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故事节丨完美的情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申明:本文参加“423简书故事节”,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容雪有着一头浓密而性感的卷曲长发,她每天都会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的嘴唇如樱桃般诱人,她的大眼睛还会放电,她总是昂首挺胸的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走过人群。人群里她是受人瞩目的焦点,她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人群的瞩目,也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种瞩目。

很多人都爱捉弄她,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来的好看,她的脸上总是挂着那种受人娇宠的孩子特有的慧黠与世故的笑容。

路斌就曾附在胡小蕊的耳朵上悄悄地说,像容雪这样的女人,最适和做情人了,性感妩媚,但娶回家做老婆就有点……可胡小蕊明明见路斌经常约容雪还送花给她。

千百年来,男人看女人,似乎都夹杂着一股玩味的气息,他们忍耐女人的态度就好像能忍受酒精一样。也许会损伤他们的体质,但总不至于令其形销骨立。然而,对某些人而言,女人的残害是言语无法形容的。

例如沈志成,他就是其中一个。

他浓眉大眼,年轻英俊,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这让他有充分的理由去接近容雪。于是他的加班次数多了起来,晚上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而他却不必担心妻子会知道,因为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深情款款的好丈夫和一个认真负责的好父亲,最主要的是他每月的工资都会如数交到妻子手中,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容雪,因为容雪真是一个超级完美的情人。她不要名牌包包,不要求去马尔代夫,更没有逼他娶她。

沈志成真的是捡到个宝贝,一个完美到极致的情人。他不只一次为自己完美的艳遇而感到庆幸,是的,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惬意的啦,他有理由相信自己是一个最最伟大的人生赢家。

容雪有一份正经的工作,薪资不是很高,这点微薄的薪资越来越难以支撑她的美丽。因为她太爱美了,她的衣服和化妆品几乎花去了她的全部,事实证明这样做至少有一点好处就是让她看起来永远是漂亮妩媚的。

最难得的是她只有沈志成一个男人,其他的男人她并没有理会,这让像路斌那样的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于是一些人产生了心理不平衡,好似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一样。这种心理直接导致的结果是他们对她和沈志成的关系开始嗤之以鼻,开始流言蜚语。

可这似乎并没影响到容雪和沈志成的感情,影响情绪的恰恰来自另一个因素。

每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情人时,都有一种特有的属于男人的自尊,一个男人无法给予她的女人最起码的需求,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一种侮辱,沈志成也不例外。越来越多的时间,沈志成觉得亏欠了容雪,在有额外收入的时候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予容雪,不知是为了弥补作为男人的一种心理缺失还是真心想给予,总之他是用心了,也尽力了。容雪也不贪心,除了开心之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指责或不耐烦。

渐渐的,沈志成颠覆了自己曾经对容雪的看法,曾经他也认为容雪不过是个合格的情人,现在他越来越为自己的心胸狭隘而感到羞愧,也为自己无法给予的慷慨而感到自卑。尤其在容雪越是没有要求和抱怨的前提下,他的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于是在他心里,容雪的定位有了新的意义,可是他还是只能把容雪当成情人,他没办法突破那道防线,所以只有不停的给予才让他心安。

一切的结束或许早在意料之中,容雪不可能一辈子只是沈志成的情人,沈志成能给予的不过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情感,而这或许并不为奇。但她也没选择路斌那样的人。她有沈志成这样的感情已经足够享用一生,这是她提出分手时说的,那不是虚情假意的托辞,更不是为了要分手而做的铺垫,每个人都有漫长的人生要走,这是成全,只是沈志成一时无法接受。

分开了一天,他就无法控制自己又联系她,几近完美的容雪已经让他深深的着迷。

你一定觉得我是疯了,好吧,疯了我也认了,因为我也觉得自己疯了,沈志成找到容雪,他对她说。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可他还是失控了。

是沈志成的至诚一次又一次将分手时间拖后。可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挽留,容雪必须要离开他了。而且她用了一种极端的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她向沈志成也向所有人宣布她要结婚。

你能想象容雪的结婚对象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吗?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头发也开始掉了,只留下头顶油光的空地,但他依然精神矍铄,每个见过他的人都会记住他肥厚的眼皮和他那个圆鼓鼓的肚子。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容雪愿意。

嫁给大叔后,容雪不必再去公司上班领着那微薄的工资,她有更多的时间花在穿衣打扮上,这才是她一辈子要经营的事业。她没有背叛他的中年大叔,她断了跟沈志成的一切联系。她也开始变得更像个人妻,除了还是把大把大把的时间用在装扮上,她也开始学习其它的东西,例如外语,钢琴,绘画,插花还有烘焙,她有这样的条件去支撑她的追求,而这也让她越来越接近完美。

除了沈志成,这样的她让更多人瞩目了,可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要背叛中年大叔的心思,尽管她知道中年大叔对她并不十分放心,但她是一个忠于婚姻的人,不是外表所呈现的总是要水性杨花才能配的上的姿态。

忙碌的生活,似乎让她已经彻彻底底要完全忘了沈志成了,她的心思全用在了大叔身上,她说那是她的归宿,她约胡小蕊和其他女伴一起喝茶,一起做足疗,一起练习瑜伽,去帮大叔买衣服,去保健医生那约诊,尽管她身边总有瞩目的目光,但她始终选择视而不见。

可这一切却深深的刺激了沈志成。因为她的无视,因为她的绝情,也因为他的亏欠,更因为男人的自尊。他开始慢慢变得偏激,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如今却被别人攥在手中,他的不甘心越来越强烈。

他的执着举动没有让容雪回心转意,却让另一个人知道了他的心思,那就是她的妻子。面对一个她熟悉的人突然之间的转变,这个过程她想了好久,也让她适应了好久,她不希望自己的家庭毁灭,也不希望沈志成毁灭,但除了痛哭,她暂时没有找到挽留丈夫的办法。可是办法总会有的,只是她选择了一个最笨的。她找了她的情敌。

容雪很坦白,坦白她和沈志成确实曾经在一起过,对,容雪说曾经,她没有说错,是曾经在一起过,只是现在她结了婚,她有了家庭,他们理所当然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沈志成的妻子当然不会相信。这让容雪有些恼怒,她拜托沈志成的妻子看好自己的老公,不要让他来打扰自己。事态的变化很奇怪吧,原本占据上风的人却被对方这样要求,沈志成的妻子没有做错任何事,却总是要忍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她没想到容雪是这样一个女人,她的果断与她的美貌无关,尽管她内心中不得不承认容雪的美和骄傲,那是令太多女人都望尘莫及的。

容雪结了账,转身潇洒的离开了。她约了插花课,她没有时间去浪费在这无聊的事情上。

妻子对沈志成说出了容雪的要求,这让沈志成更为光火。明明他才是主宰,她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情人罢了,情人,你懂情人的定义吗?你懂情人的职责吗?他们是没有主宰权的。但现在他却被自己曾经的情人主宰着,就像原本的屠夫,如今却成了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甚至还被人鄙夷与嫌弃。

任谁都会觉得这样冰冷的言语,那样的转变应该可以让沈志成死心了吧,至少沈志成的妻子是这样想的。

但似乎大家都太乐观了。

还有 51%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