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话要说给对的人听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怀着大肚子的如英坐在嘉宾席上看着台上一对璧人,老天终于是开眼了,情话终于如愿报得美人归。

当司仪问着新郎官情话:“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不离不弃终生不离开照顾她吗?”

还没等司仪说完这一段话,情话看着对面的女子,坚定地说了句:“我愿意。”

司仪打趣道:“看来新郎很着急噢。”

台下爆出一阵笑意。

而对面的女子那白皙的脸上立马显出一阵红晕。

情话才不管大家那有些坏坏的笑意,天才知道,他为了这一刻是等了多久。

此时是北方的11月,天气已经转冷。

对面的女子只穿着单薄的婚纱,而她偏偏又是怕冷,手脚冰凉之人。

若不是当初情话坚持要将婚礼定在他们相识的那天,为了使他们的回忆更加完满。

从认识你那天起,我就做好了跟你携手一生的准备。

相识日即结婚纪念日。

情话牵起对面女子的手,把他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里,不断地撮着,温暖着新娘的手。

当绿衣那冻红的嘴角说出了那句情话心心念念好久的“我愿意”时,情话一把抱住了绿衣。

台下堂妹如英带头起哄着,“亲一个亲一个”,台下的喊声越来越大声。

情话双手捧着绿衣的脸,对着那樱桃小嘴蜻蜓点水般亲吻了。

因为他知道再亲下去绿衣的脸要红成了猴屁股。

多年后,情话总是拿这一刻的录像打趣绿衣,嘲笑她当年这么那么还是含羞青涩。

台下绿衣的母亲林燕看着台上的女婿与女儿,脸上不免露出了一种喜悦之情。

林燕曾想,要是她当年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让情话断了这段情缘,那女儿的爱情路会不会顺利一点,不用遭那么多罪。

02

那日,绿衣匆匆挂了电话后。他们就不再联系了。

情话只知道原来这3年他与绿衣一直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也许他们走过一样的路,坐过一样的公交车,看过一样的风景。

又到了他们相识的那天,11月30日。

情话像往年一样来到老街。

这家老街是情话与绿衣曾约定过,如果来杭州就一定要来这家有故事的店来看看。

后来,情话来了,他是一个人来得。

因为来的次数多了,店里的老板娘赵妍自然也就记住了。

那个每次一来总会点一杯黑糖玛奇朵,捧着一本书,坐一个下午或者晚上。

赵妍从来没见过他带过什么人来过,每次都是一个人来。

有时候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灯,行色匆匆的行人,望着手机的一张照片,一个人黯然神伤。

大概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当赵妍瞧见情话从门外准备推门而入,就对伙计吩咐道:“准备一份黑糖玛奇朵。”

“老板娘,老样子。”

说罢,情话没有像往日一样打趣一下老板娘,便径直走向那个靠窗的位子。

赵妍发觉今日的情话比往日都落寞,眼光里带着深深的悲伤,那种神情她明白,因为她也曾和自己的爱人曾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分开,不过最后修成正果,开了这家老街。

赵妍亲自端着黑糖玛奇朵来到情话的面前。

彼时的情话正在拿出夹在钱包里多年的照片,观看着。

一见有人来了,便立马将照片藏在口袋里。

他的小心思一直很小心,不被人知道。

眼尖的赵妍还是一下子认出了照片的女子。

原来是她呀。

“谢谢你,老板娘,还亲自送过来。”

情话朝老板娘礼貌地笑了笑。

“你等的人也许就在你身边。”

赵妍扔下这句让情话十分费解的话便离开了。

原来,绿衣也曾一直来这家店。

只是绿衣来得的时候是齐耳的短发,而情话手上的照片是三年前的绿衣,穿着素色的长裙,留着齐腰的长发,一脸的青春与稚嫩。

而赵妍认识绿衣时,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代替了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脸上慢慢了有胭脂水粉的涂抹,但眼眸里的那一汪纯净依然不改。

