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温酒.卓大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不详

我姓唐,人们都叫我唐大,一个热心的人,热心帮助所有人解决麻烦的人,你有麻烦吗?如果有,记得来找我,姑苏城筒子巷最里面的那间破屋子,我就在那里,不过记得带上钱和酒。

七月十五,鬼节,我离开了我的小屋,我要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既不漂亮,又不温柔的女人,甚至随时会杀我的女人,可我不得不去见她,就像每年徐七都会来见我一样,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去她那,喝酒吃饭,顺便做一做生意。

在靠近官道的一个地方,有一座山,名叫大西山,这里还有一座客栈,因为它既挨着官道又挨着大西山,所以它的名字就叫官西客栈,官西客栈没有老板,只有一个老板娘,卓大姐,也就是我要见的人。

卓大姐自然姓卓,今年二十五岁,一点也不老,长的也还可以,可人们都喜欢叫她卓大姐,因为叫卓小姐和卓大娘的除了我,都被卓大姐杀了,然后不知道被什么人吃进肚子里去了。

这官西客栈原来是有老板的,不过那时候卓大姐还不是这里老板娘,而是一个住店的客人……

官西客栈位于大西山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自然不是正经的客栈,过往的正经商人都不敢,也不会靠近这里,这是一间专门给土匪、强盗、飞贼销赃和黑吃黑的店。在官西客栈每天都有人死,死的人会被小二拨皮去骨剁成肉馅做成包子,当然也可以做饺子、肉饼。

来这里的人都知道盘子里的包子是什么做的,不过没有人点破,毕竟荒郊野岭的哪里有这么多的肉呢?是不是人肉,又能怎样,不说就是了。像他们这种亡命之徒,是最懂得享受生活的,管他什么肉,能吃,好吃,就行。有些事,一旦做了,就会上瘾,比如吃人肉……

记得很久以前,那时卓大姐还是这里的客人,老板看上了她这个还算可以的女人,给她下了蒙汗药,准备收了这个送到嘴里的女人。她自然是将蒙汗药吃了下去,也昏睡过去,就在老板压在她身上的那时候,她在混沌间,用发簪刺中脖子,一招致命,就像黑寡妇咬中一口,神仙难救,老板的血一点点流出,不巧的是有一些流进了卓大姐的嘴里,从此官西客栈的老板消失了……

卓大姐醒来后,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是她看见自己身上血淋淋的尸体竟然没有尖叫,口中的甜腥提醒她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她从未吃过。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她将老板搬到厨房,拨皮抽骨……

从那以后,这官西客栈就换了主人,也开始做起了肉包的生意。这些当然是卓大姐自己告诉我的。

我带着一坛酒,到了官西客栈,一进门,我就闻见一种熟悉的味道,吃人肉的人身上会有一种特有的气味,不巧的是这里有十几个吃人肉的人。

我习惯的看向窗边的桌子,上面有两个空碗和几碟小菜,那就是我的座位。我在靠窗的桌子旁坐下,打开酒壶的封泥,然后静静地坐着,小二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接着擦着桌子。

屋子里大概有十几号人,在那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认为人的内心深处是存在兽性的,要不怎么解释眼前明明可以不用刀尖舔血过活的这些人还在这里,吃肉喝酒。人与野兽其实没什么分别,只是人在克制。

很快,卓大姐从楼上走了下来,她还是老样子。她坐在我对面,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说到: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肉?”

“不知,不过不会是人肉。”

”哦?为什么不会是人肉?“

“因为你说过,我这种人只配吃狗肉,不配吃人肉。”

”对,这就是狗肉,你这种人跟狗肉一样上不了台面。“

说完,我们两个人都笑了。在官西客栈只有两种人可以不吃人肉,一种是死人,另一种就是我。

我问她,有没有生意可以介绍给我,她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有没有找到那个人。

卓大姐口中的那个人,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把她抛弃在官西客栈的男人。那年卓大姐刚好十八岁,跟未婚夫出来游玩,不巧的是,不知为何两个人迷失了方向,竟然到了官西客栈,她自然是不知道这里是一个什么地方,晚上吃了蒙汗药的卓大姐睡过去之后,她的未婚夫想要方便,可能在无意中看见有人在做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又或者发现这里是一个销脏窟,害怕的逃走了,又或者被什么人给害死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卓大姐的未婚夫抛下卓大姐一个人在官西客栈,并从卓小姐的生命中消失。从那一天起,卓大姐再也没有找到,或者听到她未婚夫的消息。

