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乙哥闯红袖

多少纯情都如梦

小乙哥,大名燕青,江湖俗称:浪子燕青,小乙哥。随主人卢俊义入梁山,封天巧星,位列36天罡第36位,曾以百步穿杨的的绝技和出色相扑本领获得步军首领称号,征讨方腊之后,小乙哥突生厌倦之心,一夜之间退隐江湖不知所踪。

1



小乙哥,躲到哪里去了,一时间江湖说法很多:其一:江湖闲散人云游天下;其二:密会李师师双宿双飞;其三:泛舟巴蜀,一方富甲…………。最新说法:有人在红袖添香见过他。

话说小乙哥离开主人卢俊义后,几经奔波来到山东蓬莱桃花岛居住,从此不问江湖事事。岛很小,四面的海浪声淹没的江湖的喧嚣,小乙哥没事打渔、种菜,一时技痒也会拿出川弩练练百步穿杨,偶尔寂寞时吹一曲<鹊桥曲>排遣寂寞,也算活得自在逍遥。

忽一日秋风渐起,秋雁盘旋,秋雨潇潇,小乙哥不禁想起在水泊梁山的岁月,那108位天罡地煞不时走入梦里。通过其他岛民打听才知昔日的梁山好汉经历征方腊已经所剩无几,主人卢俊义已经中毒溺水而亡,听此消息小乙哥煞是悲伤,决定拜访回乡的“小旋风”财进一叙旧情。

到“小旋风”处,财进既惊又喜,挑灯夜聊不亦快哉。聊的兴起,小乙哥问财进:“不知兄长可想再入江湖?“财进大笑:”我的小乙兄弟,打打杀杀还没够吗?江湖太险恶还是做个闲云野鹤人吧!现在国泰民安,民心思静啊!现在江湖文学兴起,各地江郎才俊都以品读文竞相效尤,我也加入其中只谈风月不谈刀兵!““竟有此事,不如给我也引荐引荐,好和兄长一起谈诗论文!”

本已厌倦隐居生活的小乙哥和财进一起投奔江湖文学社。

抬望眼,随处可见锦旗飘扬,硕大的“文”字格外耀眼。小乙哥风尘仆仆随着财进来到了一家山寨,山寨内男男女女煞是热闹,不停打招呼,不停之乎者也,小乙哥也被引荐成了座上宾。初相识,相见甚欢,把酒谈诗,之乎者也,小乙哥当场献箫一曲,顿时迎来一片掌声。接下来几日小乙哥连发 几篇诗文溢美之词接踵而至,一片惊呼,才子小乙哥!

不日传来喜讯:文章登榜!小乙哥拍案而起,这是我要的江湖。

花无百日好,人无千日红。渐渐小乙哥的江湖文学社出现内讧,各大堂主出现分歧,有好事者造谣生事,顿时一片血雨腥风,诗文伴着谩骂,斯文被踩在脚下,赤膊上阵,小乙哥那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一下子浇个透心凉!这是神马江湖,还没梁山泊好呢。小乙哥挥泪告别财进,准备再回桃花岛过打渔、种花的逍遥日子。

2



千山暮雪,一片萧条,小乙哥信马扬鞭,追风而去。

远方一城池,于秋风中琴瑟声声似有高山流水之音缓缓流出,忽而如泣如诉,忽而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恍然间小乙哥又回到了京城,初遇李师师的那曼妙的场面又从心绪延展开来……….。小乙哥不禁寻音来到城池旁!

好大一座城池,城墙上竟然全是芙蓉花的花枝,琴音发自这个花城,上书四个鎏金大字:红袖添香!

小乙哥顺着滚滚人流来到城里:红袖添香城风景如画,如世外仙境,如今,秋风一夜吹,落叶一地黄;冬日千山暮雪,童话的王国,春、夏,芙蓉粉墙香飘十里………....。

不远处一白衣女子明眸皓齿,即兴弹奏,曼妙歌喉和那流苏彩绣把那个燕小乙惊得仿若世外!通过喝彩声才知此女子乃红袖城当家堂主:紫玉生烟。

不远处有座城楼修的气派雄伟,名曰会诗楼,旁边红袖城告全体市民书赫然醒目:

红袖亲们:

远方的才子佳人,欢迎你们加入红袖,我们的城市充满诗意,是您理想的精神家园,在这里可以谈文説诗,也可以文会友。这里以推广文化,广纳贤才为己任,努力打造一片没有污染的江湖文学城。

目前已有人口8万,在这里你可以纵情舒展自己的才情,不要把文字成为美丽的负担,重要的是拥有一份恬淡的心情!

小乙哥很是心动,这和刚刚离开的山寨不太一样,于是信步登上会诗楼,登楼怨望,红袖风景尽在眼底,整个城市井然有序,叫卖弹唱歌咏声络绎不绝。猛听得楼上大厅传来阵阵叫好声,燕小乙不禁走入会诗楼大厅。

大厅很气派,“五星级江湖文学城”匾额赫然在中央,左右两边各有五位堂主,个个都是靓女俊男,也都是一顶一的诗文高手!