每次绿衣来得时候也偏爱那靠窗的位置,点一杯黑糖玛奇朵,捧着一本书,塞着一条白色的耳机,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绿衣给赵妍最大的感觉是静,一个闹市中能够独自保持安静的人。

虽然绿衣每次笑着对自己还有店里人,但赵妍从那笑里看到她背后的伪装,绿衣没有她笑得那么开心。

当赵妍将自己这惊人的发现告诉自己的老公宋迪时,宋迪不禁感叹道:“还有这种事,要不我们帮帮他们,免得他们像我们当年一样多历经磨难。”

“好呀。”

赵妍说做就做。一个礼拜后,赵妍估摸着今天绿衣要来了,赶紧给情话发短信,让情话赶紧来店里。

当时的情话正在与姑姑介绍的一个女孩佳琳在另一条街里的咖啡厅里相亲。

一看短信中那个照片里的人不就是绿衣吗?

情话正踟蹰着要不要去老街。

心里两个小人一直打架着,如果见了又该说什么呢。先见再说,管那么多,你不是做梦都想见她吗,怎么现在没勇气了。

佳琳温柔地问道:“你是有急事吗?怎么看你自从看了手机后,心神不定的样子。”

原来自己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

“抱歉,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陪你喝咖啡。”

情话拿起脱在坐椅上的外套,一个大步走了过去。

佳琳后来想起这一幕时,要是她当时没有放情话走,那他们是不是就有故事了。

情话在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当情话报出那个他熟悉的地址时,他的心理紧张与激动相互交织着。

三年了,绿衣你还好吗?

虽然只有10分钟的车程,情话已经在车上想过千万种他们重逢的开场白。

却没有料到是这种。

当情话赶到时,绿衣一手提着包,一手接着电话准备推门离开。

两个人在门口擦身而过。

“绿衣”

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绿衣抬头一看。

她接电话的手凝固了,任凭电话里的那个人一直大吼着。

而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只是几秒钟里。

绿衣回以情话礼貌的微笑,表示歉意,便又匆匆从情话面前离开。

又一次,情话站在绿衣的身后,目送着心爱的她,她的身影在情话的瞳孔里慢慢变小,最后缩成一个圆点,不见了。

情话在门口站了好久,才回过神走到店里。

“对不起,情话。”老板娘一脸惋惜。

“没事。”

曾经的情话根本不相信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现在他有点相信,也许他与绿衣的情缘已尽。

他最爱的女子,成了别人的新娘。

而他也会找一个女子,即使不是那么喜欢,结婚生子。

看着情话有些颓唐,老板娘做加油状,鼓励情话不要放弃,要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

老天不会辜负你的深情。

情话淡淡地笑着,老天真的会被自己的深情感动吗?

03

当情话再见绿衣时,绿衣正满脸是伤,浑身打着绷带,面无血色躺在病床上。

那天,堂妹如英检查身体时,发现医院门口停了120,只见一大群护士与医生在门口等着。

120车上红灯呼呼不停地转,当一打开车门,车上的医生连忙将车上的病人轻轻推到地上,然后嘴里一直念着病人现在处于昏迷的状态,大量失血,急需血袋。

医院里走动里的人都被这情形吓坏了,心里默默祈祷着这个女子能从鬼门关里顺利逃脱。

没过几分钟,一个50多岁的妇女形色慌张,满脸着急,见到护士就问:“护士,我女儿绿衣怎么样了?”

