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暗恋如梦如幻

炎炎夏日,空气里都是不安分的热浪在涌动,于小年在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外,手里拎的加冰的柠檬水已经融化得很温暖。

孟然站在一旁,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中有淡淡的尴尬。待会要接的人是孟然的高中同学顾宁。这是一个女同学,于小年有些紧张,又有些惶恐,但更多的还是想和她做出个比较。

因为她喜欢孟然,从开学第一次见到他起就一直喜欢。也曾和所有暗恋中的人一样,打听他的生日,星座,爱好,甚至是费心出现在一切他可能出现的场合。但是当她第一次鼓足勇气和他讲话,却只见他眼神里的一片茫然,他对她竟没有一点印象。

于小年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努力接近他,借由工作之便,问几道难懂的题,分享一个有关他同学的小故事。

一番接触下来,孟然已经不是一个单纯有点帅的男同学,而是一个学霸级的孟然,脾气温驯的孟然,讲题细致耐心的孟然,笑起来有酒窝的孟然,以至于于小年头脑里全都是孟然。

得知顾宁会来看他,她也自告奋勇的一同来接机,孟然思考了一会没有拒绝。

出发前她很好心地提议孟然为顾宁买些饮料解渴,孟然很快就买好了柠檬水,于小年暗暗猜测,这大概是顾宁最喜欢的口味吧。

人群鱼贯而出,于小年忍不住抬脚张望,她偷偷瞄了瞄孟然,发现他只是安静的站着,表情也没有变化。

直到,一个短发的姑娘走出来,孟然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温柔,藏不住的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眼角。而看见人群中高高站着的孟然,顾宁也快步朝外走来。

于小年在孟然的相册里见过她,所以她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姑娘就是顾宁。

顾宁的穿着打扮看起来有些随意,这让精心打扮的于小年觉得自己胜了一局。

她甜甜的笑着,递上柠檬水给顾宁,顾宁抬眼看了看孟然,接过柠檬水的时候笑意也很自然。

顾宁还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嗯,小年对么,第一次见面,这个送给你,谢谢你来接我。”

于小年接过这个盒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顾宁喝了一大口柠檬水,孟然很自然的接过她手上的水杯,还有她背上的米色双肩背。熟稔的背在自己肩上。

三个人一起走着,于小年慢慢落在后面,她仔细观察着顾宁,想起之前的一天。

一大帮人一起去吃饭,席间有人笑眯眯的撮合于小年和孟然,孟然勾了勾嘴角却没有表态。还是他的舍友爆了猛料,孟然这家伙,相册里都是同一个女孩。

“相册里都是,是不是喜欢人家啊!”大家又开始起哄。

孟然只是抿了抿嘴,颇有些不好意思,一句话也没说。

于小年便去他的相册看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有一天,他的相册突然设置了权限。

顾宁和相册里有些不一样,于小年不得不承认,顾宁本人比相片好看。

陪她安置好行李,陪她吃饭,孟然和平时很不一样。和于小年在一起时,于小年的话很多,孟然总是低着头,偶尔笑笑,最多说几句是么,然后呢,真的么。

顾宁浅浅笑着,孟然很温柔的为她添菜,不时的说些话让气氛愉悦,为她挑去菜里的葱花和香菜。

一顿饭让于小年吃得很不开心,她的眼睛粘在孟然身上,孟然的热情却都给了顾宁。

顾宁的声音很好听,她给孟然讲自己在学校里的生活,也会抱怨一两句生活的压力,孟然都听得很认真,还会为她想一些办法。

孟然给顾宁安排的行程很丰富,于小年也不好意思再跟着。她在宿舍的小床上,用手机一条一条刷着孟然的微博。

孟然很少更博,上一次更新还是在半年前,他去上海旅行,恰巧是顾宁所在的城市。

那条微博是转发。

“很小的时候,我就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跑很远的路,去看另一个人,现在也是。”

于小年失眠了,因为陆陆续续的,她看到孟然又发了几条动态,是南锣鼓巷的小吃,还有一个女孩子的背影,短发,微卷,穿宽松的短上衣,顾宁,全都是顾宁。

因为顾宁的关系,孟然这些天陪在她身边,于小年不能见到他,失落感一直在,还越来越重。

于小年心里开始有些动摇,自己这样喜欢他,真的值得么?

