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处有众生相

        于我而言,旅行的意义不在于目的地,而是我在路上。

        青春的心是躁动的,总不肯安于一隅;所以我决定出去走走。

      见见世面或许是最好的理由。

      从未出省的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从安徽黄山跨越至河南三门峡,河南不愧为北方,望着车窗外起伏和缓的山坡,偶尔掠过的两三孔废弃窑洞,以及伫立远方的风车和遍布的高耸的工业烟囱;这些景象汇成了我的河南印象。

        几天后,辗转西安,去看了华清池,参观了秦兵马俑。

        所谓的见见世面却也只不过是在几个景点兜兜转转。相比在这些地方匆匆走过,只来得及拍下几张照片就转身离去;我还是更喜欢在火车上度过的时光。

        是的,比起抵达终点,我更喜欢保持在路上的状态;我知道,有我这类想法的人不会很少。

        现代年轻人对旅游的定义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不再真正为了美景,而只是为了赶赴一地,拍张照片,上传朋友圈,证明我来过。然而,意义何在?古代文人骚客游览名胜是为了感悟伤怀,而如今,我们所谓的旅游的意义是那么浅薄。

        一场所谓的“旅游”下来,如果多的只是手机相册里的几张照片,而少了照片里的回忆,那就真的有些不值了;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但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如安安静静地在家中好好读一本书。

        但是,在我看来,真正的旅行还是在路上。虽说现在交通发展,坐高铁从黄山到三门峡的时间是火车的三分之一,但我还是选择火车;虽然价格也是一个原因,但我更喜欢火车,是因为比起高铁,在火车上可以看见更多不同的人。

        在火车上,我遇见了返乡的夫妻,女人为了能在嘈杂的深夜好好睡一会儿躺进了三座的座椅下;有买了站票仍不忘看考证参考书的女大学生,有一时兴起办火车售货员吆喝的乘客,声音洪亮,说辞简洁押韵;还有凌晨三点钟仍旧在一起侃山的老乡;半梦半醒间,也曾依稀听见有人在高谈宗教……

        火车上,有更朴实更丰富的人生。本来,为了派遣乘车途中可能出现的无聊,我特地在书包中放了一本《白说》,不过,旅途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

        在火车上,与这么多人擦肩而过,不参与,不打搅,只是看一眼;下了火车,再次离去,最好此生再无交集。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遇见一些人,瞟见他们的一隅人生,或多或少有了自己的几分浅见和感触;也许这就是出行的一份薄礼。

        白岩松在书中提到,不论他是不是姓白,这本书都叫《白说》;因为说了也白说,但不说白不说。

        可是,白岩松说了白说,我也有可能只是看了白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白说》的确可以跟我们以人生的思考与启迪但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如果我们有幸见了这么几行几页,那么也能从中获益。

      出去旅游或许成了现代人派遣消极情绪放空自己的首选,但是,我倒觉得看看别人的人生,遇见不同的人就是看了一番不同的风景。

        众生处自有众生相,众生相亦是众生果。我虽不敢妄言品读众生,却也觉得此中独有意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