小羽,Recuri丶未来,明月,果果,蜗牛漫漫,向着阳光走,依依,夏子吟,路靠自己走,千里走单骑。

小乙哥挤个缝一看,原来是红袖城第一美女依依和才女果果一首一首的对诗,那诗文惊得小乙哥只擦冷汗,见过很多高手,没见过这么高的,禁不住击掌叫好。暮然间,不远处静坐一位堂主,气质优雅,静若处子,粉眉微蹙,杏脸含情,小乙哥不禁望着望着,竟也痴了!

此城池有如此好音好文,燕小乙决定暂住几日。

从此红袖城每天公布的红袖榜上偶尔也会有小乙哥的名字。小乙哥舒坦地吹箫写文,在粉红墙内悠闲地做着子民!渐渐也成了堂主们的座上宾。

忽一日,来到大厅,多了几个新面孔,那个气质优雅的堂主不见了,小乙哥不禁眼前一黑,所有诗文不禁索然无味!

小乙哥不再常来大厅,经常在酒馆酗酒,有时不禁手舞足蹈,看着晃动的绿肥红瘦想把诗情点燃。然绿肥红瘦尖锐的发簪,懵懂间刺透纤细的指尖,敏感,伸手去抓,动情!请离开,小乙哥重重摔在红袖城的大街上。

小乙哥又萌生了退意,这是一个令他纠结的江湖,这里不仅有快乐,也有痛苦,有振奋也有失落,他不仅恋吹箫写文,也恋着这粉红墙还有那熟悉的名字………..。

冬去春来,芙蓉花满城,香飘十里。小乙哥望着红袖城,陡升些许凄凉,不禁在城墙洋洋洒洒写下退隐文,准备策马远走,刚到城门,一声清脆的镇喝:“燕小乙,你哪里去,你还欠我一篇诗稿!”不用说小乙哥就知道蜗牛漫漫堂主驾到!当时愣在当场。

如今红袖两年大庆,燕小乙登上会诗楼,紫玉生烟堂主举办的红袖大会“大宴三天”煞是热闹,不少另立山头的堂主和子民都欢聚一堂,写诗赛文,名字串烧如火如荼。小乙哥也有些微醉,水泊梁山的快活日子又浮现在眼前,如今所谓的纠结都化为碧水蓝天,在红袖放眼望去,文是文,人是人,“燕小乙,你哪里去,你还欠我一篇诗稿!”。那一声清喝把小乙哥的微醉当时清醒,漫漫驾到!小乙哥逃出会诗楼,消失在红袖的大街小巷…………。

                         

遥望当年听雨楼

  3



小乙哥一下子惊住了,征方腊的千军万马的阵势都见过,这香风拂柳阵却没见过,平日各位堂主都颇斯文,今日不知为什么苦苦相逼。小乙虽不是名人,但也是赫赫36位步军统领之一,哪里受过此等闲气,顿时剑眉怒目,气运丹田,黯然销魂掌神功随时待发。猛然一声怒吼:“小乙哥,我来也。”只见不远处跳来小兄弟无诺。众堂主纷纷后撤,无诺拿出堂主令牌对着小乙哥说道:“紫玉堂主叫你到品香楼,有要事交代。”小乙心头一惊,我与紫玉堂主很少来往,叫我何事呢?正低头发愣之际,无诺拉着小乙哥的手低声说还不快走!

话说小乙哥参加红袖庆祝大会被众堂主考问前情网事,虽身心俱损仍只字未说。幸有无诺及时出现才躲过一劫,今随无诺走上品香楼不知紫玉堂主有何急事。品香楼乃红袖各位堂主别院,非一定级别很难进入,小乙哥还是第一次进入。只见品香楼雕龙画栋,飞天神女像神态各异,恍若仙女宫,大厅中间一把虎皮龙凤椅紫玉堂主正襟危坐。只见得紫玉身穿紫玉霞佩,头戴九星连珠,脚蹬鹿皮靴,一对美目不怒而威。一时看得小乙心里七上八下,仿佛做了什么错事忐忑不安起来。忙向堂主打招呼:“堂主不知唤小乙何事?”紫玉堂主见小乙来到含笑说到:“小乙不必客气,今日来找你有事与你商量。”“堂主请讲。”小乙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小乙,你来红袖已一年有余,也可算作元老殿堂级人物,可惜你不求上进,偶尔发点散文随笔,反映平平,后来的五郎﹑山妖﹑东城早已名震红袖,成为红袖脊梁,唯你虚度终日,吹箫弹曲不成气候,苦了我一片良苦用心。”紫玉的一翻话只听得小乙又羞又愧,不敢抬起头来。

