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一个人 (10)

没什么大不了的 (9)

(10)

一路上,相遇再见比比皆是。一个人上路或中间有人相随则可遇不可求。回到一个人时有总会有种错觉像被抛弃似的。再见欢喜,离别时都会开怀的说“Buen Camino”。谁也不提不舍,除了少数人会互相交换电话号码不时地用电话联络之外,偶遇成了友谊最快乐的邂逅。

一大早,遇上了前几天同房的一位韩国小妹。我们一同上路,这时的我已恢复了以往傻大姐的个性,不时地说笑,我们兴致勃勃中途停下吃早餐。

一路上你总会遇到为期望而失落的事。当我已经决定要在Ferreros骑马时,马夫却说客满了,而且需要连等几天。

而当你太过于自信时,总会有一些挑战让你卸下自己的自以为是。当我在刚开始徒步就断言说好容易时,一旁的韩国小妹总会笑着说不知道和可能吧。你会在经历不断挑战你的自以为是,直到你不敢自大的做任何结论。上山时刚开始的我不时地喊妈呀说尽了尖酸的话,到后来我开始学习有节奏的呼吸。下山坡时我也开始能平稳的面对,那下坡之后意味着就快要上山坡的途中。先入为主的信念,随着路途上渐渐退去。而我也开始学习驾驶自己猴子般的德性。

这一路上,上山坡时我又遇上了尾指断了指甲的B男。他陪我走过几个山坡,和我谈了一些有关观念上的可以。

当我不时地对着手机地图确认方向时,他说我怎么像个德国人什么都做好安排似的。我们带着有色的眼睛看待亚洲人爱拍照这让能哭笑不得的德性,纵然本身也爱拍照也是亚洲人。我对拍模特儿拍照方式没兴趣,对我而言有没有用心欣赏之后才拍下自己有感觉的照片还是有区别之分。

我们谈着关于计划这人人都推崇的个性,对他而言人生可以有不同的目标。但当目标一定,就要放下这个一定要达成的死鬼性格。剩下的只需要专注的做你想要做的事而不为结果捉狂。而之后你是否会抵达一样的方向自然不重要,时间和顺流自然会带路。我对这样随心的性格很是认同,他本身就以大自然为生,对艺术音乐都很敏感,常常到处走开阔自己的视野,让我在他言谈中总觉得他思维非常接近东方佛家。

我们在Ferreros遇上了其他朝圣客,在一个亭子画画说笑。我们愉快的聚在一起,在之后的半小时内却在上山坡时段分散了。而自此就再也没遇上B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我终于抵达处于高处的 “O Cebreiro”,兴致勃勃过于过动的想要邀之前的同伴一起吃晚餐时,却只剩下我一个人,其他人则没有同行留舍在同一个地点。

晚餐自个儿无趣的啃着空头面包。在这可以容纳高达一百五十个床位的旅舍,当晚我却觉得特别孤单。

也许,我还是需要学习和自己独处。我这样的安慰自己入睡。

(未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