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最不可学花子虚,正确应对李瓶儿

96
章雪峰
2016.08.16 14:25* 字数 2488

由网络消息,震惊得知:王宝强数个银行账户中的存款在一日之内被取走,导致王宝强只能借款打官司了。

大约只有六位数的诉讼费,居然难倒了王宝强这位身家过亿的英雄汉。

而剧情演变到现在,大致可以作一个判断:马蓉当初决定嫁王宝强,并非是出于爱情,而是出于财产。

你得到了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而且,你不可能永远得到我的人。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钱。


至于被牵扯进来的、抱得美人归、坐分大笔财产的王宝强经纪人宋喆,考虑到他与马蓉并无旧情的因素,很难说马蓉委身下就的目的,不是为了转移钱财的方便。要知道,他的经纪人身份,将为马蓉转移财产带来难以想象的便利。

在华文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虽然这是一本四百年前的书,但是实在太贴近当代了。有时候看国外的当代作品都还会有些隔阂,但是这本书完全就是可以对号入座——官商勾结、妻妾战争,简直就和某些富豪家一模一样。”

到了今天,我们可以在“某些富豪家”的名单中,加入“王宝强”的名字了。

王宝强、马蓉的剧情,实在让人不得不想起《金瓶梅》,想起花子虚、李瓶儿这对夫妻来。

花子虚是《金瓶梅》中著名的有钱人,也是著名的可怜人。

关于他的有钱,作者在第一回就指出了。第一回西门庆等十兄弟结拜:“西门庆再三谦让,被花子虚、应伯爵等一干人逼勒不过,只得做了大哥。第二便是应伯爵,第三谢希大,第四让花子虚有钱做了四哥。”

作者在这里,专门点出了“花子虚有钱”。


然后,从第一回花子虚出场,直到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基本上就是花子虚的身边人、结拜兄弟西门庆,翻墙入室、登堂入室,勾引他家老婆、转移他家财产的过程。

花子虚的枕边人李瓶儿,是如何与他的身边人西门庆勾搭成奸的,《金瓶梅》中载有相关操作细节,有兴趣的请自己去学习观摩。

我们且来看看花子虚的老婆和兄弟,是如何一步一步地淘空他家的财产的:

在《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与兄弟花大、花三、花四家财分配不均被告并抓至东京时,身为他老婆的李瓶儿,马上就面向西门庆,首次打开了花家财产的大门:

“便往房里开箱子,搬出六十锭大元宝,共计三千两,教西门庆收去,寻人情上下使用。”

在西门庆表示只需“一半足矣”时,李瓶儿还怕大官人装纯洁不懂她的意思,直截了当地授意:“多的大官人收了去。奴床后还有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都是值钱珍宝之物,亦发大官人替我收去。”

此时喜从天降,已经“数钱数得手抽筋”的西门庆,还有些担心:“只怕花二哥来家寻问怎了?”他到底还是做贼心虚,怕花子虚将来知道了不得了。

然而,这些财产花子虚竟然并不知情,只有李瓶儿知道:“这都是老公公在时,梯己交与奴收着之物,他一字不知。大官人只顾收去。”

这是花家财产第一次大规模转移。


在知道了花子虚在家财上面的糊涂劲儿之后,结拜兄弟西门庆放心了,从此伙同他老婆李瓶儿,开始大肆转移花家财产。

花家财产第二次大规模转移,是在花子虚死后的第十六回:

李瓶儿为了哄得西门庆早日娶她当妾,更是大规模送钱送物。在知道西门庆打算翻盖花园的时候,又拿出床后茶叶箱子内藏着的40斤沉香、200斤白蜡、2罐水银、80斤胡椒,交与西门庆变卖了380两银子。自留180两,200两银子都交给了西门庆用作盖房经费。

花家财产第三次大规模转移,是在李瓶儿嫁给西门庆的第十九回:“雇了五六副杠,整抬运四五日”。

如果说这五六副杠抬了四五日的财物,还不大好评估其财产价值的话,那我们来对比一下:

第七回西门庆在娶“有钱的主儿”孟玉楼做妾时,薛嫂儿“领西门庆家小厮伴当,并发来众军牢,赶入闹里,七手八脚将妇人床帐、妆奁、箱笼,扛的扛,抬的抬,一阵风都搬去了。”

对比起来,我们就知道:在搬运号称“有钱的主儿”孟玉楼的财物时,只有七八个人,还是徒手,只花了“一阵风”工夫,就搬完了。

可见,孟玉楼只是一般有钱,李瓶儿那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儿。

必须指出的是,西门庆得娶李瓶儿,不仅仅只是得到了一个美貌小妾那么简单;事实上,这是他发家致富的关键一跳。

没有李瓶儿,西门庆最多只能算个小财主,而不可能成为盆满钵满的大富豪:

先看他家的房产:花子虚在世时候250两白银买的狮子街房产,西门庆相邻的花子虚原房产,随着李瓶儿的到来,成为了西门庆的资产。

再看他家的生意:新开了当铺,门面2间,成本2000两,是西门庆祖传生药铺成本的两倍;开了绒绒铺,门面5间,成本4000两,是西门庆祖传生药铺成本的四倍。

再看他家的生活质量:内外宅子都焕然一新,粮食存满了仓,牲畜成群增加,奴仆排成行,家里请来专门的乐师开始教授几个丫鬓吹拉弹唱;西门庆送给蔡京的生日贺礼也由银器换成了金器;那些蟒衣玉带也换成了拿得出手的朝廷里的上等货色。

于是,在“没有神的所在”里,西门庆、李瓶儿这对狗男女,开始了末世狂欢。


看过花子虚,再回到王宝强。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千万不要成为花子虚,不要成为那对所谓“璧人”的赚钱工具,不要成就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狂欢。

而在法治的今天,王宝强要做到这一点,虽然细节复杂,但应该并不难。他只需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多向法律界高人请教,正确应对、保护自己就够了。

一不可学花子虚在家产上的糊涂。要当自己财产的明白人,看好自己的财产。

她为钱来,你最解恨的是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要多方搜集对方出轨在前、过错在先的证据,提供给法庭,从而获得对自己、对孩子最有利的判决。

二不可学花子虚在处事上的使气。要坚强面对这一切,搞好自己的身体。碰上这样的奇葩老婆和兄弟,并非你的过错。既然碰上了,就当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了。

最不可垂头丧气,更不可纵酒使气,伤身伤己。切忌不可学花子虚,竟然气死,只留下他们在人世间狂欢。这是最不值当的。

所以,正确应对的同时,还要搞好自己的身体。

搞好了身体,钱你可以再挣,妻你可以再娶,兄弟你可以再有,一切你可以再来。

最后要说的是,真心推荐《金瓶梅》和《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这两本书。作者分别是兰陵笑笑生和侯文咏,不是我,所以这不是广告。


因为在这两本书中,我们可以进一步读懂西门庆、读懂花子虚、读懂李瓶儿;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读懂宋喆、读懂王宝强、读懂马蓉;

最后,我们还会进而读懂在这人世间不断折腾、醉舞狂欢的芸芸众生。

历史有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