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海外,年收百万,干不干?

提示

如果你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请别着急,着急的话你就拉到结尾往前看,那样更慢。

1、

前面说到进入危地马拉,银联废了,本以为中餐馆可以支付宝换钱的,结果发现中餐馆不是中国人开的。

逼得我卸下了多年的羞涩,看到亚裔不时鼓起勇气搭个讪,但基本以“安永”或“撒哟娜拉”结束。

然后发现,咱泱泱人口第一大国,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咋来这边旅行的这么少呢?


2、

在弹尽粮绝之前,跳上一辆“鸡车”,逃到物价便宜民风淳朴的Xela,没日没夜地学西语,不求进步神速,但求“废寝忘食”。

忘不了的时候,就去超市买点面包,或是方便面,过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3、

转机出现的那天阳光灿烂。

“中国时尚”,这几个亲切的大字让我眼前一亮。


我屁颠屁颠地跑进去问,“中国人吗?”

“是的。”

“啊,终于是遇到你了啊”,我激动地说,“请问可以换钱不?”

“可以啊”

“呀呀呀呀呀呀,这太好了啊“,幸福来得如此的猝不及防,请自行脑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感动场面。

4、

哥们是长沙人,说话自带幽默特效,用一妹子的话来说,“就跟听相声似的。”

相声以外,他的西语极其溜,语速噼里啪啦。

正要夸他天赋异禀,他说他16岁就去了西班牙,学语言,上大学,开酒吧,卖碟,一待六七年,学了一身技艺,无奈“生不逢时”。

刚去时撞上非典,外语一概不懂,糊里糊涂地被关了好些天。

放出来后去大学又挨坑,交了的一年学费却只能上三个月。

好不容易熬到毕业,刚准备大展身手,轰隆一声,金融危机来了。

回国,混进一家公司,派驻海外,在拉美各国出生入死多年,总算搞清楚了哪里有最正宗的中餐馆和最喋血的街头。

“巴拿马城,到处都是赌场,中国人不要太多。市中心有家中餐馆,叫凤凰,周末的时候,那个人山人海,堵得水泄不通啊。你要是开车去的话得停车在很远的地方,再慢慢走过去。”

“我去委内瑞拉那会,刚好动乱。打出租车经过一个地方,枪战的双方正对峙着,我们堵在中间,退都退不了。只好跟他们打声招呼,’兄弟们,以和为贵,要打等我们过了再打啊‘,最后心惊胆战地在枪口中驶过,那种电影里的感觉,再也不想亲尝了。”

“还有一次,在厄瓜多尔,基多,两家伙拦路抢劫,大概是新手,拿着枪的手都在抖,我们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一百多刀吧,手机都还没掏,他们接过钱就跑了。

我们想着反正也被抢了,就随便晃晃吧。

找了辆出租车,很便宜,车上眯了一会,一醒来,发现路不对。

司机把车一停,上来两个人,抢劫。

这回是总算把东西都抢了,走之前连我们的裤腰带都给扯了。“

5、

两年前他随着公司来了危地马拉,跟一个总统候选人搭上,美好的前景大道通天。

结果那家伙没选上,公司的发展又遇到瓶颈。搞半天,大伙都撤了,把他给落在了这里。

一开始在危地马拉城混,那里长待的人,十有八九都被抢过。

待了一阵,故事听得太多,不想成为主角,就搬来了Xela,开家店,卖卖连衣裙和女士内衣。

生意做得不错,就是日子过得无聊。

一入夜,百无聊赖,只能靠”王者荣耀“打发时间。

6、

等我加入,夜晚就添了点色彩。譬如去吃个中餐或是喝个珍珠奶茶,看20岁的大学生们鱼贯而过,或是搞杯咖啡,到中央公园聊会天,咖啡喝完,各回各家。

我到的第二天是他的生日。他在昏暗的公园跟老婆视频聊天,我在旁边打光。

他老婆之前是电视台的记者,后来家人不想她吃青春饭,她就转行当了公务员。怎么说呢,就是才貌双全那种啦。

等他们聊完,“你说你这辗转瞎搞的日子,怎么找得到这么好的妹子?”我问。

“我以前也是爱好点小文艺的,去电视台参加一个节目,就认识了。”他说,语气中带点羞涩,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文艺青年特有的娇羞。

7、

故事是这样的。

他的店里不时放点音乐,中文歌。

“怎么样?”他问,

“还不错,老歌的情调,仿佛回到了九十年代。”