总听别人讲喜欢是自己的事,不应该问值不值得,也不应该只求最后一个结果。

顾宁要走了,当天下午,孟然邀于小年一同送她。于小年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是啊,自己作为一个朋友被他记得,被他需要,这样不就够了么。

三人一起最后再喝一次咖啡,趁着孟然去洗手间,顾宁突然捏了捏于小年的手,一脸诚恳的和她说话。

“小年,是我要孟然请你来送我,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是我很喜欢你。”顾宁顿了顿,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

“孟然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性格也像个孩子,我,很多事力不从心。就还请你多多照顾他。”

于小年有些僵硬,她从一直很冷静沉稳的顾宁眼里看到,顾宁其实也是喜欢孟然的。

而且她口中的孟然,是自己没有见到过的孟然。

她请她代为照顾他,可是为什么他们彼此爱慕却没有在一起呢。

于小年答应了她,孟然从洗手间出来,看着两个女孩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像她们之间藏起了什么小秘密。

顾宁走进安检口的时候,只轻轻回头看了一眼,再也没有回头。

孟然却怔怔的看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离开。

回到学校之后,孟然更加沉默寡言,于小年知道他是因为顾宁离开,可是她不知道的事却还是悄然发生着变化。

她依旧默默喜欢孟然,她一点都不厉害,没有办法因为孟然对顾宁的执念而渐渐放弃对他的希望。

转眼到了秋天,北京的秋天来的猛烈,于小年最怕大风,为了躲避大风,她宁愿待在宿舍里哪也不去,除了常去找孟然。

和以前的情形一样,于小年还是常常忍不住的对孟然好,她很辛苦的藏起自己的情意,那薄弱的意志力却往往会在孟然对她微微笑一下时瞬间崩塌。

她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他。可是没有人告诉她答案。

很多次她坐在他对面,那句我喜欢你都快要脱口而出。可是她终究没有胆量,只有一次次作罢。

孟然入秋之后变得更加瘦削,棱角分明的轮廓更加深邃,于小年总是买了大堆零食带给他,可他像是什么也吃不下。

还记得那天下了一场秋雨,于小年兴冲冲的买了炸鸡去找孟然。

孟然坐在桌前,低着头,走近他,于小年看见他面前的一本书,已经被泪水浸湿发皱。

顾宁去年查出患有白血病,一直到她来北京找孟然,都没能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

确诊那天,顾宁和孟然说了分手。他们曾是情侣,在一起已经有五年。

孟然一直没有同意,所以在孟然心里,顾宁一直是他的,从未改变过。顾宁分手很决绝,她一直没有再和孟然有过联系,直到,她终于感觉到到生命真的失去了活力。

她来到北京,看望这个生命里最后的爱人。

得知故事始末的于小年心里很难过,她还记得顾宁当时捏捏她的手,只觉得顾宁的手真凉,原来她说力不从心,是因为生了这么严重的病。

此后很久,孟然都没有再笑过,于小年依旧安静陪在他身边,想用自己的方式给他温暖。

她还是那么喜欢他,可她再也没有想过告白,因为她知道,此刻任何别的感情,对于孟然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

大三那年,于小年在校庆舞会上遇到一个在她看来很可恶的男生白子安。孟然没有参加这个活动,意兴阑珊的于小年呆呆坐在角落里低头玩手机。

这时她面前出现一双鞋,她顺着鞋抬头往上看,白子安正好奇地盯着她,见于小年抬头,他便邀请于小年陪他跳一支舞。

跳舞的时候白子安很热情的做了自我介绍,本以为是个小绅士,但接下来的三分钟里他一刻不停的对于小年的舞姿,妆容,穿着品味进行评断,而形容词全都是什么土,老气,幼稚,无聊。

于小年愤怒爆发,大力的踩了他的脚,怒冲冲离去。

如果她回头就会看到,身后的男孩子正笑得很温柔很温柔。

之后的日子里,于小年和孟然之间多了一个白子安,三人行,最不自在的却是于小年,孟然和白子安熟识后,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有时候落单的反而是于小年。

三个人的相处模式常常是于小年挨着着孟然说这说那,孟然偶尔回答,大部分时间却在看书,白子安趁着于小年说话的空档欺负捉弄于小年,于小年气急败坏,白子安便开怀大笑。

但白子安有时对她却又很好,嘲笑她胖却会帮她带早餐,生病时骂她笨,却会体贴的接开水喂她吃药,耐心的解释孟然解释很多遍她仍然听不懂的题。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个暖洋洋的午后,白子安似不经意的问于小年,你就那么喜欢孟然,从不考虑别人么?

