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朋友

文/老七

夜里我正改着代码,边用音乐软件随机听歌。然后耳机里突然响起了《有没有人曾告诉你》这首歌,和这个关系不大,但它还是突然让我在改代码的时候脑袋偷闲想起了一件其他事。

陈楚生很中二的在一座桥上吧,我记得曾经好像看过这首歌的MV,他在桥上唱着,“当火车开进这座陌生的城市…”,阳光是傍晚金色的阳光,风是黄昏后微凉的晚风。我想起来有一年我闲游海河广场的时候,在解放桥上同样中二的样子,靠在桥栏杆上给晚风舒服的吹着,我刚刚看过一个朋友,然后不知道怎么走到这儿。

说到朋友,不同的人对这两字的定义和理解差的太多了,我不能说我是怎么理解的,因为我朋友很少。如果你也学我这样理解,恐怕会连你变成同样孤僻的人,不过即便我这样的人,也很看重朋友,或者说更看重朋友。因为朋友很少,因为朋友很少,所以我能很清楚的记住每个朋友,他们与我渐行渐远,以至于最后一次出现在我生活中时的样子。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既感到悲伤,又无可奈何。

有一些朋友,我们的关系靠着彼此频繁的交往联系所维持着,不深不浅的关系经不住分开,分开以后就都没有互相问候的动力。尤其是我,更显得薄情冷淡,朋友需要经营而不能看作理所当然,我虽然懂了,但仍觉得这样的维系毫无必要,最后放任它远去。

还有屈指可数的一些朋友,我和他们默契、无言地保有着某种信任,友谊于是很牢固的在这种信任中保持着。因此我一直把信任看做真正友情所必须的条件,后来这种信任在某个瞬间破裂了、破碎了,我的心也要为之疼痛欲裂。我很难真正相信别人,所以一旦付出的信任被颠覆后也难以接受。所以当我们的默契被冰冷的打破后,我和我的朋友们,更为默契的不再往来了,这和我的某些性子一样永远不会改变。

我坐车去北辰区时是下午5点半,那是人生里数的过来的漫长的一个小时,出租车司机哼着小曲看着前面拥堵的车流,我在后座上冷汗直冒。下车时,我把手机押在车上,去附近的银行取钱付给司机,然后去见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是女生,我很喜欢她,所以我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这座城市和这所学校。我们朋友的关系维持的坎坷又漫长,漫长又坚定,坚定得像是我追求某物就不计代价为之努力的性格一般。之后,朋友可怜我经历了很多的事,走了很远的路,于是勉强陪我吃过晚饭,送我回去,言语透着天津秋风里的咸涩凛冽。

我靠在解放桥上抽了一支装逼烟,装逼烟和正常烟的区别在于当时其实我并不想抽烟。我很识趣,之后的几年时间冲淡了我这青涩莽撞的感情,我对她仍然很好、极好,不过终于是当作朋友一般细心对待了。朋友后来毕业,辗转去了四川一个偏僻美丽的地方。

去年有个时候我又走了很远的路去看望朋友,朋友变得成熟了很多,在一家小店里做老板娘。高原上的空气很稀薄,朋友擦了粉的脸是白的,我泡在紫外线里的脸是黑的,白脸忙着照顾店里的生意,黑脸无措的在一边等着,朋友可怜我经历了很多事,走了很远的路,于是殷切的留我吃饭,待过一天后黑脸的我黑着脸扒上大巴车辗转回家。

前一阵子,南四教学楼后面的小路上,海棠花都落尽了。我去打印论文资料的时候,朋友发来信息,以后就不要联系了吧。去问缘由,朋友说最近出了麻烦事,近况艰难,身边的人纷纷给予关心,而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朋友说在她的朋友圈一直有相关状态,看来是我一直视若无睹了。

你有把我当朋友吗?她这么问。很多人把这当做摊牌的撒手锏,诘问朋友。

我说有,没有迟疑。

她说朋友之间连句关心都没有吗?不用解释了。

我想起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对她说过的话,想起一些分开后渐行渐远的朋友们,也想起一些我拼命挽留,极力讨好的人们。最终我一个都没能留住他们,这些朋友们,就这么都遗失了。

我说那不解释了,我确实把你当朋友。

我知道人没有办法控制他们对待一个人和一件事的感情,即使他听过很多大道理。但我仍喜欢此刻亲疏由我,聚散随缘的潇洒;痛恨那个用心良苦,卑微殷勤的自己,我知道,这两个都是我,但愿有天由得了我。

我又突然很庆幸,在这炎热的毕业季里,我总算把朋友这件事看的十分清凉了。我恨不得痛饮这股清泉,喝不完的,就照头浇下去,淋在身上,倒在地上,蒸发在空气里。阴天下雨,它们又会再回到我的身边来。

这朋友哲学虽然奇怪,但我还想穿凿附会,高攀古人。只是不知道,“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宽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潇洒,“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的勘破,哪个才是我呢?

哈哈哈,别给自己戴高帽了。

——2016.06  在天津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809评论 1 304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651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178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241评论 0 18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047评论 1 25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9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03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49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2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05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68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23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85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0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34评论 3 20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2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38评论 2 23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76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的一生里.会遇见很多很多的朋友,有些是生命中的知己,有些是当时那个情境下的书友,玩友,笔友……等等等等...
    韦雅阅读 338评论 0 0
  • “我感觉事业被生活所束缚了,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在内心大声地咆哮 ,肆意地挣扎,做着无力地反抗。 ...
    星夜倾听阅读 327评论 0 1
  • 在那些无数个失眠的夜晚,你感到过孤独吗?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两处角落,一处春暖花开,一处天寒地冻。我们就这样,在这两...
    唐半仙阅读 542评论 15 8
  • print('I'm ok.')转义字符\可以转义很多字符,比如\n表示换行,\t表示制表符,字符\本身也要转义,...
    Ego_1973阅读 435评论 0 0
  •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莫莉姑娘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做到,5千公里,名符其实的万里路,对于这种精神,我由衷的佩服,当...
    SomeWang阅读 21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