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底层越是欺压的厉害

笑笑做小三九年了,马上十年之期了,他黑不提白不提,笑笑已经做好了终生不被认可的打算,可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当然不是离开袁绍这个大粗腿,她已经三十多了,更不能轻易易主了,一离开有的是年轻女孩在场外替补,袁绍有好几个公司,就算当正室无望,那也要握住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

她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让袁绍惊喜,不然就算袁绍同意她去公司里做事,也是个无关紧要的职位,接近不了权力中心,那还不如过现在金丝雀的日子。既然要争要抢,就要油水最多的。

反正袁绍一月也来不了几次,她知道袁绍在附近有一个工厂,是这几家公司里的中央工厂,她打算去里面上班,从基层做起,一步步往上爬,最后让袁绍不得不折服,主动请她出山,想到这里就沾沾自喜。

可是她低估了底层生活的艰辛,第一天上班她就蹲了十二个小时,在地上不停的捡机器上掉下来的零部件,晚上下班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就这样,也没有人注意到她,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忙碌,她觉得太崩溃了,第二天都想撤了,想到自己小三生涯又不甘心,就这样过了试工期,第七天好像都可以适应了,没想到真正的难关才不是这个,她从大学一毕业就当起了金丝雀,这种肉体上的折磨挨挨也就适应了,可是人际关系上她是一天都没有经历过,以前袁超来她哪里,听到袁绍经常打电话骂员工,特别难听,她觉得很刺耳。

如今这里,好像从人间游乐场来到了地狱世界,工厂提供住宿,袁绍如果来,她就会打车回市区伺候他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再打车赶回来,住在那种宿舍大通铺里,她经常望着劣迹斑斑的厕所镜子深思,如果没有那些奢侈品傍身,这不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务工女性吗,把她放在奢侈品店,她就是店员捧上天的白富美小姐姐,那些店员还以为她是富二代。可是如果把她放在这个工厂里,她就是一个特别不出众的女工人,都不算是最漂亮的。

她时而觉得沮丧,时而觉得兴奋,等她好不容易适应了这种机械枯燥的工作后,没想到全厂大换岗,而她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有人告诉她,等她去自己的操作位置上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有一对夫妻在忙了,她很纳闷,然后领导告诉她,目前只有一个站着的操作位置了,她很纳闷。

吃饭的时候,她问别人。

别人一脸戏弄的说,你是没进过厂吧,活儿轻挣得多的多少人盯着,一旦换岗的时候,多少人排队盯着,有的人晚上都不睡觉,就在那里守着,就你那操作位置,那对夫妻四五点就在哪里排着了。

她听完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她只听说过晚上不睡觉排房子排上学,就这种工厂还要排队干活?还要抢?

别人吃完后,很快就返回工作岗位了。她自己在哪里坐着愣了半个小时,饭都没顾上吃。

等她赶过去的时候,领导丢下一句,吃饭超过了15分钟,扣你半个小时工资啊。

她觉得出奇的愤怒,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工厂这种地方存在,一天超长负荷10个小时,国家不是规定8个小时工作制吗,吃饭才十五分钟,如果比较忙,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简直是毫无人性的压榨人的剩余价值。

这个四十岁的大姐经常在训斥人,一刻不歇着挑你的毛病,当然她自己也以身作则,在车间能看到她总是忙碌状态,从早晨盯到晚上经常主动加班,并且住的还特别远,到家都半夜了。

在这里熟悉后,她发现,底层人民一旦翻身当了管理者,压榨人起来比老板都要狠,各种变着法治你,简直没有人权,在中国竟然这样一群人,大家本都是穷人,何必这般苛刻,她一度怀疑袁绍给她们股份了,不然怎么这么卖力哦。

后来最后一次被训斥,嫌她干活磨叽,像训孙子一样数落她,她实在受不了,脱工服要走人,那大姐还以为她耍脾气,不屑的说,不干赶快滚蛋,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她说,给我工资。

那大姐更是用一种瞧不起的语气说,干不够一个月,没有工资,看合同去。

那合同早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这时整个车间静悄悄的,好像都在看她的笑话。

那大姐压根没搭理她,得意的走了,还说了一句,丫头片子,跟我犯浑。

她定在原地尴尬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出去了。

刚走出厂房,终于抑制不住哭了,不是刚才的事情委屈,而是觉得自己不是人中龙凤,连这点苦都受不了,又要回去做小三了,打车直接去袁绍公司,袁绍不允许她来公司,突然看到她这么灰头土脸,忙问她怎么了。

她第一句竟然是,你到底给她多少股份?

袁绍听得一脸心虚,还以为新找的女大学生被她发现了。忙装糊涂,宝贝,什么股份?

她就把来龙去脉都说了,袁绍听到后笑的前仰后合,足足笑了半个小时,她像个小丑一样被袁绍光明正大的嘲笑。

袁绍被她的奇葩行径逗笑了,怪不得最近去她哪里都是随便交差一下,以往都是百变情趣诱惑,不把他榨干不算完,事后还要躺在他怀里说情话,最近去都是完事就翻身睡去,好像白天累的够呛,他还怀疑是不是外面养了人,没想到跑去干苦力了。

真是傻妞,单纯的可爱,这是他一直比较宠爱的原因,他不喜欢哄女人,但是笑笑单纯的可爱,是唯一一个原因认真哄的女人。

说白了,不就是看你傻的认真,随便一句搪塞就能过关,当然笑笑也是他众多女人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所以你很难说究竟是谁吃亏,失与得。

笑笑被他气哭了,一脸委屈的坐在沙发上,他转念一想,又认真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在基层好好干,有一天你就有可能走到我身边,让我刮目想看,我告诉你,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永远都不会走到这家公司。

你到底给她多少工资,那个女的简直是个死变态,天天盯着我,你现在就把她开了。

袁绍满意的哈哈大笑,宝贝,你想要什么跟我说,千万不要去做那种傻事了,我不是说了吗,你的后半辈子我包了,所以你就当个洋娃娃不好吗,我也不喜欢你这种模样,快回家去梳洗一下。

笑笑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命令和不高兴,闷闷的回应,那我走了。

等她走后,袁绍给人事打了个电话,问了那个工厂的人员编制,给那个大姐涨工资五千。过了一会,又打过去,问通知了没,人事说还没来得及,他说涨一千。

袁绍望着窗外,正好看到笑笑在路边打车,他不由的在心里感叹,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从小生活在象牙塔的小姑娘,你以为商业世界是你以为的真善美吗,看到路边的小猫小狗都要可怜一下,这种仁慈之心注定成不了大事,商业行径除了心狠手辣之外,商业利润就是压榨剩余价值出来的,而剩余价值当然不用老板亲自执行,你只需要找一个打手,一个了解底层人民行为的“打手“,让她去执行你的所思所想,说不定她还会想出一些更阴的招数,底层人民治人更狠,更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