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现实】黄昏雪(6)

96
一航文学与艺术
2018.01.13 06:04 字数 3111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每一天都与众不同

第六章  上一章

作者‖吴远道/王介贤


        云雀一边往饭桌上端菜,一边喊奶奶、弟妹们吃饭。奶奶坐在桌子的正上方,当地人将这个位子叫“上方头”,一般由年长或德高望重的人坐。大牛、二虎、小羊、小蝶,围坐在桌子的两方。云雀给他们每人添一晚碗粥。二虎皱眉头,小声说:“又是清水粥?”真不想吃,但不吃肚子更饿。他用嘴一吹,粥面顿起三层浪,一喝就是九条沟。哎,两泡尿撒完,肚子空悠悠!这是过去王老五说的,经二虎一述说,饭桌上的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尽管这种笑是无奈的、含泪的。

      奶奶知道二虎的心思,跟他说:“奶奶吃不完,分小虎一些,快把碗递过来。”

        大牛拦阻:“奶奶,不用管他。”并唱起儿歌——有粥喝,就不差,省吃俭用好治家。小孩要听大人话,挨到麦收保吃粑。嗯,挨到麦收保吃粑……

      戴芝盛一盘蒸熟的红芋出来,把红芋分给奶奶、大牛、云雀、二虎。小蝶见娘没给自己,伸手去要:“娘,我的呢?”戴芝强装一笑:“在锅里。”然后告诉大家,“孩子们,我们家的五谷杂粮,合起来顶多能吃到三个月。年前一下子添进了张婶婶一家三口,加上给张爹爹办丧事,缸里的存粮吃不上几日了,再不节约,则等不到麦收时了。现在大牛、云雀要下地干活,二虎要放羊,所以让他们吃饱点,好干活,小羊、小蝶乖,听话,在家陪奶奶好吗?”


      小蝶一听,忙挂着泪,笑笑:“娘,我本就不爱吃红芋呢。”

      戴芝心里酸酸的,摸摸小蝶:“我家小蝶很听话,真乖。”

      饭后,戴芝带云雀、大牛荷锄下地干活,二虎牵羊放牧,小羊跟着二虎后面赶羊。小蝶偎依在奶奶身边,奶奶给她梳头,奶奶从口袋里掏一个红芋出来,给小蝶吃。

      小蝶忙说:“奶奶,小蝶不会干活儿,小蝶不吃。”

      “乖孙子,这是奶奶的,奶奶特留给你吃。”

      “我现在不爱吃红芋了,我只爱陪奶奶玩。”

      “好聪明的孩子啦!我的心肝宝贝儿。”

        戴芝一家三人在麦田里褥草。大牛边干活,边问娘:“你说我大和张姨他们到黄州了吗?”

      云雀接话:“这么几天了,我猜他们应该到了。”

      “姐,不见得吧。”

      “听大说,黄州到我们家,就三百几十里。一天走五十里,也该到了。”

        “姐,你就担保路上他们不出事儿?”

        “能出什么事儿?”云雀怕她娘担心,白了弟弟一眼。

      “别争了,你们留点儿劲儿干活儿呗。我倒是怪想小豹的,小豹这么小就离乡背井,我真担心他走不动路。”。

   云雀忙安慰娘,说:“他是个烈豹子,别担心他走不动路。说不定正如留香在吃糖葫芦哩,在黄州疯耍呢。”

   戴芝脸上果然露出了笑容。大牛问娘:“您为么事要让小豹去那么远?”

        “孩子啊,你懂什么?你们兄弟姐妹五六个,上头还有个老奶奶,你大一肩挑两头,容易吗?年年都是瓜菜半年粮,今年情况特殊,更养活不了这大一家子,家里的粮食吃不上大半个月了。让你弟弟去黄州不是救了他吗?这是张姨为了报答我们家想出的一番美意,也算减轻了我们家的一点负担。小豹要真学会了做生意,说不定为家赚大钱哩。我只是担心,他们到了黄州,要是余耀财不认领他们倒真不好办。”

        “余耀财不是带信要张姨去吗?”

        “姐姐,你不要想得太天真,天下乌鸦一般黑,有钱人家心忒毒!”大牛对云雀说。戴芝心里直犯嘀咕,不再说什么了,埋头干活。

        太阳虽说温和,但他们的衣服已都被汗湿了。二虎和小羊在离他们劳作较远的山坡上放羊,对他们的谈话自然听不见,对他们的身影也望不到。


        二虎和小羊在草地上打磨时光最好的办法就是比赛抽茅针(即春天的嫩草芯剥开可吃)。彼此抽着,唱着儿歌——抽茅针,打茅饼。哄细叔,花细婶。都夸我,好孝顺。长大了,是能人。听到儿歌,小蝶也跟着唱起来。原来奶奶带着她上山,一路挖野菜,正向他俩放羊的山坡走来。二虎和小羊连忙向她们招手,齐声喊:“奶奶——小蝶!”

