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渐凉,需暖人心

天气转凉,却不知对谁道一声,多加件衣服,早晚天凉。很早之前就喜欢,初秋清雨后,丝丝秋风吹入心间,去除夏日的烦躁。

最近晚间路过那一条条小路,幽暗静谧,缕缕清风吹过,有些恍惚,觉得时光如波纹一般,涟漪着,迷幻着,自己也回到了旧日的时光。田间小路,一人独行,看星空,看脚下,听蛙鸣,听犬吠。

那日,不知为何,突然想趁着夜色去水汉,一根筋的感觉非去不可,可能,想见见夜色下不一样的感觉,见见不一样的味道。全凭记忆,向西走去,总觉得方向差不多,应该能走到。不幸,有段路重修,绕了一大圈,以为凭着村落的灯火,可以为夜行指明方向,可笑的自信,换来的是百度导航,夜的静似乎被那一阵烦躁打破。

兜兜转转,是到了,却和白日的光景不一。原以为的记忆中的门前邻里间的聊天没有见到,退而求其次,看看时下最火的广场舞也可,至少看看七八点钟,热腾的活力。最终在院前广场看到了,三五人,不多,但那种感觉是一样的。不应人少而停止,就像五月在项王路看到两个人在跳广场那种冲击力是一样的,那种自乐,那种闲雅,第一次破除了我对广场舞的偏见。我也在想,为什么非要觉得一人偏意直行就要用肆意妄为来定义,又为何执拗成了异类?一个人的独舞也是一种狂欢。夜理因就是静,就理因是独行的色彩。绕水汉没有多转几圈,也是觉得远远观望一番即可,不忍去打破夜的静,怕吵醒刚刚入睡的整个村庄。

曾有过一段时光,觉得白天是活着,晚上才是生活。觉得夜晚所做,所想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自我主动的选择才是自己最想要的,也可能是自己一直所追寻的。

夜色给了我们宁静,故土给了我们寄托,却又为何许多灵魂四处飘荡,不得一日的安宁。我也曾不解,为何喧闹声轻易就能掩盖了静谧?日渐浮躁的风气涂染了纯朴习俗?可能习惯了城市的繁华,便不再留念村庄的简朴。想再看看鸡鸣唤醒天明,缕缕炊烟萦绕,思念如泥泞般的初秋清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