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令琪/像花朵一样绽放/文学·人生/随记系列34

文学爱好者    曾令琪


        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听着,也撒开思绪的大网,静静地想着。夜几乎笼罩了一切,只有远处工地上的机器,还在拚了命地响着。

        静静地听,有风吹过的声音;闭上眼睛,似乎微风从耳际拂过。如果倒上一杯酒,那便可与孤独为友、与往事干杯了。可是,世间有谁能将往事倒进杯中,一饮而尽?世间有谁能以孤独为鞭,无情地抽打自己的背影?开到荼蘼花事了。到荼蘼花开,也就春意阑珊了。但春去了,有再来的时候;一季花残,也就意味着一季花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小晏那种花开之后的落寞,那种忽远忽近的感伤,几人能感同身受?还是右军将军王羲之同志说得好:“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也正因为如此,生活中才有恩恩怨怨、修短寿夭之说。

        但“红杏深花,菖蒲浅芽,春畴渐暖年华”(《牡丹亭》),朱雀桥边的野草,也有向春竞艳、含苞吐蕊的权利。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日本当代女作家渡边和子说得好:“在哪里存在,就在哪里绽放。”竹篱茅舍,弯月西窗。我想,吾侪升斗小民,便如那离离原上的野草……

        2020年10月31日,星期六,夜,于西都曾令琪工作室

文学爱好者    曾令琪

 

        【作家简介】

        曾令琪,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西部散文学会理事,四川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西南文学》杂志总编,贾平凹先生关门弟子。

        代表作:学术著作《周恩来诗歌赏析》《末代状元骆成骧评传》,长篇小说《天路》。有作品翻译为英文和德文,发行海外。另有近20个辞赋作品在名山大寺刻石、刻碑、浇铸铜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