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夜话一一拔蛊聊毒

蛊,毒也。古言小说中的桥段比较多。剧毒之物入体,以食饲之,命忧矣。你体内有吗?我曾有过。

我知道很多名人有-----

曾国藩有,毛主席有,邓小平有,张学良有,古龙有,三毛有……

到底啥?“尼古丁蛊”,烟毒也。

跟各位讲,说尼古丁是“蛊”,我觉得我太有创意了,形容得到位。每一个吸烟的人都知道,尼古丁有毒,吸烟有害,然,不知不觉间,中毒已深。

后来,一面担忧着别坏了身体,一面享受吞云吐雾之快感。一边儿下着决心戒,戒,戒,一边儿又一溜小跑再去买几包........

往复循环,一年再一年,这“蛊”,在身体里越养越馋,越养吃的越多,而寄主们心甘情愿的花着不菲的钱去买草料,因为不喂,这身体就真受不了了。

“七秒钟,尼古丁就能透过口腔和肺部的粘膜进入血液,最终作用于脑部。就象插上了一个阀门,多巴胺喷涌而出,心跳加速,血压升高,世界突然变得温暖而明亮,你变得警觉而又充满自信,在云端里漂浮,在流沙里下陷,在温泉里悬停。”------摘自和菜头老兄的《七秒》

这就是“尼古丁蛊”的威力。

不喂饱它,就觉得没有灵感写字,不能很好的思考,不能平复紧张的情绪,不能尽享喜悦的心情,不能.......总之,可以少吃一顿饭,不能少抽一根烟。

烟,于曾经的我,是一个又爱又恨的浪子,明知会毁了自己,但就是抗拒不了蚀骨的诱惑,只好掩耳盗铃,任由沉溺。

我曾无数次的自贬,就是个死矫情的人,内心里不喜欢女人抽烟,但实际上比谁抽的都欢,在背地里抽。

再后来,抽完就焦虑,胸口又闷了,嗓子又疼了,皮肤又粗了,焦虑完了还抽,赶上老顽童玩左右手互搏了,自我斗争。

在无数次的喊”狼来了“以后,狼真的来了,可惜,孩儿他爸都不信了。

于是,2016年,花仙子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拔除了体内养了多年的“蛊”,彻底戒烟了。

我很负责任的说,戒烟老容易了,你得信我。

这么说吧,没生孩子前都说那得老疼了,想一想都害怕,但谁没生呢,谁又怎么的了呢,就是一挺就过去的事,戒烟不过如此。其它种种,不过都是给自己不想戒找的借口而已。

首先,和生孩子一样,你得给自己找一个温暖而又有力量的原由来支撑,叫它内驱力吧。

我的内驱力原于那年上高三的儿子,家长会上,老师希望家长好好的陪孩子冲刺最后的三百天。十二年了,我才来开过一次家长会,觉得这妈当的太逊了。

深刻反思后,我能想到的陪伴就是与他在不同的地方,一同精进学习,一起进步。

他一直让我戒烟我都不敢答应,这次我承诺,烟必须戒,而且每天写读书心得给儿子,让他感受到我与他一起走在努力奋进的路上。

爱,是榜样,动力来了。

然后,在内心中发愿,我就是不抽了,愿力越大越容易,心想事成是宇宙的法则,你试吧,灵。

从2016年8月1号开始,再没有碰过一支烟,最初几个月,每天都会无数次的想起,“馋”是一定的,但心底的愿力坚决,抽与不抽就是一支烟的事,别骗自己,绝不是多抽与少抽的问题,真想才能真成,戒烟如此,做其它事也如此。

还有一招,在戒之前开始看《这本书能让你戒烟》,据说无数人是因为这本书戒掉了烟瘾,我自己看了一半,因为当时我已经戒了。

冯唐在《成事》里说:能戒烟,无事不可成,连烟都能戒的人要敬畏,要小心。

尼古丁是蛊,拖延症是蛊,不自信是蛊,如果你想成事,来

拔“蛊”疗“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