已将不大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女主人一边忙碌一边给我们打招呼。

一直摇尾巴的小狗

墙角的小旺看着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不停地摇着尾巴,时而撒欢,时而翻滚。


院子里的老井

主人院子里喝水的井。晚上,拿水桶把水吊上来,经过一晚上的沉淀,第二天早上刚好可以用桶上头的水做饭。

堆积的柴火

房子后面的墙堆积着些许柴火。闲来无聊,跑去主人家后面的山头上看风景。远处的山在灰蒙蒙的空气中若隐若现。

空山新雨后

与满是缤纷霓虹灯的都市相比,这里,安静,勤劳,纯朴。

质朴的人儿

新娘的家离主人的家很近,才知道接待我们的是新娘的叔叔,山头上冷的我瑟瑟发抖,还好提前备了件外套。

亲人们聚在一起

远近的亲戚朋友给新娘送来了最真诚的祝福。大家伙们坐在院子里聊着希望。

清澈澄明的眼睛

偶遇新娘村庄的一个小朋友,我说:小朋友,你几岁啦?笑一下,姐姐给你照张相。小朋友照相的次数不多,好奇的凑到跟前,我连忙捕捉。小女孩那一年8岁,还未上学。

奔跑的孩子

这是另一个孩子撒欢玩耍的样子。看着心生疼。

最美新娘

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新娘,笑靥如花。

拉嫁妆的车

车上拉着新娘的嫁妆,不多,但最珍贵。这是村子里唯一的车。

瑟瑟发抖的我

车上多余的空间坐着新娘的长辈及年龄大些的老人,大娘们心疼我这个穿着高跟鞋也瑟瑟发抖的人儿,不知从哪儿找了件厚衣服塞给我命我穿上,并硬是拉我坐在车上。好些年龄大的爷爷奶奶在车后面走着,走着。我不敢抬头,怕他们看到我眼角的泪水。

荒凉的土地

车子走走停停,因为天下着雨,路面到处有积水,车后跟着大叔们需时不时的去把路面填平,好让车通过。

再见,大山

回来的路上拍的大山,虽逐渐远去,却仍历历在目。

走的时候,我问这里的阿姨:“孩子上学怎么办?在哪里上学呢?”

叔叔指着另一个山头告诉说:“看到了没,就在那边,走过去三四个小时,不远。”

“学校有多少个老师?”

"两个呢,都是老教师了,不过也老咯。家就在那个山头。”

看着满地撒欢的孩子们和满村高兴的人们,我却再也开心不起来。

我转身告诉同行的朋友,说我要不要留下了?

朋友看了我一眼,你那么挑,那么娇气,别开玩笑了。

对啊,我留下来能做什么?那一年,我才23岁,我那么年轻,我还要没事了去K歌,去电影院,去和朋友们去嗨去旅行,我还要去看都市的灯红酒绿,我能习惯没有自来水没有网络没有朋友没有好看的衣裙没有爸妈在身边不能经常洗澡的环境么?瞬间,我鄙视我自己。

走的时候,雨越下越大,我没法继续拍照。

但是这里的一切却像刀子一样刻在我的心上,我什么都做不了,那个小女孩那干净的眼睛仍历历在目。

人们质朴、热情、勤劳的品质也一直都在。

五年过去了,你们还好吗?

作者简介:

邹佩,90后,籍贯陕西,白天上班,深夜码字。柔软的坚强,是我生命中最闪耀的光,我热爱读书,热爱写字,热爱旅游,热爱运动,更热爱一切积极向上美好的事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玄,以后凡是卡妮丽来见,一概拒绝,该怎么说你应该知道”“韩少,也许卡妮丽小姐是个不错的人选呢!你要不在考虑一...
    幽兰馨雨阅读 17评论 0 0
  • 006、什么是迷茫? 大家可以随时回答,不限形式和内容,但是必须是自己思考过后的想法。之后,我会把答案整理发给大家...
    每日一问阅读 24评论 0 0
  • 一觉醒来 把眼睛睁开 天刚好露鱼肚白 一早起来 把简书打开 看简书早已成为我习惯 早上起来 老婆已做好早餐 而我还...
    王小永_6be2阅读 86评论 33 35
  •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
    半夏浅歌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