      “呃——”奶奶、小蝶应着,向他们方向靠拢。

      看到一棵野菜,奶奶弯腰拔起,放进竹篮子。小蝶问:“奶奶,这是什么菜?”

   奶奶告诉她说是苦菜。她又问奶奶:“苦菜苦能吃吗?”

        “苦菜濯了水,就不苦了,很好吃的。”

      “这个呢?”小蝶指着脚边另一棵野菜问。

      “这叫金芥菜。”

      小蝶扯起金芥菜,丢在竹篮里。

      奶奶忙说:“哈哈,这可是不能吃的草,快丢掉。”

      小蝶丧气地把野草从篮中捡起丢掉。


        二虎、小羊见奶奶、小蝶走到跟前,忙迎上去,几乎同时问:“奶奶,您怎么也来了?”

        “我上山挖野菜啦——”

        “野菜不好吃。”二虎撅着小嘴。

      “奶奶晓得。不好吃比饿肚子强吧。”

      小羊说:“奶奶,我们帮你挖。”

      “好哇,我教你们,这叫苦菜,这叫地菜,这叫金芥……”

      快近中午,他们已挖了满满一竹篮野菜。奶奶和小蝶下山时,吩咐二虎、小羊早些回家吃晚饭。午餐,除了她和小蝶在家吃外,其他人吃红芋充饥。晚餐,一家人又吃米粉和的菜糊糊。天天吃这个东西,二虎一见就嚷:“不好吃,我不吃!”小蝶、小羊也放下了筷子,小羊躲到一边不做声。过会儿,小蝶哭喊着:“我饿,我好饿,娘!”

        奶奶喝着菜糊糊,没吭声。戴芝也没打骂孩子,自个儿吃着。饿慌了的孩子,最后还是端起碗来,一气吃完碗里的食物。收拾碗筷时,戴芝想呕吐,又呕不出来。婆婆见后,叫她歇着,让云雀收拾,并问:“戴芝,你怎么啦?”

      “娘,怕又有了。”

      “五儿知道吗?”

      “他不晓得,我也是这两天才晓得的。”

      “唉,又要多添一张嘴啃脚肚子的。”

    “孩子他大怎么还冇回咧?”


      他们哪里知道,王老五行到离黄州城不远处的一座月亮拱桥上,被一大队人马拦住,抓去从军。

        半年来,他百般抵赖,想逃跑,无奈被军人押着行走。有一天,行在一棵苹果树下,一个军官命令王老五停下,从身边士兵手中接过一把步枪,瞄准王老五。王老五吓得脸都变色了,但不敢出声。军官放下枪,走近王老五,问:“会打枪吗?”

      王老五怯怯地说:“会…会……”

      “瞄准树上的苹果,打!”

      王老五木偶似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枪,屏息,瞄准,一枪一个,非常准确。

      军官带头鼓掌:“好!再来——”言毕,向天上抛苹果,王老五举枪“叭”的一声,正飞着的苹果被击中落地。

      此时,一个肉头肉脑、五大三粗的军队头目正好经过,眼见奇技,便下马走过去看个仔细。军队头目正是大财主余茂堂的大儿子余耀武。


        走近,余耀武看着王老五,王老五看着余耀武。

      “呀——原来……”他们几乎同时这样惊叫起来。

      “大少爷,你怎么在这儿?”

      “王老五,你怎么投军了?”

      “哪里,哪里,我是被他们抓来的,已经半年了,走不了。”

      “好哇,为国从军好哇!你能练得一手好枪法,不容易。”

      “我是个打猎的,百发百中,打铳打枪差不多。”

      “你有一手好枪法,就跟着我吧。我们是老乡,跟我当警卫,我也好照应你些,比你在连队强多了。”

      “跟大少爷,我愿意。”王老五心想,三生不贴一熟,在大少爷身边总不至于吃亏挨欺负吧。到时机成熟,再向大少爷提出回家的话。王老五的主意没打错,只是后来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作者简介:


吴远道:男,1965年7月生于湖北英山,网络著名作家,辞赋作家,高级工程师,现供职于黄冈市农机局。曾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哦,纯姐》、文学作品选集《吴远道文学作品选》、长篇小说《黄昏雪》(合著)及《淹死之鱼》,主编《打开一扇窗——黄冈文坛网络文学作品选》;中篇小说《农村那片天》参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并入编《湖北大众文艺丛书网络文学卷》,《老Q》入编《黄冈中学校本教材》,短篇小说《新年》入围第五届湖北文学奖,散文《雨丝》入编《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赤壁新赋》载《中华辞赋》并被黄冈东坡赤壁管理处及印尼华侨收藏;系北大中文论坛小说作者12强,入编《中国小说家大辞典》。



若希望投稿将您的作品分享给更多的人 或加入诗歌交流群与各位作者进行创作互动交流请私信我们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 期待与你相见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周六 |【社会现实】黄昏雪(6)

文章 |吴远道/王介贤

图片 | 图文: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编辑 | 意融

书友们如果喜欢这篇文章,别忘记了点赞转发哦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