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逸专栏白话解读2018.4.16—4.20(康德、普罗提诺)(今日思考)

一、2018.4.16今日思考:我们已经知道颜色的本质是光线的波长,那么波长是什么呢?相邻两个波峰或波谷之间的距离构成波长,“距离”意味着空间次序;波峰和波谷相继呈现,“相继”意味着时间次序。只要把颜色理解为波长,次性质就被还原为主性质了。然后我们就会发现,每一种主性质无非都是空间上的相距和时间上的相继。那么,空间和时间本身是什么呢?我们该怎么描述空间和时间的主性质呢?

答:1、那么,空间和时间本身是什么呢?

① 空间和时间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或者说先天的——认知形式(论证过程可参考2018.4.9今日思考)。

(②在万事万物当中,只有那些能被我们的先天认知形式接收并处理的,才能被我们感受和理解;那些无法被我们的先天认知形式接收并处理的,我们就感受不到,理解不来。

③ 而我们能感受,能理解的那些事物,我们感受和理解的并不是它们的真实模样,而是它们在我们的先天认知模式这个背景上呈现给我们的模样。

④换句话说,物自体不可知,可知的只有现象,而现象一概都被我们的先天认知模式加工处理过。)

2、我们该怎么描述空间和时间的主性质呢?

①没法描述空间和时间的主性质,因为二者都不是客观事实。

②洛克所谓的主性质和次性质的界分并不准确,因为不但次性质是主观的,就连主性质也是主观的,两者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区别。

③比如颜色是次性质,它的实质是波长,而在康德哲学里波长也不是客观事实,而是被我们天生的时间感和空间感“翻译”过来的东西(“翻译”过程在题目中已给出)。

二、2018.4.17今日思考:现在请你思考一个问题:既然时间和空间都只是我们的先天认知形式,那就意味着在物自体的世界里,也就是在真实的世界里,是不存在时间和空间的,你能想象不存在时间和空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

答:①先说结论:通过推理可知,不存在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里不会有万事万物。我们以为会有的万事万物都会重合在一个点上,而这个点仅仅是数学意义上的点,本身不占空间。

A、 按康德的理论,在“物自体”世界里,“一切”必定只能是“一”。

B、 现象世界里,我们感知到的“一切”,是这个“一”刺激了我们的感官,被我们的时空眼镜加工整理而成的。

②推理过程

A、先梳理一下康德的主观时空论。

B、在康德的分析里,空间是外感官的直观形式,时间是内感官的直观形式。

C、所谓外感官和内感官,简单讲,前者的感知对象是万事万物,后者的感知对象是我们的内心,但是,后者不仅是心理现象的直接条件,还是外部现象的间接条件。

D、所以,无论是马路对面的猫狗大战,还是我们内心深处的私自一闪念,都被我们与生俱来的时间感和空间感加工处理过了,被安置在时间关系和空间关系里来让我们理解。

E、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反思几个很常见的概念,首先是“运动”。

F、所谓运动,一定是某个物体在空间中发生了位移,运动的速度无论多快,也一定会或多或少花点时间。

G、那么,在没有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里,运动显然不可能存在。

H、再看“变化”,某个物体可以一动不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发生了变化。

I、一片娇嫩的绿叶渐渐变黄,一朵美丽的鲜花渐渐枯萎。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它们的内部发生了某些运动。

J、我们即便不从微观角度考察这些运动,也可以很轻易地发现变化是在时间里发生着的。

L、那么,在没有时间的世界里,变化显然不可能存在。

M、根据上面的推论,如果没有时间和空间,那么运动和变化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如果真有什么物自体的话,它或它们一定处在某种不可思议的静止状态。这种状态之所以不可思议,是因为我们怎么也无法摘掉时空眼镜。

N、这种不可思议的静止状态就是“一”。

O、再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运动意味着位移,位移意味着从A点到B点。如果我们在A点和B点上各摆一个苹果,那么很显然,一共有两个苹果。但是,没有空间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两个”苹果呢?

P、既然连两个苹果都不会有,万事万物就更不会有,我们以为会有的万事万物都会重合在一个点上,而这个点仅仅是数学意义上的点,本身不占空间。

③得出结论:在没有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里,“一切”必定只能是“一”。

三、2018.4.18今日思考:最后留一个问题:西方世界有着悠久的基督教传统,所谓“信上帝,得永生”,你觉得永生是在时间和空间之内呢,还是在时间和空间之外呢?

答:①先说答案:根据《圣经》所提供的信息,可以分析推断出,永生是在时间和空间之外。

②再了解一个背景:今天很多人都以为基督教是讲灵肉分离的,得救也好,永生也好,都是针对灵魂来说的。这是一个误解。在基督教发展的早期,神父们普遍宣讲的都是肉身复活,原来的身体什么样,复活之后还是什么样。

③进入分析推导过程

A、 首先我们应该想到,如果复活是指肉身复活的话,复活之后的肉身住在哪儿呢?

——当然,《圣经》说了,住在天堂,与上帝同在。

B、 但天堂在哪儿呢,在我们的宇宙之内吗?如果上帝也住在天堂里,他也住在我们的宇宙之内吗?