“我唱的。”他淡淡地说。

“什么?可以的嘛,这可以去参加中国好声音的啊”,我不是在恭维,是真可以。

原来他从小喜欢唱歌,初中就开始搞乐队,自己写歌,参加各种选秀,年纪轻轻就见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虚伪。

“多年前的事了,现在不想了。”他说。

“你说一好好一文艺青年,咋就沦落到干起卖女士内衣这行当了呢?”我好奇,

“世事难料啊兄弟,不过我也准备不干了”,他说。

“这就对了,不要放弃你的音乐梦想啊。”我附和到,

“扯什么鬼嘛,我是一个人看不过来,老婆孩子在国内,老催着回家。再不回去就得离婚了啊。”

“噢,不是为了音乐啊,为了老婆孩子也很好啊,何况是这么好的老婆。”

8、

然后呢,就摆出来一个机会,哥们不能一直待在这边,要么跟我合作,要么可以转让给我,几万块的转让费,预计的年收入是70到一百万。

实话说,诱惑是有的,待个一年,哪怕收入只有预想的一半,以后的路也会好走很多,而且卖女士内衣这个主题,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但思前想后之后,我还是觉得自己干不来。首先我对自己靠谱程度有着强烈不信任,这么多年的旅行我很少在一个地方待超过三个月。其次,我想先逛完南美把书写出来,再考虑别的东西,心里有种拒绝,觉得不能为了金钱而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再次,这条路显得太轻松了,瞎搞潦倒才是我的命运,我要选择窄门,选难走的路。

9、

不过,我倒是有两个朋友可以祸害的。

首先,这几乎就是给老汤量身定做的发财大计。

一来,他本身就失业已久,贫困潦倒,刚开始准备努力写黄诗,靠读者的零星打赏混日子,结果苹果跟微信闹翻,把这条路堵上了大半。“妈的,这是逼我去贩毒啊”,他说。

比起写烂诗和贩毒,这条卖女性内衣的路子,风险要低多了。破罐破摔,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二来,他无妻无儿,父亲仙逝,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有上帝可依,他可说无牵无挂。即使死在这个基督恩泽之地,也有点传教士殉教的色彩,可以告慰老母。

最重要的是,他臭不要脸且浑然不知,活得猥琐而引以为傲,他写的诗吧,基本上就是在公共场合脱下裤子,然后大喊,”就问你屌不屌?“

怎么说呢,就是他这挺人吧,死不足惜。

当然,如果非得说有什么牵挂,他家里有个需要照顾的充气女友莉莉安,还有几个瞎了眼的忠实女读者,所以我也得假仁假义地让他慎重地自行决定,是继续卑贱地活着呢,还是勇敢向死而生呢?这好像并不是个艰难的选择。

然后是骆驼,虽然跑到山沟沟里找路修这行为更像是在逃婚,而且也跟家里闹翻了,但还是没老汤那众叛亲离的优渥条件。不过基于他过去的投资经历,他也有一个巨大的优势,任何项目,只要投资回报率高于负30%的,对于他来说,都算是不错的投资了。

坦白说,我并不关心他们的幸福。我也丝毫不觉得我们在一块能做成任何有意义的事情。牛逼如巴尔扎克和聂鲁达,在生意上都惨败收场,我们这种小喽啰,基本上只会死得更惨。

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情挺好玩的,如果只是想想的话。


补充信息

我写过,危地马拉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凶杀的案件主要发生在首都危地马拉城,而且大都是因为黑帮之间抢地盘。

在旅游城市或是别的小地方,其实并不比其他国家危险多少。

譬如Xela,名义上是第二大城市,其实类似于中国的一个县城。用攻略书的话来说,“这很可能是危地马拉一个完美的城镇,不太大,也不太小,有足够的外国游客来支撑各种规格的旅馆和餐馆,又不会太多了以至于让它失去了本地特色。用危地马拉的标准来衡量,这是一个有序,干净,而且安全的城市。”






据说来这里的都是一些更为“严肃”的旅行者,是那些真的想老老实实待下来学好西语的家伙。而且不知为何,路上遇到的旅行者,说起Xela,给出的意见大都是,“好地方”。


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天,感觉也是,“好喜欢”。

首先,这里海拔2300米,气候宜人,类似大理。

其次,这里的人情很好,爬山路过,会有阿姨邀请我们去她家喝水。而教堂躲个雨,更是毫无准备地加入了接连三场酒局,吃喝玩乐,阴雨天也浇不灭的热情和快乐。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