很快,我和卓大姐吃完了饭,喝完了酒。那天卓大姐喝了很多的酒,而我则吃了很多的菜,我知道她今天是要醉的,一个人执意要喝醉的时候,最需要不是上好的酒菜,要知道醉人的永远不是酒,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听他说话,或者陪她一起醉的人,但是这里是官西客栈,所以我不能醉。

在官西客栈,你永远不知道谁是真的醉了,谁是在装醉,你也不敢去试探,因为一不小心,下一个被做成包子的就可能是你。

那一夜,卓大姐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一些是我不知道的,而另一些则是我不愿卓大姐知道我知道的。后来,她睡了,睡得很香,或许,这一年里只有今天她才可以睡一个好觉,因为我是少数几个不会害她的人,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每年的七月十五都会来这里,带着酒来。

我一直认为这世上最残忍的事就是,醉了以后就可以忘记某些事,可醒来,却发现有些事依旧在脑海的深处,不仅没有忘记,反而记得更加清晰。人们都说喝酒伤身,却不知喝酒最伤的是心,每一个求醉之人的背后,都是永远不能说出的苦涩与懊悔。

我在她的窗边守了好久,久到第二天太阳下山……

最后我还是走了,顶着夜色走的,因为我知道她一年只想醉一回,而且她没承受不了连续两次记起那个夜晚,所以,我走了。我不知道明年,我还能不能来,或者明年,官西客栈的老板娘还是不是卓大姐。毕竟这已经不是当年的江湖了。

卓大姐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她的未婚夫在哪里,只不过我没有告诉她,或者说是不用我告诉她,因为她未婚夫就在她的床下。

她让我帮她寻找,只不过是在欺骗自己,用来减轻愧疚罢了,我一直装作不知道,时不时的告诉卓大姐一些假消息,帮她一起欺骗她。死的人都已经死了,但活着的人还有很长的路没走,她需要勇气,需要一个希望,哪怕这个希望是她自己编织的。

卓大姐的未婚夫,是卓大姐自己亲手杀得,并用盐,保存在自己的床下。那时候,官西客栈仅仅是一个暗地里销赃的地方,不会干杀人的勾当,卓大姐的夫家外强中干,早已家道中落,而卓大姐根本不是待嫁的姑娘,而是一个丫鬟,与公子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

公子这次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与官西客栈搭上线,筹码就是卓大姐。卓大姐杀了老板和公子,自己当上了这里的老板娘,至于她有没有吃老板的肉,我不知道,她没说,我也没问,当然我也不想知道。

在一堆野兽中生活,没有点筹码,会输的,更何况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而吃人就是她的筹码……

她究竟吃不吃人肉,答案是吃,她有一十八把拆骨刀,我也见过她一个时辰内把人拨皮去骨。有些事,明明是假的,可假着,假着,就真了,到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到底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至于,她为什么不让我吃人肉,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不配吧。

我叫唐大,你有麻烦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有麻烦了,因为好久都没有生意了,没钱,就没酒喝,没生意,就无聊,而无聊是会死人的。

雪中温酒.剑客徐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官道以北,大西山前,有一座客栈,叫官西客栈,这里的老板娘叫卓大姐,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路过这里,相信我,...
    吕怀瑾阅读 101评论 6 10
  • 男主名叫刘晓龙,女主郭思琪
    龙_59d9阅读 33评论 0 0
  • 最近在做微信公众号,1个平台可以管理多个公众号 不错的权限管理,不错的后台,不错的ui,可是有bug 有3种可能 ...
    avi9111阅读 350评论 0 50
  • 我想讲个故事 关于我的青春 关于我的顾北. 我和他是小学同学.也算一起长大的吧.后来我小学转走了...
    HabitMonkey阅读 38评论 0 0
  • 我想成为白领,因为风光;我想成为作家,但是一个白领每天两点一线,何来灵感和时间,于是我放弃了成为白领的念头;...
    TWDsyz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