C、 当问题问到这一步,矛盾就显现了:我们的宇宙是上帝创造的,这就意味着在宇宙出现之前,上帝就已经存在了。

(所谓“之前”并不是一个严谨的表达,因为只有在时间系统之内才有所谓“之前”和“之后”,这里之所以说“之前”,仅仅出于表达上的便利。)

D、 如果时间和空间都是宇宙当中的客观事实,那就意味着上帝是不在时间和空间之内的

④ 得出结论:复活之后的永生既然“和上帝同在”,那就意味着获得永生的人不在时间和空间之内。

A、因为不在时间之内,所以不受时间的约束。永生并不是在时间中长存,并不是年复一年永葆青春,而是因为时间不存在,所以才不会衰老。

B、永生也不是在空间中长存,所以获得永生的人不应该还有肉身,否则就一定会占据空间。

四、2018.4.19今日思考:需要留意的是:在“一”当中,任何“关系”都不存在,因为只有时间和空间才会呈现给我们无数种相继和相距的“关系”。现在你可以回顾一下前边讲过的《人间词话》的一段内容:“自然中之物,互相关系,互相限制。然其写之于文学及美术中也,必遗其关系、限制之处,故虽写实家,亦理想家也。”为什么自然界里万事万物会“互相关系,互相限制”呢?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从根本原因上看,我们能怎么摆脱这些这些关系和限制呢?

答:1、为什么自然界里万事万物会“互相关系,互相限制”呢?

①按照康德的理论,一切的关系和限制归根结蒂都是由时空眼镜带给我们的。

②我们人类无论如何施展浑身解数,也只能在时间、空间以及十二范畴的规范里认识世界。

③万事万物都在因果链条里被牢牢锁定,“互相关系,互相限制”。

2、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戴着时空眼镜,自然界的万事万物是透过时间和空间呈现给我们的。

3、从根本原因上看,我们能怎么摆脱这些这些关系和限制呢?

①要想从根本上甩开一切关系和限制,就必须摘掉这两副眼镜。

②但事实是,根本不可能摘掉,怎么办?

A、 进入冥想状态,可以让人在现实世界里超越时空。(这一点不用多讲了)

B、 药物也可以让人在现实世界里超越时空。(这一点也不多讲了)

C、 叔本华说:以审美直观的方式沉浸于艺术之美。

(以下内容摘自苏樱《人间词话精读》p555-556)

……也有某种权宜之计,可以使人暂时摆脱意志的束缚,那就是以审美直观的方式沉浸于艺术之美……当我们欣赏一件艺术品的时候,倘若我们沉迷于其中,物我两忘,就会在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里从欲望所驱动的因果锁链里挣脱出来,直达这件艺术品背后的理念(源自柏拉图的概念)。

……万事万物和我们一样受制于意志,在因果锁链里挣脱不出,而只有在我们陷入物我两忘的审美时刻,时间和空间不复存在,艺术品不再作为表象之物,我也不再作为表象之我,物和我一并从因果链条里脱身而出,不沾染任何一点欲望,不再受意志的盲目驱动,物成为纯粹的审美对象(理念),我成为纯粹的审美者,物与我才一同摆脱了意志的磨爪。这是漫长的悲剧人生中的短暂解脱,艺术的意义恰如酒对于一个需要借酒浇愁的人。)

五、2018.4.20今日思考:在神秘体验里感受的世界,佛教说那叫真如实相,基督教说那就是上帝本尊,婆罗门说那是梵,哲学家们也各有各的解释,取最大公约数来说,那才是本体世界,而现实世界只是现象世界,所以聪明人都应该舍现象而求本体,舍刹那而求永恒。那么问题来了:在本体世界里,或者说在神的身上,真、善、美是三位一体的吗?如果是的话,神秘体验除了能让人直接进入真和善的境界之外,是不是也能让人看到美呢?或者反过来说,通过“美”的途径,能不能获得超时空的神秘体验呢?

答:1、那么问题来了:在本体世界里,或者说在神的身上,真、善、美是三位一体的吗?

——是的。在神秘体验里,很多人确实感受到了极致的真、善、美三位一体的境界。

2、如果是的话,神秘体验除了能让人直接进入真和善的境界之外,是不是也能让人看到美呢?或者反过来说,通过“美”的途径,能不能获得超时空的神秘体验呢?

①是的,神秘体验除了能让人直接进入真和善的境界之外,也能让人看到美。

② 在真、善、美三位一体的境界里,宗教人士通过各种冥想的手段,或者求真,或者求善,美可以算是一种副产品。

③ 那么反过来说,如果目的是求美,应该也能得到真和善作为副产品。

3、通过“美”的途径,能不能获得超时空的神秘体验呢?

①柏拉图认为(借苏格拉底之口),恋人的美,可以让你获得超时空的神秘体验。

……恋人的美勾起了你灵魂深处的回忆,让你隐约想起了诸天之外的真正的美。这个时候,灵魂的翅膀因为受到美的滋养,所以开始生长起来,急于振翅高飞,但翅膀毕竟还不能完全长好,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你的灵魂总会昂首向高处眺望,对尘世的一切置之不理,你就变成了别人眼里的疯子。

②叔本华认为,用直观观察事物,进入审美之境,可以短暂获得超时空的神秘体验。

……以美学语言来讲,在这样一场审美经历中,审美者和审美对象都要经历一种角色转变:审美者由认识个体转变为纯粹认识主体,审美对象由个别的、具体的现象转变为理念……而时间、空间、因果律在这一刻对它们不发生任何作用。叔本华认为,倘若这这短暂的一刻可以永久的话,这就是佛教所谓的涅槃。(摘自苏樱《人间词话精读》p5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