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温暖

    ——小记我的广东朋友晨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品不像人的骨架,一眼就能看出大小。但它又确实是精神的骨架,支撑着一个人的身躯走东奔西。于是就有了形形色色的人,各式各样的披挂和身架。有些人看去很魁伟,与之相处一久却觉得其矮小猥琐;有些人毫不起眼,终让你在他平淡如行云流水中领略到山高海深。看不见的力量才是大力量,那就人的品格魅力。

漂在北京,我认识过很多人,结识过很多天南地北所谓的朋友。但经过几年的岁月洗礼,剩下的寥寥无几了。唯有晨风牢牢低占据在我的朋友榜之首,我想这就是因为他人格的魅力吧。

我是2006年夏天,晨风来北京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一个活动时经朋友介绍认识的。朋友介绍说,晨风曾经教过书、下过海、从过政。先后担任某镇党委书记,龙川县宣传部副部长,时任龙川畜牧兽医渔业局局长。他低低的个子,透着精明和干练,这是晨风最初给我的印象。

在北京西四环的街边,夏夜的微风如丝绸一样轻轻拂面,在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光下,我们喝着啤酒畅所欲言。就在那天,他知道我的家乡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时候,他就委托我在家乡找两个贫困的学生对象,他将给予资助。短短的相识让我感觉他的质朴、真挚和真诚的仁爱之心。我想这么一个富有爱心的人,人品一定不会差。

短暂的相识,我们却很谈了很多,也非常的投机。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北京。

生活中,朋友不一定靠的很近,就象太阳虽然离我们很远,但我们一样可以感受到她的温暖;又如星星,虽离我们很遥远,但我们同样可以感受到她的明亮一样,晨风就是我这样的一个朋友。

其实,十年间,我和晨风总共也就见过四次面。

2009年夏季,我出差深圳,在深圳办完事,我给他打了电话,他得知我在深圳,就力邀我去龙川。于是,我就有生第一次踏上了粤东北的土地。这是我和晨风的第二次见面。

在龙川的两天时间,他热情的款待,让很多的同事朋友陪我,并在繁忙的公务中带我游览了有岭南客家之源、中华姓氏之最、赵佗兴王之地、科举文化之窗之称的佗城和龙川县城。晨风带着我行走在龙川佗城,犹如翻开一本千年史书。望着眼前古门、古街、古道、 古树、古民居、古祠堂、古码头,一步一古物、三步一古迹,品读过往云烟,感受岁月变迁,体验人性回归,感受到了龙川这座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厚重文化,以及深刻的文化精髓,更感受到了晨风和他的同事以及朋友们的古道热肠。

我走的时候,他给我定车票,送了我几本他自己写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版的 《爱心储存》、《蔷薇绽放》、《生活絮语》、《桃红柳绿》4部散文集。

回来后,我仔细的品读了晨风的每一篇作品。我对他有了更充分的认识。我本人才疏学浅,无权评论文集的优缺点。但我佩服与他在繁忙的政务之余,在浮躁的市场经济环境能静下心来,耐住寂寞,写出了这么多优美的文字。我在他作品的字里行间悟到了人间真情;悟到他对亲情、友情、乡情的深刻理解;悟到了他以独到的视觉发现的生活之美,和对生活之美的倾情描述,让我感受到了他对生活的态度、和对人生热情以及内心爱的浓郁,从优美的文字里嗅到了生活的芳香。后来我又陆续拜读了他写父亲写母亲的散文更让感到这是一个孝心无限的人。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晨风又来过两次北京。晨风不但写作还喜爱书画,我带他去了位于北京和平门外的琉璃厂---北京一条著名的文化街,这里云集了书画名家的作品。尽管我不懂书画,但也喜爱,我们共同的爱好,更使我们无话不谈。

庄子说过“君子之交淡若水。”就是说朋友的交情淡的像水一样,当然这里的“淡若水”,不是 说朋友之间的感情淡的像水一样,而是指朋友之间的交往不含任何功利之心,他们的交往纯属友谊,却长久而亲切。但晨风却给予了我很多无私的关心和帮助。

记得2009年秋天,母亲有病住院,我赶了回去,正好晨风打电话问我在不在北京,我说母亲有病回来了。不一会功夫,他发来信息,说给我打了两千块钱,钱不多是点心意。那一刻我感动的竟然不知道怎么会回复千里之外这位朋友的信息。看着信息,我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2010年11月底,我去广东雷州半岛出差。在火车上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其实我们平时的电话不多,但每一次听到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的问候都让我亲切无比。得知我要去广东出差,就一定吩咐我回的时候到龙川去一趟。正好我要在深圳坐的京九线特快路过龙川。于是在雷州办完事,我就在深圳坐车到了龙川。他安排司机把我接到定好的宾馆。

下班后,他来叫我去吃饭。走出宾馆的时候,天有些阴,刮着小风,有些冷。我去雷州的时候,由于查看天气还比较热,就只穿了衬衣和西服。我和他走着的时候,他突然不见了,我就站在路边等他,不一会他手里拎着一件崭新的棉衣走过来。

他说,你穿这西服有些冷了,我给你在商店拿了件棉衣,你穿上。

我惊讶了。惊讶之余就是推辞,但晨风的坚决,让我感到了盛情难却。在街边,我穿上了这件包含了晨风热情和关爱的衣服。穿着赞新的棉袄,一股暖流历时传遍全身。

回到宾馆后,我才仔细地看了棉衣的牌子,是一个不便宜的名牌梦特娇。从小生活在贫困山区的我,说不上我有多简朴,但是这是我平生穿的第一件名牌衣服,这棉衣来源于朋友在冷风袭人时节的真诚馈赠。

回到家里和妻子说起衣服的来历,妻子感激的说,你遇到了一个雪里送炭好朋友。妻子的话让我感慨良久。

2010新年的时候,我就是穿着这件棉衣,感受着朋友给予的温暖,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新年。

没曾想,新年过后的正月初八,我穿的就是晨风送我的棉衣,去市里办事,在车上竟让一个小偷给偷了。衣服让小偷从里面用刀片割了十几个口子偷走了钱包。一件朋友送的心爱衣服,让小偷割的如此惨烈,让我心疼不已。后来妻子用针线仔细的一针一针仔细缝上了。

妻子缝着针线说,笨死了,成天出门在外,能让小偷把衣服割成这样都不知道,看看多可惜,枉了你朋友的好心了。妻子的话 让我无言以对。好在衣服是从里子割了,没有影响外面,我心里多少还有点安慰。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件棉衣一直挂在我衣柜里,藏在我的心里。夏天的时候妻子拿出来晒晒,冬天的时候,我拿出来穿着它。

有人说朋友像一件厚厚的棉衣,为你抵御严寒。没错,晨风就是让我在寒冷的冬日,感到了如同春天一般温暖的朋友。

当又一个冬天来临的时候,我又一次想到了晨风送的棉衣,在雾霾笼罩的京城,像一团火苗,跳跃着在心头。那来自朋友的温暖,一直埋藏在我心中,它悄无声息的聚集,涌动着,温暖我漫漫人生旅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