“这也不能全怨你,以前你在梁山闲散惯了,文字也是办路出家,还是底子薄啊。近来看你也是心情重重,也许是红袖呆得太闷了,现派你和师妹笛洛到六和寺武松去处学习古诗文,你看如何?”小乙一听笛洛诗妹要去又满心欢喜起来。想想师妹的俏丽模样,几分娇涩,几分艳丽甚是可人,多少红袖男都一把把葱白送呢。小乙把欣喜暗藏忙推辞道:“枉废了堂主苦心,小乙天生愚钝难成大才,把机会让给年青人岂不更好,更何况我和师妹孤男寡女多有不便。”“这我自有安排,你的跟班无诺还有依依堂主也去,回去准备明日动身。”小乙一听依依要去,那点热气一下凉到了脚底,那飞叶摘花的身手刚领教过,那是相当的恐怖,那丝得意瞬间被忧郁代替。拉着无诺到红袖得意茶楼喝起闷酒来!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依依﹑笛洛﹑无诺还有小乙哥告别红袖各位驱马走出红袖城。只见城外满目萧瑟,林海连天,马蹄声声惊起鸟儿,引得落叶纷纷,笛洛一身紧身衣英姿飒爽,依依一袭丝绒压布小袄外加紫巾面莎看得小乙倒吸一口冷气,第一美女不好惹!正思付间,笛洛在马上对小乙说:“我的《笛洛猜想》写完了,拿下看吧”,小乙伸手接到手上,心想这小妮子搞什么东东?(请看下集,《笛洛的猜想》)

小乙一看封面恍然一个杏脸含情,一笑梨花带雨的女子衣袂飘飘就在眼前。小乙哥正在分心走神之际,只听前面啊呀一声,小乙哥沿着声音一看,前面依依花容失色,一只灰色巨蟒口吐红信拦住去路。无诺跃马上前大吼一声:“依依﹑笛洛殿后我来对付它。”但只见无诺挥舞怒斩(兵器谱排名第十三位)朝那巨莽使出见龙卸甲一式,那巨蟒也不示弱一个蛇摆尾竟逃过一刀,径直逼笛洛而来,说是迟那是快小乙哥川弩(兵器排名谱第十五位)三只齐发,依依索命毒龙镖(暗器排名谱第三位)五星连排,笛洛莫愁剑破空一击,只见那巨蟒瞬间血肉模糊瘫倒在地。四人见状欢呼雀跃,依依取下紫巾面莎冲着众人说:“兄弟姐妹妹们,天色已近中午,快马加鞭找客站休息一会。小乙哥打趣道:“美女还是我们在前吧,那花容失色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疼啊。“小乙你再说!”只见依依五枚毒龙镖在手登时吓得小乙不敢言语,一旁笛洛咯咯的笑着:“小乙哥还嘴贫不?”

不经意间四人走出林海,前面一片开阔地带,村落纵横,不时传来鸡鸣狗吠之声,不远处一家客栈招牌旗迎风飞扬,上书斗大的四个字“龙门客栈”。四人要上两间上等客房准备休息。店小二走上前满脸堆笑:“这四位客爷,这里有上等的米酒腊肉先暖暖身子吧!”小乙喊道:“小二,好酒好菜尽管来。”依依﹑笛洛专门点了阿胶芙蓉养颜汤,四人说说笑在客栈一楼用餐。只听咣铛一声,从客栈闯进一绝色女子,只见她面如满玉,肌肤赛雪,体态阿娜。只是匆匆忙忙神色慌张。“天雪!”四人不禁大声齐呼。其它桌上的客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目光齐刷刷到四个人身上。进来的果然是天雪,天雪见此四人如见亲人,止不住缀泣起来。依依把天雪引到客房,大家都心里都打着问号,前几日天雪刚回家探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

依依拉着天雪问到:妹妹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天雪一声叹息,本来欢欢喜喜回家去,没想到却让我相亲,我不同意他们竟把锁起来不允许出家门半步,好在夜晚趁人不注意逃出来,看看都把我饿的,连大鱼大肉都吃不下了,无诺快去给我拿个鸡腿,没鸡腿猪蹄也好啊。无诺一听赶紧找小二。这边笛洛一下子笑个不停,天雪挥拳恨恨道:姐都这样了你还笑!这等好事你还哭,我一直期待那个骑白马的来呢。你那个骑白马的可不一定不是王子,没准是唐僧呢。小乙这句话令天雪顿时由悲转喜,笑道:什么王子、唐僧我就喜欢红袖美女团。这时大个的鸡腿香飘来,四人又吃了起来。据后来依依回忆好像吃了将近四个小时,又上来两盘猪蹄,小乙哥被喝的西里哗啦,抱着无诺直喊师师。天雪也说出了一直埋在心里的秘密,小乙哥一句都没听到,只有喝得最少的依依晓得,她悄悄地记在红袖大事记上偷偷地笑了。

隔日,秋高气爽,五人早早起床,天雪也暂不回红袖和其余四人一起去六和寺。梳洗打扮吃过后,无诺去给天雪买了一匹好马,坐在马上的天雪:

火红披风迎风展,

倒挂琵琶手中扬,

引来天上云遮日,

不与此女比风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