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朗丨看不腻的蓝天白云 惊鸿一瞥林海雪峰【辞职西行·十】

2018年5月19日,当天的目的地是林芝市——也意味着离拉萨不远了。今天的行程很悠闲很慢,就像慢慢地让我们适应迎接,也适应告别。

前一晚打牌到快一点,还好这天可以保证充足的睡眠,睡到差不多十点才起身,从容洗漱后,在酒店吃了午饭才正式出发。

风景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们在一个类似庙宇或祠堂的地方停下来,听说是为了纪念一个对于林芝来说最重要的喇嘛。里面是一颗大榕树和一片看到湖水的平地。榕树底部形成的空洞——这好像是喇嘛闭关或是圆寂的地方(拖太久不写游记是这样的)。

通脉天险

通脉天险是从前川藏线的必经之路,行车可能会多出一天。能开车走完通脉天险,其他的地方也都能上了。

现在通了新路,连接河流两岸的有三座桥。一座是拉索危桥,失修多年,被江水冲的破败不堪;一座是90年代县城常见的水泥桥,没有特别的设计;还有一座,就是而今通车的大桥,建在通脉天险荒草丛生的入口旁,古老和常新对比得那么明显。

过桥后回望

小镇旁的湖泊草坪

因为午饭后才出发,这一天显得特别地短,车慢慢地开,我们到达距离鲁朗小镇不远的一个湖。应该也算一个小景点了,游人不少,还有人骑着小黄车,当时惊叹于小黄车的覆盖范围。

在湖边的空地上拍了一会照——这里跟小时候会去野炊的河滩很像,同时也很不像藏区——有一个修建得特别好的公共厕所。穿过桥头的亭子,是一条木板铁索桥,正下方正好是落差大的河滩处,平静的湖水到了这里顺势而下成了湍急的小河,我调到快门优先拍了很久,但没有拍出水流成线的感觉。

只有我一个人过了桥,桥这边的人寥寥无几——有几个大哥大姐聊着这片草原和内蒙古草原的不同,有几只牦牛,桥头还有管理景区拍摄点的藏民。我询问是否能给两个小朋友拍照,他们的母亲答应后,两个小男孩就爬上马背,对着镜头毫不拘谨地笑。

遛了一大圈,这片草原不是很绿很漂亮,但是地势高低变化大,让我想起深情密码的那片草地。

从大草地上俯视对面的鲁朗小镇

红色鲁朗

鲁朗小镇距离这个草坪很近,小镇是很新,建筑间距很大,有一种现代风格度假村的感觉。看到第一间酒店,名字好像叫珠江酒店,跟小范哥了解以后就明白了——鲁朗是广东援建的小镇。停在吃石锅鸡的饭店旁边,这时才下午四点左右。饭店老板开始在门口放广场舞音乐,不知是要跳舞还是要揽客。小镇人不多,路边摆满了小黄车,原来我们刚好赶上了ofo的“中国旅游日”,有幸用了小黄也算在高原上骑行过啦咔咔咔~~~~

骑行日 纪念一下曾经辉煌的共享单车时代

阿彬去打球了,说好久没打球,在高原上打球也就这么一回事;爸妈和阿东骑车到处溜了一下;阿豪坐在饭店里刷抖音。我一个人到处走走,沿着公路往上走看到一些带院子的旧矮房,挂着一些住宿吃饭的招牌,偶尔看到藏民主人在门口或院子里进出。我们一路都是住内地人的宾馆酒店,小范哥说藏民的房子条件不好,有股酥油茶的味道我们不习惯的。但我对于跟藏民打交道和住local房子还是蛮期待的。

往回走时,碰到几个骑行的驴友,应是一大群人结伴而行,而他们稍晚到达,问我某某青旅怎么走。我表示我也不了解,还厚脸皮地问能不能给他们拍张照片。

南迦巴瓦峰

在鲁朗镇消磨了快2小时的时间,五点左右我们才吃完鸡,离开那个仿佛不太适合西藏风格的小镇。小范哥说要到下午这个时间,去到鲁朗林海看到南迦巴瓦峰峰顶露出来的概率才大,但也只是概率大而已,看不看得到还是要看运气,他行车这么多年,也就看过三次而已。

离开鲁朗以后,车子开始爬山上行,气温又开始降低,原本在山脚看雪山的我们,海拔升到和雪峰齐平。车子停在一个大转弯处的观景台,左边是南迦巴瓦峰的方向,此时山顶还被挡住,离我们很远很远,相互指认了很久才看懂是哪一座。右边的山下就是大名鼎鼎的鲁朗林海,宽阔壮观,树木整齐,但是论树龄大小,是绝对比不过墨脱的原始森林的。这样对比起来,感觉鲁朗林海是小精灵,而墨脱的树才是精灵国王。

并没有拍出壮观的感觉

过了没多久,南迦巴瓦峰的峰顶从云海里冒出了头!虽然很远很远只有一点点,用相机也只能拍到一点点,但大家还是很开心,就像是老天眷顾的好运气吧!

微单也只能拍到这两个尖峰了

观景台处还有很多绿树,再向前行,海拔更高,积雪又出现在了车前路边。车内拍出去,看起来像在飞机上看到云海似的,不似陆地,更像棉花糖城堡。

好像比较像麦旋风

到达最高峰——色季拉山,我们去到雪地边补了稻城时因风雪太大不完美的雪地照片,高山冰雪加上有日照的好天气,真的太完美了。

下山的落差海拔我感觉和怒江七十二拐差不多,但拐弯很少,所以车子挂抵挡滑下去的速度很舒服平顺,音响放着《生如夏花》《蓝莲花》,我开着车窗,对着车窗大喊,仿佛要把所有烦恼垃圾丧气都吐出来似的,我感觉自然面前我生活和工作的鸡毛蒜皮真的变得很鸡毛蒜皮,感受到什么叫感动到热泪盈眶。晚上发了一条朋友圈:南迦巴瓦峰到色季拉山一段真的美得让人想尖叫。

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到了林芝,大片的柳树和水田,在雪山的衬托下看起来很出世,我想象如果三月桃花开时来,一定很美。

放下行李后,听阿彬说他们出去旁边走了走,我说我也想去遛遛,他们说路上太黑,也没什么看的,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就还是让我不要一个人出去了。其实还是蛮想看看这个舒服的高原小城的,因为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直奔拉萨了。

2018.12.18 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