几个人不知情的护士都没有回答出她的问题。

那眼角满身皱纹的眼睛流了眼泪,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逢人就问自己女儿在哪里。

后来,一个身高1米6多的小护士指了指走廊尽头正亮着红灯的手术室。

妇人千恩万谢,走向了手术室。

而这一切如英都一一看在眼里,她确认自己没有听错,那个妇人的女儿名字就是绿衣。

那个让堂哥抗婚三年的软肋。

“速来,第一人民医院,绿衣出事了。”

当情话收到这条短信时,他正在公司里开会。

下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安的情话,他们眼中的情话工作一丝不苟,成熟稳重。

情话转过身对助理说了句话,便拿起外套走向停车场。

从情话的公司到第一人民医院,30分钟的车程,硬是被情话缩短到了10几分钟。

这一路,遇到等太久的红灯他便直接闯过去了。

因为他的预感告诉他,他的绿衣现在在医院里生命垂危。

10几分钟后,如英在医院门口见到自己的堂哥情话。

也只有这个女人让他露出紧张,抛下一切只为确定她平安无事。

当如英指了指那手术室,示意绿衣在那手术室,情话怎么也迈不开自己的步子。

怎么,前几天还见她活蹦乱跳,现在就在手术室里。

不过是几步的距离,情话走了好久。

当情话看到椅子上的林阿姨才确信绿衣真的躺在手术室里。

“林阿姨”

林燕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成一个圆形,然后低下了头,叹了口气,缓慢地说道:“你来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原地等着她。

林燕的心里开始有点后悔,当初不由情话辩驳便无情地扼杀了他们爱情的小火苗。

情话陪着绿衣的母亲在手术室的椅子从太阳下山等到了月亮升起,再到太阳爬上地平线。

十几个小时的等待,两个人一起等着。他们的心里都祈祷着那个手术室的人能听到他们的呼唤,赶紧从鬼门关里回来。

也许是他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几个小时候,手术室里的等终于灭了。

穿着白色手术服带着蓝色帽子,蓝色口罩的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还没等医生说话,两人便冲到医生的面前询问情况。

“病人在车祸当中头部受到损伤,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只是可能会遗忘一些记忆。”

林燕一听这话,整个人差点软了下去,还好一旁的情话拉住了她,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林燕走到椅子上大哭起来,她的女儿怎么这么命苦。

那哭声连路旁的行人听了都觉得一种悲伤曼延到自己的身上。

几分钟后,护士推着还在挂掉瓶的绿衣出来。

绿衣安静地躺在白色的床单,脸上苍白如雪,腿上打着绷带,身上的血迹透露着她刚刚经历了一场与死亡的搏斗。

情话扶着绿衣的母亲跟着护士来到了绿衣的病房。

他们在重症病房里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绿衣,若不是那机器上还显示着她还有起伏的心跳,他们难不保会错认她已经死了。

透着门,情话看到了自己想念了三年的女子,各种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是她,遭此横祸。

安静的医院走廊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是绿衣的未婚夫王宁带来的。

情话亲眼看着绿衣母亲的脸色从悲伤一下子转为极度的愤怒,绿衣母亲啪得一声挂了电话。

看着情话然后若有所思,“情话,我女儿还不知道什么能醒,醒来也是遗失记忆的人,你还是赶紧找个好姑娘结婚吧,别浪费时间在我女儿身上吧。我不怪你们。”

“你们?”

“刚才绿衣的未婚夫打来电话,一听我女儿出了车祸,退婚都来不及。”

曾经情话以为人在一夜变老是夸张的说法,这次他却真切地感受了,这十几小时里林阿姨仿佛老了好几岁。

女儿出车祸,女婿退婚,这人情的冷漠,对意外事故发生的无可奈何,一一都领略了。

当林阿姨说句话劝自己时,他又仿佛看到了当年她哀求自己离开绿衣一样,一样的爱女心切,可怜天下父母心。

情话走到了医院的走廊外,站在阳台上,在寒风中,拿出口袋里的一包烟,抽出一根,然后点了起来。

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天空的鸟儿走了又来,街上的路灯次第亮了起来,这个城市开始热起了。

