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潮来袭、思绪飘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很多个寒潮来袭的冬日里,我总喜欢关注刚出锅饭菜冒着热气的场景。那种让人倍感温暖的感觉特别美好!隔着热气腾腾的雾气,一时间总会变得有些恍惚,恍惚间又见到了已故的一位姑姑——妈妈的老跟。每次在感受到一股暖流涌心间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强制自己停止飘飞的思绪。毕竟常常忆起一个已故的长辈,难免会禁不住伤感一阵子。

每年冬日的寒潮如期而至,每一次温暖的感觉也倍感珍惜。可今年强行自己停止回忆的思绪好像很难。也许是因为每次在面对热气腾腾的饭菜的时候,总看不见儿子倍感温暖和知足的表情,有些怅然而忍不住回忆吧!

不期盼儿子对我的爱有所回报,只是希望他拥有倍感温暖的幸福感。

初中就读于一所乡中学,学校无法提供学生住宿。离家远的孩子只能寄宿于学校附近的私人家里。很庆幸,我有一位家住集市上,离我就读学校步行不到五分钟的姑姑——-妈妈的老跟。

虽然每天早晚要很小心地爬单薄的楼梯,尽量轻地踩特别容易发出声音的竹楼,但还是很知足,离学校近,可以节约很多的时间。因为姑姑要务农,吃饭不大规律,所以我一日三餐和同学们一样吃学校锅炉蒸的白米饭,学校没有食堂,自带的咸菜或豆鼓酱就是最好的下饭菜。每逢遇到烧锅炉的师傅把饭蒸砸了,要么米蒸糊了,要么米夹生的时候,如果恰好遇到姑姑没有去做农活,我就免去一回饿肚子的苦,吃到姑姑急急忙忙给我下的面条,那时内心是极度骄傲自豪的。

冬日寒潮来临的早晨,特别特别冷,大雾弥漫,上完早自习手脚冻的不利索,一等到自己的饭盒出炉就用手紧紧捂住饭盒取暖,待到走到姑姑家里,饭已经不那么热了,刚起床的姑姑听到我的脚步声,总会夺过我的饭盒,照旧急忙生火给我煮一碗面条,尽管我总是害羞地说不用,但热气腾腾、香味宜人的面条总是惹的我流口水。每次吃热气腾腾的面条的时候,就在心里发誓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有个好的前程,好好报答姑姑的恩情。

然而世事难料,在我初三毕业去县城参加师范复试的时候,姑姑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在县城医院确诊是癌症的那一天,姑姑在我复试去的她以为必经之路上等了我几个小时,却没能等到我。我复试回到家才知道姑姑得病的消息,伤心地哭了一场后,和妈妈一道接姑姑来我们家里住了几天。姑姑和妈妈每天粘在一起,有摆不完的农门阵,那时的我,多么希望她们可以一直这样分享喜怒哀乐。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后来我执意地上了高中,离姑姑家有点远,但还算顺道,每周回家我都去看望她,每去看望一次就伤心流泪一场,姑姑越来越瘦,后来几乎瘦成一把“干柴”,再后来去看她,已是面对孤坟,唯有泪二行!

对姑姑的回忆,关乎一份对亲人深深的怀念,也关乎一段踌躇满志的少年时光。虽然永失一份简单而真挚的爱,永逝一段难忘的年少时光,但乐于感知幸福的能力和不忘初心、知足常乐的信念却永远扎根于了心。

今年冬天的寒潮来得有些晚,忆旧的情绪却特别浓。今天很冷,下班回来有点晚,去最喜欢的面店点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一边吃面一边思绪飘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