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爱情最美的样子是"闲时立黄昏,笑问粥可温"

世间的情爱到底为何物?

有那"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了医。"

有那"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

有那"我曾踏月而行,只因你在山中。"

还有那"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


在爱情的世界里,爱时如口含蜜糖,恨时如六月寒冬。有的人在爱情里如鱼得水,有的人在爱情里遍体鳞伤。

曾经看过最美好的爱情,是三毛与荷西的《撒哈拉的故事》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同作者的一同感受爱与痛,幸福时一起笑,忧伤时一起哭。

仿佛世间的种种都少世的轮回,都抵不过两个的在一起的短暂时光。那幸福的每一刻,便已是生生世世了。

几年前看完这本汪涵推荐书目《浮生六记》,便也同作者沈复一同感受了一次,他与妻子芸那"花前月影下,流水润无声"的岁月静好。或许,最美好的夫妻生活,就是简单的点点滴滴。


很喜欢书中"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的场景。

《浮生六记》这本书一直有小《红楼梦》之称。大概世人多觉得他与曹雪芹境遇相同,写的也都是内宅里那点事。我倒是不觉的它像《红楼梦》。但却爱极了,它文中的亭台楼阁,闲时看花,琐碎小事的种种情怀。

林语堂先生也曾评价芸是"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一点都不为过。日子好不好,有的人都能活出滋味来。

13岁的沈复,对母亲说"非淑姐不娶"。淑姐便是芸,她与沈复同年出生。芸生在正月,比沈复略大些。四岁时,芸的父亲便过世了。十三岁,两人定亲。


年幼丧父的芸,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穿着素雅,不喜奢华。年少时,偷偷叫沈复去房间吃粥。被堂兄撞到调笑之后,羞羞地跑出门去。那样子真是可爱至极!

成婚时,见到芸瘦怯怯地。才知道自那年沈复生病,芸便开始为他吃斋了。

少年时的相知相惜,或许就是这样的燕过无痕吧!

有人说沈复是千古宠妻第一人,也有人说沈复这本书真的让大家狂吃了狗粮。

夫妻间的浮夸客套,相濡以沫,便是一句句的"岂敢""得罪",又或是相遇时的握手和那句最平常的"去哪儿"。看似平淡无奇,实则甜蜜无比,似乎每一刻都在洋溢着幸福。

两人常常一起讨论古文诗词,从《战国策》《庄子》到《琵琶行》《楚辞》,天大地大有聊不完的古今中外、诗词歌赋。

芸是那种很典型的古代女子,守着礼教规矩。却也想跳出这条条框框里。

她曾女扮男装与夫君一同逛庙会。游太湖时不拘小节,与船家女把酒言欢行酒令。为给夫君找一位美貌风韵的妾室与名妓之女结拜。

作画时建议夫君用虫标本入画。以文会友时,从饭菜到茶酒,再到特别设计的梅花盒,专门雇来的馄饨摊。无不细致入微,格外灵巧雅致,果然是个妙人儿。

可以说芸是个有趣的灵魂。有着林黛玉的灵气才情,有着薛宝钗的玲珑剔透心,还有史湘云的落拓不羁。



本书最为出挑的还有作者对花卉、服饰、饮食,以及器皿摆放、房屋布置的细致描绘。也奠定了本书的美学地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或许所有的快乐,都加剧了离别时的痛。芸死后,活着的人回忆起这岁月静好的时光,才是毕生最痛苦的吧!

芸的死和林黛玉有个共通之处——"思虑太多"。一是公婆的多次误会与指责,二是纳妾未成,反成了一道催命符。

如果说芸是病死的,那这病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芸的细腻敏感也成了她致命的弱点。

最后也只能叹一句,

"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俯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