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现在是2016年8月29号晚9点38分

我,终于是有了想要记录的愿望。

2016.06.14,母亲,卒。

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女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不知她走的是否痛苦,走的时候又在想些什么,可是在挂念我。这些我都不知道,因为她没有告诉我。

喧闹的来,无声的走。

我不知为何她一声未吭。不到两米的距离,我在这头,她在那头。

3月29号,母亲住院。我暂别了高考那个战场,进入医院照顾她。

情况没有好转,她需要打止疼针才能睡的着。

癌症复发,我不敢告诉她这个消息。

如果说了,可能最后的那段时间都没有了吧。

我想她应该明白的。药物没用,情况持续恶化。

她说,我是不是治不好了?

我只能说,怎么会,这都是小病,只是需要的时间长而已

我不知道她信不信,当时看来是接受了我的说法,现在想来,应该是为了宽我的心吧

一个月后,她说,我们回家,我想回家了

医生说,我已经尽力了

我说,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我又回到了课堂,但依旧缺课。我开始每天喝酒,感觉自己醉了就自虐式的把自己掐醒

她一天天的憔悴

大小便失禁

神志不清

她不认得我了

我就在她面前可她不认得我了

她喊着她最喜欢的小女儿的名字,却不认得她了

2016年6月7号,高考开始,我告诉了她,也许是听进去了,她恢复了些许神智

2016年6月8号,高考结束。晚上,她高烧不退,情况迅速恶化

9号,她开始向外吐黑色的气味刺鼻的液体,滴水不进

10号,依旧

11号,依旧

我和姐姐强迫着给她灌水,药

12号,我说,让她走吧

13号下午,她认得我了,拉着我说了一下午

14号凌晨,惊醒,看看她发现还有呼吸,舒了一口气。

5点,已然没有呼吸。

她走的安静。

走了,也是解脱。

长时间的卧病,一直在床,背后没有一片好的地方,骨瘦如柴不是形容词而是事实。

我帮她擦身,清洗。

我知她爱干净。

2016年6月17日,火化。

在等待的时候,我和她在一起,说了好多话。

当她从焚烧炉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哭。

我感觉那不是她。

看不出形状的骨骼,只有骨灰。

那怎么会是她呢

直到放到骨灰盒里,我抱着她,依旧在想,这怎么会是她呢

可这就是她。





你只是去了远方,而我再也等不到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