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标新立异误入歧途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近来几日的监考,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现象一:“猫头鹰”发型深受追捧

进入教室,未发卷之前一般做这三件事,一是眼睛环视一周;二是过滤男女比例;三是看座位表,确定好苗子。费时不多,但乐此不疲。

在过滤男女比例时,一般男生较多,也较显眼,其实环视的时候就已一目了然。女生衣着较鲜丽,明亮,一般为暖色调;而男生则以黑色为主,冷色调较多。但这并不是唯一有效的评判标准,还有上面提到的发型。

大概是太无聊了,平常并不关注的事,此刻却显得这么惹眼,移不开眼。从头顶往下看,俨然一寿桃;而平视则感觉像福娃头上的一撮毛;至于仰视,没有机会,但能够想象,和《三毛流浪记》上的三毛差不多,不过少了两须,也好不到哪去。

细长的发梢层次分明的垂落在双眉之间,越深秀越形象。至于“猫头鹰”的来源还得从那枚“小帅哥”说起。相较于同考室的其他同学,他是比较显眼的,修八尺有余;再者,时不时的用那深邃幽怨的眼神试探主考官。那种对视的感觉此生难忘,既想笑又后怕,没有明显的眼珠转动,只是轻轻上鼓,本是无害的,但搭配那绝妙的发型,我的天啦,活脱脱就是一只猫头鹰啊。

晚上到也无所谓,可当他改变习性,开始白天出游时,两两相对,不知是喜是悲?定格的视线急忙转移,忽然发现眼前之景太壮观了,难道是猫头鹰家族开年会了?也对,正值年关嘛!

现象二:答题形式上“敢玩敢拼”

在一堂语文考试上,有幸地遇见了这朵奇葩。

有些视觉疲劳的我,望着窗外的常青树,好不清爽,以致学生举手也没发现,也不知举了多久。拿着修正工具轻轻地走了过去,看着他望着腼腆地笑着,可惜当时没读懂他的意思,只以为小样儿,一年过去了还是老样子。

我俯下身去问哪出问题了,他怯生生又笑嘻嘻地指着那个漏墨了的“喜”字,我顿了顿,“只有这个吗?”,“是的”。看了他一眼后,深吸一口气,很小心地补好那个“喜”字。临走前瞟了一眼,是作文啊,做得倒挺快,都快写完了,心想着。

终于熬到最后十分钟了,巡视一圈,顺便看看同学们进度如何。突然觉得后面高能,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竟是小样儿的座位,见他贼兮兮的,还用手捂着答题卡,有猫腻……拨开他那紧绷的手指骨,“心中有把火”瞬间点燃,你作文竟然倒着写!!!真服了你了,脱口而出“你干嘛呢,耍个性啊”!

只见他又露出那腼腆的笑,哎,真不知他在想什么,你让改试卷的老师怎么看,怎么改!

改卷时,发现同学独创的招式

现象三:作文构思上“搜心挖胆”

同样是语文考试,又一团“祥云”冉冉升起。

考场上时间就是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它不可重复的价值。看着同学们争分夺秒地奋笔疾书,甚是欣慰。时间不多了,还有半小时……

唯独有一人,心中暗暗为她担心——我的前任课代表。前面的题做得太精细,太谨慎,还有五十分钟的时候,仍停留在阅读,而此刻,却沉浸在神思中。观察已久,想着什么时候提醒她,但又想任其发展,买个教训。

不知不觉,再次拿起她桌上的手表时,还有17分钟……而她,仍旧在低头神游。不知是在构思,还是在畅想假期的美好时光,真够沉稳。可我忍不了,压着怒火小声说道,“还有十七分钟,你在想什么!”

她这才缓过神来,一脸惊愕,只见笔杆子在卷面上有规律地游着,直至铃声响起前一秒才落笔。我宁愿相信这是你的构思方式,只是太虐心了吧……

我们经常对学生说要有创新思维,不仅说了,还要求他们做了。可是学生真的懂什么叫真正的创新吗,更别说标新立异了。哗众取宠,眼观而行,参照万能的网络,说潮流的词汇,穿最时尚的衣服,就能说是创新吗?

不然,纵观社会百态,我们都是模仿者,都有一个很明确的中介分层,所有的自身行为或外部感知大都经过第三者的过滤,不只是学生,我们更甚。

未经内心辨别、改造、加工过的一切物质形态、思想意识形态都是仿冒品,唯有思想更新,意识更新,不盲从,不攀附,运用已知的知识经验来感知我们的世界,才能堂堂正正的贴上防伪标志。

切不可穷途末路时,绑架了标新立异而误入歧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