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矮人和七个白雪公主:儿子和他的家教们(1)

一个小矮人,七个白雪公主


序:给小兜请家教的背景

第一次给小兜请家教,是在他一岁三、四个月的时候。从那以后,一直到他六岁多,期间的大部分时间,他的日常生活里都有一名家教作伴。

那时我找了一份工作,打算重回职场。在此之前,我不仅自己在家做全职妈妈,日常还有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轮换着帮我,三四个大人围着一个小人儿转。饶是如此,我还是经常感觉自己被累得人仰马翻。

我想回去上班的那段时间,恰好是奶奶在帮我带孩子。奶奶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虽然身体健康,但毕竟年事已高。我一上班,日常家里就她一个人,不仅要管孩子没完没了的屎尿屁,她还打算把家务活儿给我们包完。奶奶为人善良而勤俭,但因为从小没上过学,说话带有浓重地方口音,日常买个菜都怕摊贩听不懂她说话,所以很自闭,有很重的自卑心理,还有轻度抑郁症。她总怕给我们带孩子带得我们不满意。事实上我也在想,可能由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来陪伴孩子,和孩子互动,对孩子的成长会更有益一些。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决定找个人来帮奶奶。

和家人商量,征得他们的一致同意之后,我在网上发布了一个招聘信息,声称要招聘一名兼职家教,要求受过良好教育,每天陪伴孩子玩耍半天即可,还特意说明了孩子的吃喝拉撒都有老人照顾。

招聘信息发布出去没多久,陆续就接到不少人的应征信息。我挨个儿面试,大概是见到第三个还是第四个的时候,我决定录用那个年轻姑娘。

从那以后,我们家的小矮人(小兜当时可能只有80厘米左右的身高),就踏上了有白雪公主(全都是年轻可爱的姑娘)相陪的人生旅程。

以下是其中七个、最特别的白雪公主的故事。



卖安利的白雪公主:安小姐

安小姐不姓安,我之所以叫她安小姐,是因为她后来一个劲地给我推销安利的产品,令不擅长拒绝人的我很是为难。

安小姐亲和力非常强。第一次见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女孩子长得喜相”。她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眼睛闪亮,脸上总是笑意盈盈的。她到我家来面试,进门先喊奶奶:“阿姨好”,又很乖觉地问我“要换拖鞋吗?”这种亲切和热情,瞬间就让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我们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已经知道了她学美术、毕业于川师。家是省内的,毕业后留在成都自谋发展。毕业两年了,她的现职也是兼职,日常和一家美术机构有着联系,周末去教孩子们学画画,偶尔也接单,帮人画个墙壁装饰的图案什么的。

我们聊到尾声的时候,小兜从卧室晃出来了。小步小步地踱到我们面前,歪着脑袋打量安小姐。安小姐眉开眼笑地冲他伸出手:“你是兜兜吗?会叫阿姨吗?”

我刚想说,他还不会喊阿姨。没想到兜兜冲着她一乐,脆生生地、拖长了腔调地喊:“阿~姨~”

我目瞪口呆。奶奶冲过来喜不自胜地抱起他:“哎哟我的乖,会叫阿姨了~”

我告诉安小姐:这是小兜第一次喊人阿姨,之前还不会。安小姐很是惊喜,脱口而出:那我和兜兜有缘分啊!

我也这么觉得。她的超强亲和力和为人处世的自然妥帖,已经让我对她有了足够好的印象。于是,我说:嗯,后天我就要上班了。你方便后天就开始照顾兜兜吗?

……

安小姐性格开朗大方,对待小兜也很有耐心。偶尔我提前下班回家,她和小兜正在客厅阳台的位置玩耍。地上铺着地垫,她坐着,兜趴着,她教小兜搭积木,小兜一伸手,哗啦全推翻,她哈哈地笑着问:我们重新搭好不好?

她还会教小兜画画。一张张白纸上,莫名其妙地被各色蜡笔画满了不知名的线条和符号,看着让人崩溃。她倒不介意,说这是培养小兜对色彩的感觉。有一次,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赵姐,我发现兜兜特别喜欢黑色,每次画画他都只挑黑色的笔用,给他换别的颜色他还不干。——他会不会心理有什么问题啊?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噗~


奶奶偶尔会给我抱怨安小姐:真是年轻不懂事!我在厨房做着饭,她在客厅大喊“奶奶,兜兜尿裤子啦!”慌得我满手的面粉赶紧拍洗了去给兜兜换。你说你就不能顺手给孩子换个裤子?满沙发上都是刚叠好的衣服!

我劝慰奶奶:我跟人家说好了,只管陪孩子玩,不管这些拉屎撒尿的事儿呀。她这么年轻,又没有孩子,当然不会照顾孩子啦!可是你看她跟兜兜玩得多好呀,孩子高兴不就好了吗?

奶奶不说话,撇撇嘴算了。


没过多久,安小姐某次跟我闲聊式地说起我家用的普通洗洁精不安全,为了大家的身体健康考虑,应该用安利的产品,而她恰好就在做安利产品……

我于是从她手里买了两瓶安利的厨用洗洁剂。

没过多久,安小姐又给我说,卫生间的洗发水沐浴露也有问题,应该换了安利的产品来用,更环保更安全。

于是我家又多了安利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兜爸私下里说我:我同事做安利,你都不让我买,搞得我一直觉得很尴尬。你可好,这个小姑娘跟你非亲非故的,你接二连三地买她的。

我怒,脱口而出:什么非亲非故?她不是兜兜的家教老师吗?我敢不买吗?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突然有点悟了:不对啊,她的主要任务是陪兜兜嘛,我的主要任务是付工资给她嘛,其它的事儿,不必要看那么重、想那么多嘛!

于是再后来,安小姐给我推销安利的保健品时,我就十分委婉、然而也非常明确地拒绝了她。安小姐满面笑容地说:没关系没关系,等你需要的时候再给我说就好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还是在意了。


奶奶说,安小姐渐渐有些懈怠了。陪兜兜的时候,不是那么精神了,有时候看着兜兜玩,她在一旁守着,兜兜来喊她,她的态度也甚是敷衍。有一天,她只待了一个多小时,就说有事儿走了。而她没有任何解释和说明,也丝毫没有要补上这一天缺勤的意思。

适逢年末,快到春节了。我知道奶奶回老家心切,种种挑剔安小姐的行为,一半是真的,一半也是她有自己的想法。我在公司也忙得焦头烂额,顾不上协调这些事儿,于是干脆对奶奶说:那你先带小兜回老家吧,我和他爸爸晚个十来天再回去。

奶奶自然是喜不自胜,慌忙奔去收拾行李。我这厢,对安小姐委婉地说明了这份工作暂时只能告一段落。

安小姐一如既往地、理解包容地笑着:好的,赵姐,年后你们回来再联系我就好了。

我笑着点头:好的好的。

我一边在心里默默地骂自己虚伪,一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安小姐,再见。


2018.1.4 于成都和美


(下一篇预告:《完美替代了妈妈的白雪公主:阿姨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