情话看着吐出的烟一点点地飞上天空,最后与这蓝天白云融为一体。

口袋里手机振动不断,情话拿出手机一看,电话来自他的母亲。

不用说,他的母亲又催他跟佳琳一起吃饭。母亲倒是对着佳琳十分满意。可是儿子不满意,她满意也没有,所以她就各种撮合他们。

母亲的电话仿佛不接起来,就不会停止拨打一样。

情话最后接了起来,意料之中,一接起来迎面就是母亲一阵劈头盖脸地责骂。

等母亲发泄完后,情话孱弱地说了句:“妈,她回来了。”

情话的母亲一怔,知子莫如母,她何尝不知道儿子这三年是因谁而抗婚。

如果他们有机会在一起,三年前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现在。

“妈,她出车祸了。”

还未等儿子继续说话,情话的母亲便一口堵住了他的话。

“我只认佳琳是我的儿媳妇。”

这种情况,谁也不会想要自己的儿子娶回一个拖油瓶。

“妈”

“别说了。”

第一次情话的母亲主动挂了他的电话。

不管是绿衣的母亲,还是自己的母亲都反对自己在这个时候照顾绿衣,可那是他念了三年的人呐,他已经错过了她三年,他不想在错过她余下的时光了。

情话将烟灭了,将烟蒂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了踩,好像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走回绿衣的病房。

绿衣的母亲头低着,看着地面,她以前以为情话已经走了,可当她的面前出现了那双熟悉的鞋子,她知道情话回来了。

当她抬起头再看情话时,那眼里是无言的感动与感激。

后来的情话每天下了班便往医院里跑,与林阿姨一起轮番照顾着绿衣。

那半个月里,林阿姨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伙子眼睛深陷下去,整个五官因为消瘦显得更加立体。

可他从来没有说半点怨言,反到一直安慰自己。

一天,当情话刚赶到绿衣的病房,就看见绿衣的手指稍微地动了一下,他大喊着:“林阿姨林阿姨”。

那时的林燕正在病房的走廊上吃着晚饭,赶紧扔下碗筷赶到房间,看着昏迷了一个多月的女儿终于醒来过来。

两人喜极而泣,高兴地抱在一起。

当绿衣睁开眼时,看到情话与自己的妈妈又哭又笑,不禁露出疑惑的目光。

“妈,你们这是干嘛?我怎么会在这。”

原来绿衣遗忘的那段记忆刚好是情话不在的三年。

绿衣忘记了自己曾经被情话“伤害过”,忘记自己订过婚,更忘记了自己经历了一场车祸。

绿衣的母亲与情话默契地对那三年的记忆进行了忽略,而只告诉绿衣,你经历了一场车祸。

林燕指着情话告诉绿衣:“这是你出车祸前带回来给我看的男朋友。”

当时的情话正在盛饭给绿衣吃,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林阿姨,林阿姨对着他笑了笑,又继续告诉绿衣关于她一切的事。

04

后来,绿衣出院了。

几个月后,在老街情话单膝跪地,捧着99朵红玫瑰,拿着一个戒指向绿衣求婚。

当时店里的人都看着他们,起哄着“快答应他,在一起。”

绿衣激动地留下了眼泪,点点头答应了。

情话一把拥住绿衣,两人终于在一起了。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虽然这一刻迟到了好久。

无戒365极限日更写作营

写作训练 第31天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85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475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639评论 0 20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2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1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33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35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17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38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58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1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4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8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65评论 2 20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49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01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14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33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While cooking in the kitchen, Yanbin pointed to an avocad...
    doooodles阅读 225评论 4 4
  • 结婚时,我们是不被祝福的。我没有听母亲的话,嫁了你。 离婚,是痛苦的,想离,而你却怎么都不肯离,我知道,你害怕什么...
    一只老刺猬阅读 215评论 0 0
  • 道是最平常 最自然的东西 它不需要修饰 不需要造做 我们平时所说的修道 其实都是修心 修心是手段,不是目的 目的是...
    随观自在阅读 146评论 0 0
  • “你喜欢哪一张?”"我喜欢这张。”“可我喜欢这张。” —来自这张主人的幸福感
    Joan馒头阅读 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