睡眼朦胧的于小年思考了一会,回复他了一个简单的音节,嗯。

白子安的眼神晦暗不明,但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直到有天,等着白子安接她上学的于小年,看见白子安的单车上载着别的女生,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胸口闷闷的,和他打招呼时自己也有些僵硬。

看着她突然变得很失落,孟然开口安慰,可是听着孟然的安慰,于小年并没有觉得一阵轻松。

躺在床上的于小年开始胡思乱想,她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对白子安的依赖。

她想自己也许是喜欢他了,可是孟然呢,自己喜欢了他三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和他在一起。

她不明白自己,也想不通这些事。

她拨通白子安的电话,可是无人应答,她发给他的朋友口吻的消息,也没有回复,问孟然,孟然却也不知,白子安在干嘛。

似乎有意躲避着她,于小年觉得胸口都隐隐发疼了,可是该死的白子安却一直没有出现。

白子安晾着她的第二个星期天,于小年接到他的电话,他约她去他们常去的咖啡厅,接到电话的于小年觉得自己心跳的频率大概是有生以来最快。

在镜子前忸怩很久,她却不知该穿什么去见他,想起平时在他面前那么不顾形象,现在却为了见他一面费心装扮,于小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吐了吐舌头。

咖啡厅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白子安只是笑着看着她,就像他第一次邀请她跳舞时那样的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笑。

于小年越来越坐立不安,嗫嚅着说不出来一句话,最后还是白子安开了口。

“我说于小年,你还要这样抵死不承认多久啊。承认你也喜欢我有那么困难么?”

于小年觉得自己脸上火烧一样,最后还是很没骨气的低头:“好吧,我承认。”

白子安这下满意的笑了,笑着笑着,才缓缓说道:“孟然今天就去加拿大了,你这会儿去是来不及了,打个电话应该还可以。你们聊,我去外面吹吹风。”

孟然要走了,于小年记得之前孟然有提过,可她因为白子安的事没有注意,原来今天,就是他离开的日子。

加拿大是顾宁喜欢的国家,她生前一直想和孟然一起去旅行,可到底还是没能实现,孟然一直努力学习,就是为了拿到一所加拿大大学的offer。

拨通孟然的电话,很快传来他温润的声音。

“小年?”

一听见他的声音,于小年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孟然,你要去加拿大,可是我却没能送你。”

“没关系的小年。”

于小年拿着电话,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却听见孟然轻轻笑了一声之后说:“子安是你值得依靠的人。认识这么多年,真的很感谢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这次走得太匆忙,都没有赶上为你们庆祝。”

于小年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泪水满脸,似乎是多年感情的宣泄。

“孟然,孟然你知道么,其实我一直都……”于小年边哭边说着,那份青春时光最轰轰烈烈的暗恋,竟然这样就结束,都还没有说过一句,我喜欢你。她酝酿着情绪想说出那四个字,却听见孟然在电话那边,轻轻的说:“我知道。”

于小年听见这句微微愣住,却听见孟然继续轻声的说:“小年,我一直都知道的,你要说的话,我很珍视,很感谢,可是我不能,也不会接受甚至给予,你的喜欢。一直以来我爱着顾宁,即便她如今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

于小年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她甚至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声音。

“小年,从子安出现之后,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你想要依靠的人,还好他一直没放弃,还好,你也终于明白他的心意。认真的的幸福的生活下去好么?”

她艰难的吐出一个好字。

挂了电话,身后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

“小年。”

她转身轻轻拥住白子安,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

对着白子安调皮的吐了吐舌,“我渴了。”

白子安没有丝毫犹豫的递给她一杯柚子汁。于小年最喜欢的饮料,没有之一。

喝着柚子汁的于小年,突然就想到孟然,把柠檬水递给顾宁的样子。

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喝柚子汁的样子有多幸福。白子安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专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花花公子_8a0b阅读 693评论 3 9
  • 全文阅读:《光阴走散了故人》目录 上一章节:光阴走散了故人(五十四)———故事才刚刚开始 感情这东西太脆弱,轻易别...
    白玛拉姆阅读 432评论 24 23
  • 推荐书籍:《让不懂编程的人爱上iPhone开发(iOS7秋季版)》 这本书是小编在初学时,网上积累的资料,推荐给初...
    onefboy阅读 766评论 1 6
  • 有的人青春很短,短到还没感觉经历过就完结了;有的人青春很长,长到得用一辈子去感受。 毕业季美好,它给予希望,过去的...
    子晨恩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