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阳春面

我是颖王爷,我和朋友公子胡吃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五十五个。

食不语|阳春面

“故人西辞长坂坡,烟花三月下江南。”

“为什么辞长坂坡不辞黄鹤楼?”

“因为不喜欢黄鹤楼。”

“那你来江南做什么?”

“吃面。”

也只有王爷才有兴趣和这样的来客聊天,也只有王爷才能和来客聊成这样。

早上开门不久,就来了一个大叔,戴着鸭舌帽,穿着灰色毛呢外套,看起来有靳东那样的老干部气质,很是精神。当然,如果他没有和我发生上面那段对话,我想我会认为他更严肃一些。

他说自己是一个大学老师,教汉语言文学,此次专门从湖北赶来,不知为何,一定要来吃一碗阳春面。

“湖北没有阳春面么?”

“没有这里的好吃。”这个人的理由我竟然无法反驳,虽然我确实自恋的认为湖北的阳春面没有我做的好吃。

“我是颖王爷,食不语的厨子。”

“我叫钱益均,均衡的均,不是君子的君。”他说完名字又补了一句,生怕我误以为是和那个汉奸齐名。

“其实这里是我学生推荐的,我在她的朋友圈看到她说你家的阳春面很好吃,正好这次去上海参加一个学术年会,顺便过来吃一碗。”

钱益均说完打量了一圈店里的环境,然后挑了一张凳子坐下,仔细调整了下位置,然后掏出手机心满意足的看了起来。

“对了,你大老远来就只点一碗面吗?”

“对,一碗阳春面就好!”他想都没想就答应,好像真的只是为了来吃一碗阳春面。

“真是可惜,一大早开张,居然只能卖出一碗阳春面。”我心里嘀咕,嘴上倒是答应得好,“行,您稍坐,我这就去做。”

阳春面是苏氏汤面的一种,做法倒是简单,但是又有些考究。汤要清而不油,味要鲜而食后口不干。

一碗面粉、一枚鸡蛋、一勺盐,然后分次加水和成面团,然后揉面十分钟左右,等到面团表面光滑就可以先放置在一边了。

香葱洗干净切粒,再取一枚鸡蛋,磕入碗里,用筷子打匀。然后热锅热油摊成蛋皮,盛出后切成细丝,放在一边备用。

锅中烧热水后,把刚才的面团放在案板上,擀成薄片,均匀的撒上面粉防止黏连,然后将面皮s形折叠,再切成面条后抖散开来。

把一人份的面条丢入锅内慢煮,另起一口锅烧热鸡汤,期间可以在煮面的锅里加一次水。等到面条熟了以后,就可以捞出盛在碗里。

撒上切好的蛋丝和香葱粒,然后舀入清鸡汤,再加盐和几滴香油,一碗阳春面就做好了。

“先生,阳春面好了,请慢用!”,我出去的时候,钱益均正看着公子插花,眼睛里有种别样的神情。

面条不多,钱益均吃得又快,才十几分钟,就看得见碗底的青色碎花边沾上几点葱绿。

“真是好吃,确实比家里的好吃多了。”他吃碗面热乎乎的,说话都有着水汽冒出,全是面香。

“要是喜欢,可以天天来吃呀。”

“来不了了,等下就得走了,估计这辈子,也就吃这一次了。”他的目光从面碗开始环顾整个店里,最后落在着窗外的风景。“和她照片上一模一样啊!”

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倒让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好在他继续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边吃一份阳春面吗?”

“难道不是因为好吃?”我继续自恋。

“这是一个原因,其实我是为了一个学生。”钱益均缓缓开口,回忆化成一碗阳春面。

三年前,她从江南来,直接找到了我的办公室,“钱老师您好,我是吴玥,我很喜欢您的《世界女权主义进化论考据》,想考您的研究生专门研修女性文化。”

我觉得她很是可爱,一般人都是考完试才准备联系导师,哪像她这样大大咧咧,还没考试就先来找我,好像一定要我录取一样。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呀?”

“我想跟老师学习一段时间,虽然老师的书讲得很好,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听课。”

“我不可能透露题的。”

“我知道,我只是单纯的想听先生上课,就和您的学生一样就行。”

“那……好吧!”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捡了个便宜学生,每节课都出现在教室的第一排,上课时刷刷刷的记着笔记,自由讨论时直接和我争辩。不得不说,她的逻辑思维和知识储备都很好。几个月相处下来,我渐渐有了一个想法:‘或许收她做研究生真的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再一次和她讨论问题的时候,我不小心忘记了聊天范围,说了些我对研究生考试的观点和意见,然后给她推荐了几本书。那天交流结束,我们都平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她还是和之前一样在课堂学习、参与讨论,我也依旧讲课,没有什么额外的事情发生。但是只有我们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几个月后,学校开学,我又一次见到她。

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她换了稍显成熟的衣服,还化了淡妆,做了发型,让我眼前一亮。

“吴玥,是你啊!”

“钱老师,我说过的,要做您的学生!”

我和她对视一眼,开怀大笑。

在考试之前我本来心忧重重,可是知道真的做了她的研究生导师后就突然轻松了下来。

虽然也带过很多研究生,但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给我特别的感觉。我感觉吴玥是最好的学生,上课带着她,参加研讨会带着她,甚至还主动推荐她去好友的杂志社实习。

也许是关系好,她经常来家里看望我,每次来都拎着水果,老师长师母短喊得热情,让我有种女儿回家的感觉。

当然,在学校我也经常请她吃饭。

和一般的南方人不同,她喜欢吃面,尤其是喜欢学校餐厅的一碗阳春面,每次我请她吃饭,她都点名要去吃阳春面,还说这个做阳春面的厨师是从淮扬系名厨哪里讨来的做法,很正宗。

“怎么说呢,和她,我们已经不单单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更像是忘年交吧。”钱益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是慎重,像是下了定义,又像是否认着什么。

本来我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无非是老师请学生吃顿饭,学生来老师家里拜访。但是不知怎么的,有人在学校网站说我和她有不正当关系,还拿出以前上课的照片诬陷我故意走后门录取她,事情上了网,闹得沸沸扬扬。

恰好那一段时间学校整顿作风问题,于是她被勒令做检查,我也被迫停薪留职查看。

算处分么?其实没什么。但是明明没什么,却非被扣上了帽子,还有莫须有的惩罚,总觉得咽不下一口气。那时候我快要评选教授了,出了这个事情自然被取消了资格。而她在学校也被孤立了,无论在哪里都有人小声议论。

又过了一周,突然传出她退学的消息,她走的很急,也很突然,没有留下一句话。

有人说她晚上十一点拖着箱子离开学校,路灯孤零零的拉出一条长影,消失在转角处。

有人说她走之前在餐厅吃了一碗阳春面,画着淡妆,穿着好看的衣服,还烫了头发。

还有人说她拉着箱子在教学楼,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底如何离开,我只是在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那天桃花开的灿烂,吴玥脸上腮红湿了一片片,像晕开的春色。

……

“再后来,我和她断了联系,直到前几天,看到她在朋友圈说你这里的阳春面最正宗,再后来的故事,你就知道了。”

面吃完了,故事也结束了,钱老师就沿着他来时的路走了。我一直没有想起这个姑娘什么时候来过店里,点过一碗阳春面。

只是公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姑娘匆匆离开,背影单薄。

那么,今天的故事就这样吧,大家用餐愉快哦~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